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從李登輝的新書發表想到其他

從李登輝的新書發表想到其他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20 May 2008
阿扁政府下台前夕,執政團隊之一的國史館出版《李登輝總統訪談錄》套書,包括早年生活、政壇新星、信仰與哲學、財經產業等四大冊,訪問時間是2002年6月開始歷經兩年半。不同於一般口述訪問之只講故事,這套書很注重思想、政策的闡述,所以是政治史兼有思想史的材料,突顯了受訪者的特性,值得研究者細讀。 不過最吸引人的還是「故事」。李登輝講起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候他是台大農學院的學生:「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他們殺人,不過我在延平北路,躲在柱子下,看到他們亂開槍」,二二八對青年李登輝的影響至少有兩方面,一是「需要組織來對抗國民黨,台灣才有法度」,李登輝所謂的組織先是「新民主同志會」,主要是讀書會的性質,然後才是加入共產黨,他澄清自己並沒有藍博洲的書所說的兩度加入共產黨,只有一次,是1947年10月加入,大約做了一年共產黨員就退出了,李登輝藉此機會說明退出的原因,同時駁斥一些「有孔無楯」的說法。 二二八對李登輝的另一個影響,就是和中國「說再見」,慢慢變成「完全以台灣為主體」、開始認真讀書。可是他為什麼在學有所成的時候加入國民黨,並且不到一年就進入蔣經國的內閣擔任政務委員?事實的部份在第二冊交代,心理的部份恐須另外索解,包括2000年以後和彭明敏一場「世紀對談」所批露的,加入體制才可能為台灣農民做事、不同於彭明敏從政治原理的堅持選擇對抗體制的路。 個人最感興趣的是第三冊〈信仰與哲學〉,原來李登輝在總統任內也就是1996年5月接受日本《生命之光》雜誌訪談,就已經說出「台灣人雖然得到自己的政權,但是靈魂上卻仍是奴隸,沒有真正成為主人的意識」,他同時以〈出埃及記〉中以色列人在荒野流浪40年,以及美國黑奴在南北戰爭被解放後的適應問題為例,呼籲台灣人要去私為公,負起國家主人的責任;此外,他認為他們那一代傳承的日本精神,與當前被中國化的台灣人存在相當大的落差,所以他一直對中國文化採取批判的態度。 不久以前,李登輝為著台聯路線轉變以及李扁關係交惡,講了一些冒犯「台獨信仰者」的話,但是從以上的思想軌跡來看,李登輝必定是台灣主體的李登輝。如今阿扁已經下台,但願兩位卸任元首能夠言歸和好,為台灣社會的「向上提升」做一些事;而新任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可以說是李登輝執政後期栽培出來的,看來老帥的影響力還是不容小覷。 (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