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評介重新面世的張秀哲「勿忘台灣」舊著

評介重新面世的張秀哲「勿忘台灣」舊著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3/03/05, Tuesday
在日本《源氏物语》所描述的東京千鳥淵風情,當河上遊船蕩漾在怖滿櫻花水面,被形容是「花見」時節極緻,眼見絢爛的櫻花盛放,馬上無可奈何得隨風繽紛飄零,象徵著短暫的生之旅與盛極而衰寫照,在唯美之餘有著深沉的宿命,令人萌生「感時花濺淚」之嘆,而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

 

這一本刻意選在二二八事件前夕,也是作者張秀哲忌日所問世的《「勿忘臺灣」落花夢》,原於一九四七年八月間首度付梓,但不旋踵因故全面收回並完全湮滅在歷史灰燼中,直到一九八二年抑鬱以終時,張秀哲在那長達三十五載的漫長歲月裏,彷彿失卻對於人生原有的熱情,誠如其子張超英在《宮前町九十番地》書中所透露的「父親發現同時代的知識菁英朋友消失無蹤,他對生命的熱情意志也消退殆盡」,從此便拒與外界再接觸,也不太和家人多說一句話,形塑他「既是活的死人,也是死的活人」,直到媳婦張顏千鶴促成此書重新再版,才讓外界再震撼到前人「勿忘台灣」之血淚史。

此書目錄頁在開宗明義便表達出「怒吼了我們祖國」「人同此心懷祖國」「志同道合台灣人」等章節,甚至於隨後之「追懷故舊蔣同志」「文章獻國留千秋」、乃至於最後第三十章的「披瀝襟懷留幾句」章節中,如張秀哲在序文結尾慷慨激昂寫下:「努力創造新中華、建設新台灣的光明之路驀進去」,甚且將國府遷台視為「這是刻下台胞感著最光榮的欣慰」!結果,卻在二二八事件慘遭羈押後,瞬間形同「靈魂被猛然抽去而頓成行屍走肉的廢人般,以往混身滿是欣喜鼓舞藏不住熱情」的張秀哲,像煞落花飄零般地認命以終,回憶錄中的「勿忘台灣」落花夢,他既寫下了前半輩子波瀾壯闊的多采多姿一生,後半輩子卻出乎意料選擇自我封閉的遁隱辭世。

《「勿忘臺灣」落花夢》的重新面世,之所以能獲得張炎憲、李筱峰、曹長青等人賜序並撰文極力推薦,主因是他不僅僅跟台灣近代史息息相關,更是一個台灣家庭渴望不被殖民或外來族群統治、奮不顧身且跡近不自量力奮鬥掙脫,結果最後卻落個絕望之慘不忍睹的心路歷程。

據其子張超英說過的:二二八事件像一把刀砍向父親靈魂,致使他「如一枚炙熱燃燒的火球,驟然墜入冰河,從此沉寂在酷寒的大海」!這種異常傳神的比喻,頗能引發知識分子共鳴,因為這種前車之鑑不啻在提醒著這一代,如再覆轍重履錯認「祖國」,則勢必二度付出慘痛代價,新台灣人要藉此確切認清自己的前途;否則,即使是這位唯一被魯迅賜序寫下:「張秀哲君是我在廣州才遇見的……能負責說出來的,張君於中日兩國的文字,俱極精通,譯文定必十分可靠」之台灣才子,當時在廣州留學還與張深切、李友邦等台灣同學組成「廣東台灣學生聯合會」「台灣革命青年團」,發行《台灣先鋒》《勿忘台灣》雜誌的先行者,在中國遊說、組織團體和創辦救台刊物,活像個新版的唐.吉柯德故事,最後竟是發覺「所謂的中國『祖國』是一場惡夢,呼籲中國『勿忘台灣』更是一場落花夢。台灣人只有僅靠自己,團結一致、赤誠守護台灣,才能建設台灣為永遠美好的家園。」

( 引自張超英《宮前町九十番地》)

事實上,單是生前曾與蔣渭水聯袂成功阻止日本在台買賣鴉片政策的事蹟,便足以讓張秀哲名垂青史,而《「勿忘臺灣」落花夢》的重新問世,更讓後世子孫得以見識到台灣歷史無以名之的弔詭,如果因此而對台灣前途之轉折有利、對外來政權之統治有所覺悟,則善莫大焉。

( 寫於故友張超英逝世六週年前夕)

※週三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