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奧運會台灣難得金牌之要因

奧運會台灣難得金牌之要因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葉憲清   
2012/10/19, Friday
我國參加奧運會在全球已開發國家中堪稱為「得牌少、得金牌更少」的國家之一。倘若沒有2000年雪梨奧運會起增加的跆拳道及女子舉重項目,我國至今仍是金牌掛零的國家。2007年政府為「提昇競技運動」成立體委會,大量投入財力、人力及物力,遺憾的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仍然零金作收。無可諱言,造成一個國家長期參加奧運會而「1金難得」之原因,可謂錯綜複雜,經緯萬端,本文特針對結構性要因陳述之:

一、組織不健全:體委會是全國體育行政主管機關,設有「6處室18107人」之編制,其業務竟只是監督輔導全國的社會體育和國際體育之責而已,被人詬病為「業務少、員額多、政績欠佳」機關。2001年體委會為解決冗員問題,將全國民間社會體育團體之領導單位-全國體總架空,原其推動競技運動之職權,改由體委會訂定政策並推行,裁判兼球員,創下「政府與民間搶工作爭業務」之惡例。唯體委會官員悉為一般行政技術官僚,對體育並不內行,遑論執行競技運動業務;十幾年來「外行領導內行」,最後導致我國參加亞、奧運會成績每況愈下之困境。其次,全國單項運動協會多為「員額奇少、人力不足」的團體,單單應付一般行政工作就已捉襟見肘,又如何運籌帷幄奧運會得金呢?

、訓練制度之不當:我國參加歷屆亞奧運會選手約有70%是大學生(包含研究生),且絕對多數是體育校院學生;培育國家級運動選手是體育校院的教育目標,而且彼等運動訓練環境(專項訓練、場地設備、教練、陪訓選手、運動科學研究等)均優於國訓中心,體委會罔顧體制、架空體育校院培育國手之職權,透過行政命令強制規定國手一律集中國訓中心培訓,短者1年,長者6年;反將師資、設備齊全的體育校院架空閒置;其次,國訓中心並非學校,既不負教學責任,也不具教學功能,為應付長期集訓學生之課業,爰自創寬縱課業輔導制度,破壞教育制度措施。再其次,國訓中心提供給培訓選手頂級食、住、行、育及樂,但對教練及選手之考核、懲處及去留卻毫無決定權;培訓期間一旦教練及選手有脫序及違規行為,亦盡量隱瞞粉飾,產生力拼成績進步者有之,而只圖被退訓者亦有之的狀況。復以國訓中心缺乏「培養教練及選手奧運會得金之使命感及榮譽心」之運動精神及完整教育制度,其將選手長期集中訓練之績效不彰顯,應是不言而喻。

三、國家運動教練素養之不足:運動教練係綜合應用運動科學之實踐者,他應具備運動生理學、心理學、醫學及生物力學之學術基礎,並精熟運動技術、體能、精神力(心理)、戰術等訓練法之全面素養始能勝任;惟鑑諸運動訓練現場,運動教練較擅長且偏重運動技術訓練,至於體能訓練(尤其重量訓練)以及精神力訓練則分別由體能教練及心理專家負責;這種偏頗訓練法及代理人訓練方式,欲培養一位奧運會得金選手殆無可能。其次,我國國家教練較缺乏記錄、收集及整理運動選手訓練資料之制度,因而阻斷提升自我研究以及研發創新之水準,我國由偏重運動技術訓練法欲蛻變成正統的運動科學訓練法尚有一段遙遠路程。

四、運動科學研究無法落實:我國競技運動重視運動科學研究已逾30年,由於國訓中心始終無運動科學研究行政單位負責其事,爰任務編組的成立「運科小組」執行任務。該小組委員分別敦聘各大學名教授及各醫院名醫師擔任,陣容浩大(2012年共99人),然彼等在學校負責行政工作、擔任教學、研究學術、指導研究生、申請國科會專題研究、兼任政府機關或民間團體職務…等工作,一個月能兩次赴國訓中心研究者可謂已夠稱職;這對競技運動成績提升確有其極限應可理解。三十多年來借助運動科學研究強化奧運會得金之目標,一直寄託在任務編組的空心湯圓式的運科小組身上,勿寧說這是體育界滑稽笑話。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