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奧運會台灣得金牌之主要策略

奧運會台灣得金牌之主要策略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葉憲清   
Friday, 30 November 2012
八十年來我國參加歷屆奧運會成績欠佳,近二十年來雖然政府為「奧運會奪金」而投入龐大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可是仍然金牌難求。揆諸其原因可說論者見仁見智,作者以為「體育機關團體之組織不健全、國家運動選選手長期集中國訓中心訓練制度不當、國家運動教練全面素養不足、運動科學研究無法落實等」是直接會影響奧運會奪金牌四大結構性要因,只要政府針對四大要因改革,則「奧運會零金牌」的緊箍咒必能解開。

 

一、健全體育機關團體之組織:有健全行政組織,才能有效的執行行政任務。依目前體育署、全國體總及全國單項運動協會之行政組織,要領導國家運動代表隊在奧運會奪金牌有其困難,應痛下針砭的改革之:

 

(一)體育署應瘦身:體育署係全國體育行政主管機關,只負責制定政策,而將政策交由地方政府、半官半民機關或民間團體推動及執行,並加以監督及輔導即可。職是之故,體育署「619125人」組織編制應瘦身為「61475-80人」。

(二)恢復全國體總之法定職權:全國體總最主要職權即為推動競技運動,在亞奧運會獲勝得牌。競技運動是展現國力的運動,民主國家悉由政府挹注經費,交民間團體推動執行。建議應恢復2001年前之全國體總組織編制及法定職權,繼續執行競技運動工作。

(三)大企業家經營體育團體:體育團體之會長及理事長,均依法選舉產生,因複雜選舉因素影響,「熱心會務、慷慨捐款」人士不見得會當選,大企業家也望之卻步。因協會經費拮据,員額少,長期以來經營會務已不易,遑論奧運會奪金。職是之故,全國體總會長及國家重點項目協會之理事長,由高層邀請大企業家參選,而政府全力輔選;彼等的職員、組長及秘書長均應專任,除特殊單位外以畢業體育相關系所者為原則。

二、改革國家運動選手訓練制度:專制國家悉採取長期的集中訓練方式,而民主國家多數採取長期的分散與集中訓練併重方式。台灣各地運動訓練硬體和軟體環境已具備分散訓練之條件,復以國訓中心長期集中訓練之弊端頗多,而訓練績效不如預期,強迫性集中訓練之正當性缺乏;基於此,訓練制度之改革策略為:

(一)國家運動選手採取長期先分散培訓,最後採集中總集訓之制度:參加亞奧運選手,在培訓期間一律分散在各學校、機關團體培訓,並享有培訓經費之權利;最後半年再集中在國訓中心總集訓,集中總集訓時間最長以半年為限。

(二)在國訓中心集中總集訓期間,不實施學生選手之課業輔導,取而代之是運動精神教育之課程學習;俟運動會結束後由原校補教學,經費由體育署支付。

三、提升國家運動教練全面運動訓練素養:我國國家級運動教練有「僅負責運動選手之運動技術訓練,而體能訓練委由體能教練,精神力(即心理力)訓練則由心理專家負責」之趨勢。體能教練指導專項性體能訓練較不專精,而運動選手心理的奧蘊與精微處,曾經是該項運動選手之運動教練體認與了解應勝過心理專家,職是之故具體改革策略為:

(一)體育校院相關之運動教練系所之教學計畫及學習評量應著重體能訓練及精神力訓練之理論與實務之學習。

(二)國家運動教練證照取得制度應更嚴謹的修訂,制定國家教練研習辦法及不適任國家教練退場辦法,確保教練品質。

四、落實且強化運動訓練科學研究:世界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就邁入運動訓練科學化全面時代,影響所及世界各國的運動成績不斷進步。我國重視運動科學研究已逾三十年,始終由任務編組的「運科小組」負責研究,致使研究效率欠佳。據此,具體改革策略為:

(一)國訓中心應成立「運動訓練科學組」之行政單位,遴聘各領域專任之研究者,組成堅強研究團隊,有完備且新穎運動科學研究設施,全年無休為運動選手科學研究服務。

(二)我國亞奧運會重點項目之各運動項目的體能訓練(尤其是專項體能訓練)、精神力訓練以及選才科學研究,應列入優先研究要項,讓台灣早日步入正統運動科學訓練法時代(前國立體育學院校長)。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