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親訪釣魚台「島主」後的觀感(上)

親訪釣魚台「島主」後的觀感(上)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2/09/21, Friday
當自稱為釣魚台「島主」的栗原國起家族,同意以高達二十億五千萬圓日幣之鉅和政府成交售島後,有關這處八重山諸島之釣魚台列嶼的燙手山芋,再次受到全球側目不已!

 

此一原由古賀善次,早於一八九六年向官方租賃的尖閣島,當時只從事柴魚加工及海鳥羽毛,人數最多時達兩百五十人居住,後因戰爭而悉數撤離成為無人島,其獨子古賀辰四郎趁著戰爭期間向官方買下,一了過去其父曾於一八九三年企圖購島未遂之願,因為彼時的官方係以該島尚未和清廷劃清海界為由婉拒,直到甲午戰爭正式取得台澎版圖,始於隔年的一八九六年許可開發,直到一九三二年由古賀善次接手,結果因沒子嗣繼承,遂在一九七二年間,以極低的象徵性價格: 每坪三十圓日幣轉讓栗原佐代子、栗原國起母子,前提條件係「不破壞島上自然」,沒想到後來會暴漲到二十億五千萬圓日幣。

依據最近日本《週刊文春》報導揭發新「島主」的真面目,原來栗原家族世代是琦玉縣大宮市當地大地主,栗原國起之曾祖父曾於大正時代賺了點錢,遂大買房地產並經結婚道場的「菱屋會館」,住家與會館雖佔地達一萬五千餘平方公尺!但因「少子化」等緣故,七零年代後的栗原家族財務不甚好,據傳,連其祖父的葬禮也是借錢來辦喪事的,而栗原國起亦被迫轉業當了政壇名人菅原通濟的祕書司機謀口。結果,有一天在「日本青年會議所」的會議上,聽到八重山列嶼中的尖閣諸島想找買主,而當地海域已被證實蘊藏有石油等資源,打聽到古賀善次沒有子女,就湊足五千萬現金談判,於是當場一拍即合買下釣魚台列嶼中的四座島嶼,除了再轉賣的魚釣島、北小島、南小島之外,另外還有自一九五八年便以每年一萬一千美金租給美軍投射炸彈的久場島(即黃尾嶼),根據十六年前,我首次踵門採訪栗原佐代子(當時已八十五歲),她表示:由「菱屋會館出面購島的初衷是不以賺錢和博取名利為目的」,並且毫無政治意圖,雖然,從一九七三及一九九六年發生許多日本右翼團體擅自上島建築燈塔等活動而飽受困擾,但「就涮算有人給我們一筆鉅款也不打算賣出,這是因為和古賀善次有約定要把它永遠得保持自然的狀態」,沒想到其子栗原國起便食言而肥。

另據《週刊文春》爆料指出,栗原國起始終不願曝光,全委託其弟栗原弘行出面受訪,結果又被前妻踢爆栗原家族奢侈成性。僅是祖母在過生日時,竟然花費三百萬圓日幣邀請歐陽菲菲表演,而栗原國起結婚時,還刻意帶著新婚妻子到釣魚台一趟去炫耀說:「這就是我的島」!但於新婚三個月後,老婆懷著身孕便被迫離開了,「島主」的栗原國起為了不讓前妻和小孩繼承到財產,竟還想盡辦法將久場島(即黃尾嶼)的所有權過戶給妹妹脫產!所以,日本政府花了廿億的稅金,向這一個投機家買下不值廿億的島嶼,誠難想像公帑要被這些人玩弄到何時?至於栗原弘行則是經營義大利磁磚進口生意,但在栗原家突有大筆現金進帳後,每晚便去銀座玩女人,公司在一九七六年宣告破產時之負債為六億二千萬日圓,全都是由兄長栗原國起代為清償。

而大宮市兩百餘坪豪宅的栗原家,只要栗原兄弟聚在一起吃飯就謾罵吵架,栗原家的人都很狠毒,家裡有兩個從孤兒院領養來的女孩當作女僕,婆婆和小姑們根本不把她們當人看。如果「前妻是最可怕的動物」!這句出自李敖的名言,果真是一針見血,因為《週刊文春》還報導栗原弘行是個夜夜上酒家的淫亂色老頭。栗原家族的成員甚且還會扒光女傭上衣,用胸罩綑綁對方雙手再從樓梯扔下去。栗原弘行的前妻與女兒都指控他是個為錢什麼都做得出來的投機者,表面上口口聲聲說要守護日本領土,其實只是在故意拖延交涉時間以便炒作地價,日本政府耗費大筆公帑買下釣魚台,充其量只是栗原弘行玩女人的經費,而且還得罪全世界華人並被抵制日貨報復,真是禍不單行。()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