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天不生英九,萬古如長夜?

天不生英九,萬古如長夜? PDF 列印 E-mail
2008/05/20, Tuesday
看司法拍馬、媒體造神 馬英九就要上任總統了,環顧其周遭,奉屁的奉屁,拍馬的拍馬,諂媚的諂媚,大有「全民擁戴,萬眾一心」之態。不過我一位藍營朋友卻很知趣地告訴我:「接下來就要看馬和本黨開始出醜了!」我說不會。所謂「不會」,不是馬(及其集團)不會有出醜言行,而是一旦有出醜的言行或弊端,自然有媒體替他粉飾太平,也自然有司法替他網開一面。從此「天縱英明」的領袖又要誕生矣! 其實馬英九的「英明」絕對不是「天縱」的,而是「司法」與「媒體」縱的。 談起司法,先從中國古代的「法治」說起。中國學者費孝通在《皇權與紳權》書中有這樣一段敘述中國傳統法治的話:「一切人都得在法律之內。商鞅實驗著這理論而且有了成效。可是他有一小點疏忽,有一個人沒有收入法律之內,那就是天子。…如果最高的權力不受法律的拘束,整個有效率的行政機構可能成為無可抵禦的老虎了。」其實這個「沒有收入法律之內」的天子,是以法律做為統治的工具,即所謂Rule by law,自然不受法律約束。費孝通又說:「天縱神明是不可能錯的,官僚成了替罪羊。」天子既然不能有錯,萬一真的有錯,只好下臣頂罪,所謂「臣罪當誅,天王聖明」。 台灣的法治,理論上應是民主國家的法治(Rule of law),可是我們的司法卻讓「一個人沒有收入法律之內」,所以馬英九把屬於公款的特支費存入私人帳戶竟然可以沒事,連愛犬馬小九都可以分享特支費,卻讓屬下余文頂罪,而自己依然可以逍遙法外,這不是古代「臣罪當誅,天王聖明」的現代版嗎? 中國古代司法還有一套妙招用來控制官僚,即所謂Control by corruption:平常縱容官場發展出一套陋規,行之多年而不追究(此即所謂「歷史共業」),平常官員乖乖聽話(或同流合污),就任其在陋規中得利苟存,一旦發現此人不中意(或不再同流合污),就以其先前犯的陋規進行整肅。最近,「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的司法界,選擇在綠色執政即將結束之前,拿綠營多位行政首長的特支費來開刀,又是古今輝映的例子。而且這種Control by corruption的手法,必定是選擇性辦案。所以馬英九的特支費問題,情節不比人輕,可以無罪;對付綠營的人卻窮追猛打到底。古人說「刑不上大夫」,今天的司法則是「刑不上馬公」,甚至出現「刑不上藍營政客」。 說到媒體對馬英九的愛戴,大家有目共睹,舉一範例:扁政府剛上台時不幸發生八掌溪救難失敗情事,這個原屬地方救難的事,媒體竟然無限上綱扯到阿扁總統救難無能「草菅人命」,三餐兼消夜不斷播放醜化,經年不停;馬英九任台北市長時,發生納莉颱風,淹死的人數更多,媒體僅播數天即消音,地方首長的馬市長一點責任都沒有。 現在馬英九當上總統了,媒體的拍馬更見其功了。連小馬哥幼稚園的「聰明睿智」的相片也出現了。乾脆我幫你再編個故事吧:話說馬總統從小就到河邊去看魚,不,魚給蔣公看去了,我們改看螞蟻好了。話說小馬哥看到一群螞蟻正在合力搬運東西,他領悟到我們全體同胞(不知有無包括蒙古、西藏)都應該團結一致,發憤圖強。 偉人自小就這麼厲害,真是「天不生英九,萬古如長夜」,乾脆讓我們再歌頌個夠吧─聖之時者!與天地參!聖神天縱!聖集大成!德齊幬載!奉天承運!萬歲萬歲!萬萬歲! (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www.jimlee.org.tw)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