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敬悼死不瞑目的「台灣老兵」

敬悼死不瞑目的「台灣老兵」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10 June 2008
在國民黨「九萬兆」政權復辟得逞的第一天,年逾八旬的「台灣老兵」許昭榮,除投書報紙公布五點遺書之外,他於民進黨本土政權被趕下台之當天黃昏六點半,選擇他所一手催生的「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內引火自焚,成為台灣近代民主歷程中,延續鄭南榕、詹益樺、廖述炘之後的第四位壯烈犧牲者;遺憾的是,外界反應卻是冷淡以對,藍營故意視而不見,綠營則五味雜陳。 猶記廿幾年前,計程車司機李師科持槍搶劫土銀古亭分行落網並遭槍決後,李敖曾在黨外雜誌上發表「為老兵李師科喊話」一文而震撼朝野,其後,前新竹市長施性忠等在野人士也都別出心裁在新店山區蓋座「無天廟」,祭拜之偶像即為李師科!使得這位在開槍行搶時放話「命是自己的、錢是國家的」而警告銀行行員就範之江洋大盜,儼然成為戒嚴時期下的好漢一條,並且名留千古。 事實上,在李師科事件發生後不久,追隨蔣介石轉進來台的「老芋仔」,再也按捺不住而接踵走上街頭抗爭,他們在解嚴前夕拿著「老兵,絕對效忠領袖,只好拋棄親父母,最後絕子絕孫」等抗議牌子,聚集在國民黨中央黨部與行政院門口前,要求蔣家兌現「戰士授田證」,結果驚動層峰而派出時任新聞局長的宋楚瑜轉達蔣經國口諭「只要我蔣某人還有一口飯,也會分給榮民弟兄們」!藉此平息這群群情激憤的外省老兵們。 同樣都是老兵,但其際遇卻有天壤之別,許昭榮在遺言中慨嘆「蕃薯仔」與「老芋仔」有著族群歧視的差別待遇,而這種不公平的情形並未隨著政黨輪替改善;甚且還變本加厲苛待自己人!譬如:早於十年前便由國民黨市長吳敦義批准的兩千坪公園用地,幾經爭取才好不容易取得文建會經費補助;不料,卻附加許多匪夷所思的要求,不許公園冠上「戰爭」字眼,原來所立之石碑需要遷移,甚且園內還必須加蓋「二二八紀念碑」,不可獨厚所謂的「台灣魂」… 如果上述無理要求是國民黨所提,尚且情有可原,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外來的「賊仔政府」;但令人遺憾的是,這些莫名其妙的小動作卻是來自本土政權,無怪乎「台灣老兵」會想不開而走上絕路。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