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掌舵者需要智慧,不是口號

掌舵者需要智慧,不是口號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Monday, 29 April 2013
由於姚人多提出台獨與建國在台灣已經失去了主流市場的言論,引來多人圍剿,尤其是辜寬敏更是痛批,他認為只要提出台獨就有選票,當天他也批了民進黨,他認為四大天王或五大天王都該退位,不過他也認為民進黨後繼無人。顯然的他的思考模式還停留在政治主張,忘了民進黨在什麼地方跌倒。

 

事實上民進黨的黨主席或總統候選人會依制度產生,不是哪一個人說了算數,制度不佳就修改制度,民主政黨不可能由特定人士來決定掌舵者,政治人物到底要提出什麼主張乃見仁見智,沒有標準答案,不過還有更重要的事該考慮的就是民進黨為何崩盤?民進黨就是垮在「政治獻金」與「賄款」分不清的糾葛,應該思考要在跌倒的地方爬起來。

 

以前黨外時代,黨外人士不必憂心選舉經費,因為有不少選民存有被壓迫的悲情,因而會出錢出力。政治民主化之後,選民失去悲情,民進黨的小額捐款雖然遠比中國國民黨多,可是還不足以應付各場大小選舉,因而需要依賴企業家的捐款。只是平白捐款的企業家少之又少,多數企業家捐了錢當然要回收利益,也就是有對價關係。企業家捐給中國國民黨的錢遠比民進黨多,可是前者被當作政治獻金,後者卻變成賄款。

 

綠營人士認為司法檢調辦綠不辦藍,這種說法雖然未必完全正確,但也不離譜。多數軍公教挺藍,司法檢調也不例外,固然多數人能遵守職業道德,嚴守公正獨立的立場,但也有人不尊重職業道德,出現偏差的行為。例如同一個法官,將馬英九的特別費當作個人待遇的一部份,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則解讀為公款,不能私用,事實上兩者都編列在業務費,性質完全相同,法官真的不知道待遇的部分必定編在人事費項目嗎?業務費絕不能列為待遇的一部份。

 

司法檢調會有偏差並非始自今日,黨外年代就如此,支持者期待的是掌舵者要如何克服,不是哭訴司法檢調不公,若只會埋怨,提不出解決辦法,何須這種掌舵者?隨便找一個路人來領導就可。事實上國、民兩黨都收了企業家的捐款,也都有對價關係,中國國民黨懂得避開地雷,民進黨卻踩上地雷,不只自己陣亡,還炸掉整個團隊。

 

富邦併了全國最大且最富有的台北銀行,富邦付出一千五百萬元的代價,只是他們將錢匯給中國國民黨,它就變成政治獻金。可是企業家給民進黨的是進了個人口袋,因而變成賄款。事實上兩者的結果都一樣,因為中國國民黨並沒有像公家機關的會計制度,錢進了黨部馬上可以轉給個人。民進黨有這種智慧的只有謝長廷,玉皇宮的一百萬元捐款就是先匯給民進黨,黨部抽取五萬元之後再轉九十五萬元給謝長廷,它就變成政治獻金。

 

就算企業家的捐款有對價關係,只要錢進了黨部再轉給個人,它完全透明化,因而變成合法的「洗錢」,不只沒有違法的問題,黨部又多了一筆收入。若是捐款進入私人口袋,一般人會覺得它變成私房錢,不可能認定它是政治獻金。綠營在埋怨司法檢調不公時,也應該想想為何民進黨不能像中國國民黨一樣合法的「洗錢」?

※週二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