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一場辛苦為誰忙?

一場辛苦為誰忙?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王景弘   
Friday, 21 September 2012
釣魚台主權爭議,如果能定位為中、日、台三方之爭,在政治上有助於強化台灣主權地位,那即使台灣的理由牽強附會,製造麻煩也還有道理;但如果本末倒置,保釣而不保台灣主權地位,那就是濫權誤國。

 

馬英九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虛妄的自命中國正統,把釣魚台視為「中」、日兩國之爭,才會荒腔走板,立論釣魚台是「清廷」領土,日本侵占「我們的」釣魚台。他的「我們」,指的是「中國」;他的台灣心還不如蔣介石。

馬英九當保釣憤青時,蔣介石政府還霸住聯合國的中國席位,號稱中國法統,但它並沒有愚蠢到宣示釣魚台「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而是以台灣主體論述。

它在一九七○年和一九七一年分別向美國提出兩份照會,第一份認為釣魚台與中國及台灣的「關係」非常密切;第二份則強調釣魚台「與台灣有極密切關係」,應視為「屬於台灣所有」。

蔣介石的歷史論述,只稱遠在十五世紀,釣魚台被當做「台灣」與琉球王國的「分界線」,日本在一八九五年之後,才把它納入琉球。蔣介石政府承認,它基於區域安全的考量,「從未對美國軍事占領釣魚台表示異議」,但要求美國結束占領時,尊重「中華民國政府的主權」,把它歸還給「中華民國政府」,但美國並未同意蔣介石的要求。

馬英九第一次保釣,搞丟了聯合國席位及日本關係;這次以「古史論」、「清廷論」,竟稱釣魚台是「中華民國先民」最早發現及納為國土,以如此昏庸愚昧的理由,陷入中國「自古以來」論的牢籠,自毀台灣主權,這是敗家子的劣跡。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