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欠缺願景、塗脂抹粉的就職演說

欠缺願景、塗脂抹粉的就職演說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27 May 2008
馬總統的五二○就職演說,據稱是由他「最信任的核心智囊」執筆,而且有意無意透露:「台灣論述」才是這篇就職演說的精華。可是當我們善意地研讀全文,只找到「台灣是全球唯一在中華文化土壤中,順利完成二次政黨輪替的民主範例,是全球華人寄以厚望的政治實驗」;其次,他把自己的勝選解釋為「人民選擇政治清廉、經濟開放、族群和諧、兩岸和平與迎向未來」,而且是台灣人民一同找回「善良、正直、勤奮、包容、進取這一些傳統的核心價值」。 以上的論點其實是牽強附會、塗脂抹粉,整篇文章也看不出台灣主體的願景。首先,台灣的民主到底是來自「中華文化」或是「西洋文化」,有很大的討論空間;而國民黨之重新取得政權,與其說是人民選擇什麼美好願景,不如說阿扁政府被塑造為貪腐無能、積重難返,也就是討厭民進黨、而不是喜歡國民黨的結果。馬英九把自己的勝選等同於正直、誠信、包容……等核心價值的實現,未免往自己臉上貼金,君不見李慶安立委處理美國國籍的方式,或是每天晚上電視台政論節目的水準,可知一二。 最重要的,是馬總統不願意老實面對台灣「並無國際地位」甚至「不是國家」的現狀。友人沈潔先生已經敏銳指出馬的講稿偷天換日──把「台灣是亞洲和世界民主的燈塔」的讚譽引申為「中華民國已經成為一個受國際社會尊敬的民主國家。」請問,國際社會有中華民國存在的餘地嗎?5月22日馬英九主動向媒體表示,他當選總統以後分別收到美國總統布希等政要的賀函,美方對台灣情勢發展感到「欣慰」的理由是:台灣不會在某些議題採取挑釁行動,他提出的「不統、不獨、不武」合乎各方的利益。殊不知在美國政府眼中,不論台灣或中華民國在目前的國際社會都不是一個國家,個人認為台灣在這種委屈的情況下,一個領導者以「不挑釁」作為最高準則,其實是逃避責任。 我們樂見馬英九在別的地方指出,兩岸統一在「我們這一生」不太可能發生,也希望他在這個基礎上訂定治國大計;但是他歡送國民黨主席赴中訪問所要搭建的「國共平台」則是令人擔憂,畢竟吳伯雄與連戰、江丙坤的身分不同,這一去等於是從李登輝執政時代的兩國論立場退卻,加上馬英九開口閉口「中華民族」,內行人都知道那是一中、甚至是一國的代名詞。總之,苟且偷安以換取中國善意、以謀取經濟利益,已經是馬英九時代「第一章」最適當的標題。 (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