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華府外交戰 智庫是關鍵

華府外交戰 智庫是關鍵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3/05/27, Monday

台灣和菲律賓為了廣大興漁船事件大打國際宣傳戰,台北駐美代表處第一時間要溝通的對象,除行政部門、國會和新聞界外,另一個重點就是智庫(Think Tank)。數量驚人的智庫是美國特產,雖然不是司法部門登記有案的遊說團體,但它的實際遊說力量絕對不輸給公關公司。

華府觀察︰華府外交戰 智庫是關鍵

◎自由時報駐美特派員曹郁芬

台灣和菲律賓為了廣大興漁船事件大打國際宣傳戰,台北駐美代表處第一時間要溝通的對象,除行政部門、國會和新聞界外,另一個重點就是智庫(Think Tank)。數量驚人的智庫是美國特產,雖然不是司法部門登記有案的遊說團體,但它的實際遊說力量絕對不輸給公關公司。

台 灣在華府經營智庫已久,駐美代表處政治組平日有專人和智庫聯繫,並委託知名智庫舉辦活動。許多智庫不但有可觀經費,舉辦的活動也能吸引決策菁英和新聞界關 注,是世界各國政府都喜歡運用的舞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今年二月訪問華府時,唯一一場公開演說便在「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舉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也選擇 在這個智庫,發表第一場政策演說。

以台灣人熟悉的「布魯金斯研究所」為例,二○一一年平均一個月要辦二十六場以上的活動,每年花費金額近八 千九百萬美元。據賓州大學「智庫與公民社會項目(The Think Tanks and Civil Society Program)」就全球智庫所做的調查,二○一一年全球智庫榜首是「布魯金斯研究所」,而全球十大智庫裡就有六個在美國。

政務官旋轉門與影子內閣養成所

智 庫向來是行政部門與國會的重要諮詢對象,有些智庫學者還可閱讀國防部或國務院的機密等級資料。不少智庫是政務官的旋轉門和影子內閣的養成所,包括台灣在 內,外國政府和企業都會利用這些決策精英在野的機會,和他們建立交情。最明顯的例子,是歐巴馬在二○○八年當選後,他的外交和國安團隊大批來自智庫,例如 副國務卿史坦伯格及亞太助卿坎貝爾,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貝德與亞太主管麥艾文,國防部次長佛洛若伊及首席副助理部長米德偉等。

智庫也是反映外交政策的風向球。中日台因釣魚台發生衝突後,華府智庫開始針對東海領土爭議舉辦活動。印度這兩年對「東向」政策感興趣,一些智庫也出現以印度為主題的座談會。歐巴馬推行重返亞洲政策後,華府智庫有關緬甸和東協的活動更如雨後春筍。

讓華府智庫看見台灣的新定位

台灣過去對智庫的經營,幾乎全部集中在美中台關係。廣大興號給台灣的教訓,應該不僅是單一漁船事件或台菲雙邊角力而已,台灣應該要思考在整個南海的戰略地位和發言權。可惜華府智庫舉辦以南海或東協為主題的活動,甚至是出版的研究報告,幾乎都不包括台灣。

台灣雖是個小島,但從海權來思考,其實在東海和南海都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影響力。幫助華府智庫看見台灣的新定位,是台灣自己的責任。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may/27/today-int6.htm

 

最後更新 ( 2013/05/27, Mon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