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遇到馬家就消音?

遇到馬家就消音?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簡余晏   
2013/03/13, Wednesday
第一家庭嫁女兒原本只是報章閒事,不過,翻開報紙,卻發現圓山宴翌日完全沒有現場照片,做為SNG車密度世界冠軍的台北城裡,眾媒介竟特殊地完全沒拍到總統女婿,而且不追蹤、沒狗仔隊,沒有直擊照片!媒介這樣反常的「低調」反而顯得太特別了!對照幾年前媒體對陳水扁總統家族瘋狂式地追殺,日夜跟監陳幸妤激怒她再嘲諷其教養,並派SNG車去孩子校門口現場連線,兩相比較,媒介對馬家陳家差別待遇真有天壤之別。

美國民主理論學者道爾(Robert A Dahl)曾說,民主政治的可貴在於能保障普遍性個人自由,也就是不因身份地位等差別而有不同待遇。此外,客觀新聞學強調不該有「編輯室偏見」(media bias),因為內容邊頗、呈現比例偏頗、框架偏頗三層次都是偏見不客觀的新聞,上述前後第一千金所遭逢的待遇落差極大,正是「編輯室偏見」的基本教材。

 

還記得2009年七月,SNG車群集跟拍陳幸妤孩子,守候學校門口,大幅引述網路家長謾罵報導孩子入學,形成大量媒體「監督」陳前總統孫子的奇景。其實「衛星事業同業公會」曾在灌票、洪曉慧王水出獄等事件協議不跟拍而集體自律,但,即便捧出兒童福利法呼籲自律,媒體仍出動SNG日夜折磨陳幸妤母子,當時我曾一一致電遊說媒介自制,還記得一位媒介主管竟在電話中大聲強調:「我們絕不會放棄拍攝陳水扁的孫子,因為這是人民知之權利。」言談令人訝異!

 

其實,報導陳幸妤的孩子入學怎涉及人民「知之權利」?公眾「知的權利」在於被報導者必須是公眾人物,其發生事件需與公共利益相關。但當年陳幸妤被媒體猛追,記者還訕笑她躲媒體就是沒教養,還有記者主張做為扁孫就應該全盤透明。但,時光移轉,現在,同樣的馬惟中迴避麥克風的動作,記者卻說是教養好很低調!同樣是結婚,媒體甚至迴避報導馬英九女婿是否雙重國籍?是否有國安疑慮?主動為馬家擦脂抹粉,這是什麼樣的雙重標準呢?

 

當然,馬英九女婿的體格、身高等私事無關人民「知的權利」,但,總統女兒為何堅持選擇做美國人?總統女婿國籍也是他國的嗎?有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是否有當兵?總統一家人對台灣的國家認同為何?這些都是「第一家庭」非常重要的大事,而且應該去SNG連線去質疑的。遺憾的是,媒體遇到馬家就自動折腰消音,自我閹割好像威權國家的文宣機器一般,反常的離譜!

 

美國學者Katrin Voltmer 與 Gary Rawnsley在《the media》一文描述「媒體民主化程序」角色時指出,媒體在獨裁和民主體制不同的兩種政體間會扮演不同角色,在獨裁威權國家是政府的文宣工具,在民主國家則是政策討論園地(the media,2010),媒體受到威權國家機器操控,可能倒退出現反民主、反專業、或出現編輯室偏見,而不再是一般人民的公眾論壇,進一步變成威權政權的文宣機器 。從陳幸妤、馬惟中兩位前後第一千金的新聞中,我看到了媒體的不專業,更看到媒介的悲哀與不公。

※週四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