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黨指揮教宗

黨指揮教宗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范姜提昂   
Thursday, 28 March 2013
梵蒂岡,象徵意義無與倫比,病態的「外交休兵」若不改正,堪憂。首先,我們弄清楚問題本質。

 

從歷史觀點,天主教教會本來就是模仿「羅馬帝國組織」而設計,中央有「教皇」,地方有「教省」,國中有國,犯中國之大忌!共產黨統治的本質,除了抓緊「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工具,最關鍵的其實是繼承「帝制中國」的專制傳統。

皇帝最怕兩樣東西:地下組織與宗教結社;而兩相結合就會激化成農民造反。其間,最具群眾魅力的宗教元素很龐雜,名稱多變,包括「倚天屠龍記」小說中,張無忌和朱元璋的「明教」帶有西域拜火教元素,都可以歸結到中國史上的「白蓮教」秘密組織概念。

中國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慘無人道,正是「白蓮教情結」作祟之顯例。所謂「邪教」,不聽話就是邪教;何謂不聽話?誰的組織「容不下」黨組織,不聽黨指揮,誰就是不聽話。

繼承耶穌門徒原始教會的天主教,怎可能聽命於共產黨?而中國,設立「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本意就是要模仿「英國國教脫離羅馬教廷」之典故,是真的要搞自己的天主教。客觀的說,想積極打入對方的是教廷,而不是中國。

去年開始,中國天主教神父「每個月可領一千多元退休金,看病有醫保,自費部分可向教會報銷」,自立門戶,中國賣力得很!而十六世紀,教宗方濟的「耶穌會」前輩利瑪竇,開始是以「僧人」形象試著傳教;後來發現「儒生」比「僧人」受尊重,就留鬚改穿儒服,甚至拿香跟拜,可見「耶穌會」傳教之熱忱與智慧。

去年,上海「輔理主教」馬達欽神秘失蹤,只因他接受教廷任命。其舉行儀式的「徐家匯」,正是利瑪竇摯友徐光啟的老家,可見耶穌會與中國數百年交情,根基匪淺。台梵關係,萬不可休兵!

 

 

※週三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