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正視全民過勞問題 從勞動法制改革

正視全民過勞問題 從勞動法制改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吳芸嫻   
Friday, 23 November 2012
根據兒福聯盟近日的一份調查報告發現,國小三、四年級的學童有五十七.七%每週補習或安親高達五天,有將近三成的學童每天都待到晚間七點才回到家,甚至有一成的學童要晚上八點後才能回家。若以法定工時每日8小時來看,在台灣,國小三、四年級,約略只有十一、十二歲的小孩,加班已成普遍現象。

 

同一份調查也顯示,有七十九.九%的孩童課後參加安親、補習、才藝或課輔等,比三年前增六%。教育部2009 年的統計也顯示,補習班家數在2000 年時只有5,024 家,但在十年間已增至18,458 家,足足成長了2.6 倍!把孩子送去補習或安親班,似乎是許多父母共同的選擇。孩童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陪伴孩子應該也是父母最幸福的時刻,然而為何台灣的父母要將晚上一小段最寶貴的親子時光分割了一大塊出去,歸根究底,與近年來台灣勞動條件的惡化有關。

 

台灣近年來工資不增反退,有三百多萬人月薪不到三萬,一百多萬人月薪不到兩萬,在窮忙的情況下,八百多萬的受雇者(含公務員)當然無暇兼顧家庭,近幾年來台灣的勞動環境日益惡化,當然跟勞工權利意識不足、政府政策缺乏檢討、台灣法制傾向有利資方、及資方公益是與社會資本觀念不足有關。不過,與台灣廠商獲利不足,倒是並不相關,所謂「工資調整,廠商就會外移。」應該只是政商合謀下的一個說法而已。

 

依主計處統計,二年全台廠商的營業盈餘高達四.八兆元,較二○○○年增加了將近四十%;而今年一至八月勞工實質平均薪資卻不增反減,呈現二.一五%的負成長,比去年同期減少○.三五%,幾乎退回十四年前水準。也就是說,近十年來,偏向資方的政策,造就了企業主(雇主)獲利的大幅成長,而這些經濟成長的果實完全未用來照顧最大多數的受雇者。今年八月受雇員工平均工時高達一百八十六.五個小時,平均上班日每日工作九小時以上,如此處境連帶犧牲的就是家庭與小孩。

照理來說,工業化之後,機械代替人工,原本同樣的產值需十人才能達成,透過機器化,人力可以大幅縮減為五至七人,從社會宏觀面來說,也就是,十個人中三個人不必工作,社會還是有同樣產能;若為降低失業率,十個人都工作,那麼工時只要過去的一半或七成即可。以主計處的統計報告顯示,二一一年工業部門勞工的勞動生產力比二○○○年增加了七十二%,也就是說,原本一名勞工十多年前只能幫老闆賺一百塊,現在可以賺一百七十二塊,意謂著,兩個勞工比過去三個勞工為老闆賺的多,也就是說即使這兩位勞工要求工時打七折,老闆都還可以有所盈餘,然而過去的法規卻讓這多出的這七十二塊盈餘完全沒有回饋到勞工身上。

 

欣見近日行政院院會通過「職業安全衛生法」修正草案,當中新增了「防過勞」及「工安」條款,增加了保障受雇者的人數與範圍。但較之北歐一些福利國家,法定工時每日七至七.五小時,加班時薪以正常時薪雙倍計,臨時工資亦以雙倍時薪計(以防雇主規避勞工福利,以非典雇用代替正常專職),每週提供員工兩次兩小時的運動時間,父親十二週育嬰假、母親動輒三十至五十週的育嬰假等,台灣的勞動法制確實還存在偌大的討論與進步空間。台灣政府面臨少子化問題,透過宣導「助你好孕」,然而,真正的「助你好孕」如能展現在法制上給予百姓實質的支持,相信必定比任何口號都來得有效。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