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不追求經濟成長的富足

不追求經濟成長的富足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吳芸嫻   
2012/09/14, Friday
趁著假期將近尾聲,和家人安排了一趟義大利之行,因著義大利有「歐洲的台灣」之稱,也因著「托斯卡尼艷陽下」那本書的召喚,走馬看花地繞行了義國羅馬、比薩、威尼斯、米蘭、佛羅倫斯等幾個城市。

 

義大利亦為歐豬五國之一,不少歐洲國家批評這些國家之所以負債累累乃因人民太懶所致,近身接觸,看來也是果真如此;義大利的生活步調緩,飯店的早餐一定要到七點後才供餐,導遊特別為我們介紹一句最能詮釋義大利人生活美學的金言:「La dolce far niente!」意為「無所事事的歡愉(甜美幸福」。的確,在義大利看不到當地人快步走,建屋不高,視野自可極目遠眺,完全沒有台北的擁擠感,下午三四點,路邊喝咖啡、吃午晚餐的人一堆,在義大利,好像跟著計時器走的的時間是不存在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間,大家的肚子餓的時間不同,一兩點、兩三點、三四點、四五點,都有人在用餐,沒有標準用餐時間,生活沒有規律,感覺卻活得很自在。

Giddens曾批判現代人都成了系統的奴隸,人類被自己所創造的抽象系統所規範、綑綁、拘束,而漸失自我。在台灣的上班族,中午十二點一到,即使肚子不餓,也得吃飯,因為系統的規範如此,午休就是一小時,統一是十二點到一點,經常處於系統之間的人們,已忘了聆聽自己的身體、自己內在的聲音,所以,不餓一樣吃,不需要的東西,仍隨波逐流的購買與消費;於是,我們的身體背負了不該有的小腹;為了購買我們未必需要的東西,我們終日奔波勞碌。

照理來說,隨著工業化的趨勢,機器代替了部分勞力,人的生活應是愈來愈輕鬆才對。90年代的台灣拜工業化所賜,經濟亦是蓬勃成長。在2000年後,台灣的整體經濟環境與物質條件已讓大部分的百姓都衣食無虞;然過度的功利主義,台灣的企業主富了還想富,而對策非強化自己的研發技術能力,而是追求更低的人力成本,工業化本即會帶來高失業的問題,借用他國低廉的勞力,更進一步造成受雇者薪資被拉低的效果。台灣就業環境險峻,來自於政商合流下犧牲受雇者與受統治者的政策使然。

台灣的經濟狀況如何?若論年平均國民所得一萬七千多美金,似乎也不算太差。或許我在義大利停留的時間不算太長,觀察不見得很深入,但看著國家陷入債務危機的義大利社會,人民似乎仍活得很自足自在,我們所到的觀光區依然人聲鼎沸,商家的臉上看不到愁苦。

反觀我所熱愛的台灣,我漸漸有種感覺,或許我們的問題不在窮,而在分配不均;我們的收入不見得很低,但我們買不起理想的房子;我們不是沒有賺錢的能力,而是我們賺錢太辛苦,國家政策卻容許太多easy money流竄、太多不勞而獲;我們可能不會買不起車,但我們的車道規劃太差,天天都有車禍新聞;我們不會沒有食物吃,但沒有建立好的食物安全機制,我們不知道每天吃下肚的東西會不會致癌。

「托斯卡尼艷陽下」書中有一句話,「義大利人認為,美食與住所是自我的延伸。」回台的飛機上,從空中俯瞰我的故鄉在深夜裡卻是燈火通明,不禁思考著,故鄉的朋友啊!我們是否為了一街的明亮,卻犧牲了靜謐的夜與最美的星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