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伯公的為官妙法

伯公的為官妙法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03 June 2008
客家人所祭拜的土地神,稱為「伯公」。但是本文所說的「伯公」,不是指客家的土地神,而是客家籍的當今中國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先生。 在中國國民黨這個外來統治集團的陣營當中,如果不是有一大群土生土長的台籍政客投靠其中,甘為國民黨搬道具、跑龍套,成為其共犯結構的一部分,國民黨是無法成就其長期在台的「宰制者」角色的(即使失去執政權的八年間,國民黨在各方面依然擁有宰制力量)。在這些土生土長的台籍政客當中,吳伯雄是最特殊的一位。我認為他之所以最特殊,在於他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的家屬。 吳伯雄的二伯父吳鴻麒,在二二八事件時慘遭國民黨殺害。吳鴻麒畢業於日本大學法科,戰後出任台北地方法院推事,行事公正,為人剛直。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吳鴻麒並無任何反政府言行,但三月十二日卻在法院上班時無故遭警總派員逮捕,十六日未經審判即被槍斃,棄屍於南港橋下。吳鴻麒與吳伯雄的父親吳鴻麟是孿生雙胞胎,而且屬於「同卵雙生」,這在遺傳上的DNA幾乎是相同的。所以這樣的伯父,在血緣上可以視同父親一樣。以吳伯雄最近到北京大談「中華民族」的神話來和中共博感情看,他應該是重視血緣才對的。但是令我不解的是,有如此血濃於水的伯父遭國民黨殺害,而吳伯雄卻能夠長期投身國民黨(終至博得黨主席之位),這樣的人格特質,確實非比尋常。 如果吳伯雄投身國民黨是為了仿效越王句踐,服侍吳王夫差以便來日另有他圖,或許有其道理。然而綜觀吳伯雄在國民黨陣營內,自始至終不曾替其伯父,乃至整體二二八受難者及家屬講過話、伸過冤;也未聽聞吳伯雄為客家人的地位與文化奔命代言。而且,在整個台灣的民主運動中,他始終站在統治者的國民黨一邊,擔任打壓民運的角色。例如,一九八五年五月,當時「黨外」公職人員成立了「黨外公共政策研究會」時,卻遭當時擔任內政部長的吳伯雄恫嚇威脅,要求解散。 吳伯雄日昨在南京謁中山陵,對孫文銅像喃喃自語說:「報告總理,我們把政權拿回來啦」。吳伯雄果然滿腦子在乎的是國民黨的政權。更令人噴飯的是,這位不在乎自己伯父被殺、不在乎二二八受難人蒙冤不白、不在乎民主政治的發展,只在乎國民黨能不能執政的吳伯雄,卻在孫文靈前揮毫書寫「天下為公 人民最大」。老實說,這句口號我極喜歡,但是寫在吳伯雄的筆下,卻極諷刺! 請問吳伯雄:一個在二二八事件中屠殺人民(包括令伯父)的集團,相信「人民最大」嗎?一個厲行白色恐怖統治,造成十幾萬人受難,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政權,相信「人民最大」嗎?一個過去長期靠軍事戒嚴與「戡亂」體制來鞏固其一黨專政的政權,叫做「天下為公」嗎?一個侵占國產千億元,至今仍不歸還的政黨,也叫「天下為公」嗎? 吳伯雄是一位佛教徒,想必他在參佛之外,還有一套「無上甚深微妙法」的為官哲學,「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伯公真實義」。不過,我建議伯公這次「朝共」回來之後,在參佛之餘,不妨也去參拜一下客家鄉親曾經供奉的「慚愧祖師」。 (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www.jimlee.org.tw)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