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野放漏洞百出 鯨鯊回不去了

野放漏洞百出 鯨鯊回不去了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Tuesday, 23 July 2013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海龍王愛地球協會等團體,22日針對國立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迴避鯨鯊野放失敗,不敢承認受制於BOT廠商海景商業公司,導致錯誤發生。保育團體要求教育部、海生館別讓真相沉入海底,必須檢討海生館委託海景商業營運模式,停止犧牲更多海洋生物。

【台灣立報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海龍王愛地球協會等團體,22日針對國立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迴避鯨鯊野放失敗,不敢承認受制於BOT廠商海景商業公司,導致錯誤發生。保育團體要求教育部、海生館別讓真相沉入海底,必須檢討海生館委託海景商業營運模式,停止犧牲更多海洋生物。

由國立屏東海洋生物博物館圈養8年,用來展示、教育的「二號」鯨鯊,10日在屏東竹坑港附近野放後,6小時內2度擱淺,第2次擱淺於岸上近3小時後,被以繩索套住尾部,以漁船拖離海灘、拖向外海。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公佈影像表示,鯨鯊在被拖到外海前「泄殖孔已流血」,鯨鯊魚肚已翻白朝上,毫無掙扎跡象,鋸斷繩索後,鯨鯊直接下沉!

避重就輕 海生館遭批評 海生館事後檢討報告卻說:野放「不算成功」,但經「第三度野放」,鯨鯊已「順利游向大海!」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認為,鯨鯊確實死亡,計畫徹底失敗,海生館不應自欺欺人,模糊焦點,檢討也避重就輕。 朱增宏說明,教育部所屬的機構國立海洋生物館,因為跟海景商業公司有經營管理的BOT合約,展示館的經營管理都由海景公司負責,8年前引進一尾鯨鯊,當時漁業署尚未有禁捕令,是合法引進,後來漁業署有禁捕令,但這尾鯨鯊沒被野放,一直拖到99年,海生館認為鯨鯊太大,缸太小,決定野放。

可是,海景要求如果沒有其他小鯨鯊來,就沒有吸引遊客的明星物種,於是向漁業署引進小鯊,但漁業署核准程序沒有完備,也沒核准。二號鯨鯊就被一路挾持,直到今年才在輿論壓力之下啟動了「野放計畫」。

未經訓練 鯨鯊自身自滅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指出,政府將國家教育機構委託商業經營,讓BOT廠商海景商業公司綁架海生館!海景公司挾持大鯊要小鯊,海生館成了名符其實的「洗魚白手套」,海景商業公司101年營收就高達8億,而海景公司每年回饋給海生館的權利金卻逐年減少,102年只剩2,500萬元,較原契約短少1億4千多萬。海生館跟海景公司將這尾被人工圈養已久的鯨鯊丟回大海,既未經覓食訓練、也無中繼站可適應野外環境,任其自生自滅。

擱淺三次 缺乏應變措施

立委林淑芬召開「鯨鯊標識野放執行計畫協調會」,海生館王維賢館長分別提出野放地點為台灣海峽南邊、從海口港出發抵黑潮南海支流,且不得離岸太近。但野放當天,海生館臨時變更野放地點,在離岸不到1公里處就解網野放。研究會指出,海生館跟海景公司放掉鯨鯊後立即走人,沒有觀察確認。鯨鯊擱淺後,完全無應變措施,現場也無人指揮救援。研究會質疑,鯨鯊的尾鰭下葉傷口怵目驚心,有嚴重潰爛,但館方的健康報告一路堅持鯨鯊:「很健康,可進行野放。」

海生館館長王維賢說:「鯨鯊存活機率不高。」他提到,這隻鯨鯊是海景的財產,館方建議野放,但海景希望維持一陣子,各有立場。他們本來認為牠可以自然游出去,可是居然往回游,始料未及。他認為,大型生物本來就有野放風險,只能事先儘量評估。野放鯨鯊的結果不如期望,他覺得很遺憾,也難辭其咎。

立委林淑芬要求教育部徹底檢討「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與海生館「開發及委託經營合約」,以及提出漁業法修正案,完全禁止人工圈養、展示鯨鯊,並將推動鯨鯊納入「野生動物保育類名錄」。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1649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