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李安 甄嬛 龍應台

李安 甄嬛 龍應台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范姜提昂   
Wednesday, 23 January 2013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全球票房已破台幣一百三十億,導演李安給台灣人的第一個感動:他總是心繫故鄉!據商業周刊報導,「少年PI」涉及3D電影高技術,好萊塢自始懷疑台灣不夠格,但在李安堅持下,率領來自二十三國的龐大工作團隊進駐台中,大量啟用本土人才與製造業,留下全球最大人工造浪池,並吸引頂尖特效公司來台投資六十億台幣設分公司。最重要的是,李安讓台灣「電影生產鏈」見識到,電影工業世界強權的「正規軍」是如何打仗。

 

李安給台灣人的第二個感動:他可以在美國拍「斷背山」,到中國拍「臥虎藏龍」、「色戒」;這次把整座「好萊塢片場」移植台灣,拍加拿大作家所寫的印度少年故事。這就對了!根在台灣而縱橫國際,不像馬老是盯著肚臍眼(中國臍帶情意結),以為只有盯住中國才能接軌國際。

事實上,台灣與中國,概念不同,自有文化特質;在中國導演中,你一定找不到李安(或魏德聖)臉上的那份謙卑靦腆!單憑直覺,就能輕易區隔國民性差異;再看看「後宮甄嬛傳」萃取中國後宮鬥爭史精華,寫成虛擬的大周朝故事,改編電視劇時,卻全部「嫁禍」給雍正,變身為清宮劇,很華麗,合乎當今中國人喜歡誇示富強的胃口;而「情」字上著力頗深,也大受台灣觀眾歡迎;可是看了,不舒服,甄嬛那種「由善轉惡才能活」的生存鐵律太殘酷,也對比出李安作品向來堅持的「善」念,能自然反映台灣國民性。

「少年PI」透過印度少年與老虎在救生艇上共處、漂流兩百多天的故事,彰顯唯有「敬畏與恐懼」,才是萬物生存(包括老虎)的天理,台灣得以生存,所依憑的也在此。

順著這個理路,看看龍應台,只記得她興沖沖計畫與中國城市合組「南方聯盟」,又搞「接軌中國」那一套。其實不意外,龍馬都有「中國臍帶情意結」,對於中國併吞台灣,無感。而這種沒有恐懼的結果,就像如果少年PI一頭撞進老虎懷抱,能活嗎?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