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欺侮學生的校長!

欺侮學生的校長!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簡余晏   
2012/12/13, Thursday
「在高大堅硬的牆壁,和向牆擊去的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這是作家村上春樹2009年獲耶路薩冷文學獎時,在獲獎現場公然向主辦國以色列嗆聲,為手無寸鐵的老人孩童與戰火喪生的平民喊話!今天,村上春樹的問題如果由清大校長陳力俊來回答,可以想見,陳力俊校長會毫不猶豫地說,他支持權威者與有勢者並站在高牆的這邊,不惜砸碎脆弱的雞蛋!而聯合報與立院副院長洪秀柱也會站出來質疑村上春樹「禮貌」不好!

學生運動猶如一面照妖鏡,映照出台灣社會從民主倒退回威權的過程中,偽知識份子的嘴臉!尤其大學校長對執政者竟卑躬屈膝,清大校長以父權心態叩首道歉且一連串媚於權勢的談話讓人瞠目結舌。日昨清大校長陳力俊在立院備詢時再批陳為廷說「對人的尊重」有意見,並批判學生在議事殿堂的發言是「不理性的溝通」!陳力俊面對立委比較清大「王水溶屍命案」沒向社會道歉卻急著為陳為廷致歉一事時還說,「因為那是學生的偏差行為,社會不會誤認學校會認同學生的偏差行為」,陳力俊還自認為他是主張「在理性的基礎上充分溝通,不理性的方式無法達成目的」。

 

清大校長的表現讓我們更加體會我國的高等教育真的出問題了,問題不在學生的草莓而在於執教鞭者不知道校長急於表態原因之一竟是「擔心社會誤認學校會認同學生」,擔心校方被教育部歸為黑五類嗎?做教育的人不惜拿起重石頭重擊脆弱的雞蛋。仔細聽完陳為廷在立院聽證會備詢時的十五分鐘發言,不卑不亢講出當代媒介被壟斷之後,言論趨向一言堂的社會困境,陳同學不只理直氣壯而且理性溝通,相較於校長陳力俊在國會殿堂選邊站,忘記他才應該是保護學生的教育者。相較於1949年台大「四六事件」軍隊闖入校園,當時的校長傅斯年向警備總司令部司令彭孟緝警告說:「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沒有想到今日的大學校長比起戒嚴時代還要趨炎附勢。

 

《知識份子論》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作者愛德華.薩依德曾談及知識分子的角色時強調,知識分子的天職是對權力說真話,要向公眾並為公眾說話,而且必須不受權勢者支配、收編,批評正是知識分子的天職,在本質上更應反對一切形式的暴政、宰制、虐待,並對抗正統與教條。我們不敢要求清大校長做「知識份子」,也無法要求他學學戒嚴時期的傅斯年,更無法要求他像村上春樹站在雞蛋這一邊,那麼,只會欺侮學生的校長在校園裡能為教育做什麼嗎?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