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4處置訴求 道歉 回復 徹查 修法】大埔下通牒 8月拆政府

【4處置訴求 道歉 回復 徹查 修法】大埔下通牒 8月拆政府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Wednesday, 24 July 2013

【台灣立報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大埔自救會與台灣農村陣線23日在凱達格蘭大道召開記者會,提出「道歉賠償、地歸原主、徹查弊案、立即修法」4點訴求,要求政府在8月18號強拆滿月前回應,強調如果政府無能,人民將奮起抗暴,拆除強盜政府。

---------------------------------------------------------------------

【台灣立報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大埔自救會與台灣農村陣線23日在凱達格蘭大道召開記者會,提出「道歉賠償、地歸原主、徹查弊案、立即修法」4點訴求,要求政府在8月18號強拆滿月前回應,強調如果政府無能,人民將奮起抗暴,拆除強盜政府。

大埔被拆住戶彭秀春拿出沾滿泥濘的衣服,泣訴:「這個衣服是人穿的嗎?我的家當全都沒了,連一個碗跟筷子也不留給我。」她在瓦礫堆中找到僅存的衣物,還要繼續找屬於家的東西,瓦礫堆裡都是她十幾年的家當,卻被當成垃圾丟棄。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指出,苗栗縣政府粗暴拆遷張家,竟還要求張家支付處理費24萬2千元,剛好等於土地徵收的補償金。彭秀春說:「我只是要保衛我的家園,我要我的家,我自己心血賺來的家,我現在的回憶只能去瓦礫堆找,這些東西是我的無價之寶,政府為什麼要這樣殘忍地對待我!」

軍警長官 全是暴政

清大榮譽教授彭明輝看到整排警察在凱道前拿盾牌,他痛陳,自己的父親是警官學校第一屆畢業,曾告訴他,行使警察權必須符合兩個原則:為了公共利益以及必要的手段。彭明輝表示,警察跟軍隊是國家的象徵,民主國家的軍隊警察用來保護人民的生命跟財產,集權暴政的軍隊跟警察用來傷害人民,洪仲丘案是在沒有戰爭的時候,部隊卻有人死亡,就是暴政。大埔案沒有公共利益跟必要性,警察卻帶著怪手去拆房子,這個警察就是幫助暴政,縱容劉政鴻的所有長官,全部都是暴政。他提醒,現在離暴政只剩最後一步,警察流汗,人民卻流血,警察不該逼人太甚。

彭明輝表示,大埔案跟公共利益沒關係,全台灣科學園區與工業區土地供應過剩,大埔收了幾百公頃地,只有20幾公頃號稱是科學園區的土地,旁邊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的廠房,還有一大堆租不出去,旁邊的銅鑼基地有40%土地還未開發。科學園區以低成本徵得農地,廠房以更低的價格租給廠商。

他提到,國科會為了讓少數財團撈錢,如同強盜土匪霸佔,搶農地,而每開一個科學園區,納稅人就要繳更多稅,科學園區供應過剩,使得工業區逐漸沒落,政府根本不需要科學園區土地,還要警察打擊人民、鞏固暴政,以後全台灣的子孫都會沒有未來。

教授學生皆掛彩

詹順貴律師指出,為矯正台灣浮濫圈地,從2010年起,民間就疾呼修正土地徵收條例,提出兼顧公益與人民權益的修法版本,卻在府院惡意運作下,排除民間版本大部分保障人民權益的條文,包括計畫審議前應依行政程序法舉行聽證會、徵收補償應委由民間估價師客觀估價、徵收計畫應檢附安置全體被徵收戶之方案、徵收所得的土地不得逕行標售等;甚至攸關台灣糧食安全的「特定農業區不得徵收」,也開了「國家重大建設例外」的後門。

23日總統馬英九出席「衛生福利部部長布達典禮」,聲援大埔人民隨後前往塔城街,要直接跟總統反映心聲,卻遭警察人牆封鎖推擠,過程中,台大洪姓學生遭警察推倒,後腦著地流血送醫。

台灣農村陣線說明,送醫後,警方竟不顧洪生傷勢嚴重、身體虛弱,堅持要將洪生帶回偵訊,在律師及多位導演協助下,警方才沒有強行將洪生帶回偵訊;出院後,因學生傷勢嚴重無法製作筆錄,警方以其身體不適為由將其責付友人。

台灣農村陣線提到,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在馬英九座車通過之際高喊口號,也遭警察粗暴拖行,最後徐世榮因體力不支,坐在人行道上休息,被警方以「妨礙公眾往來」為由,以公共危險罪名逮捕,在大同分局接受訊問。

台灣農村陣線表示,陳情民眾係以和平理性表達訴求,並未踰矩,警方動輒以暴力拖行、強制逮捕,祭出莫須有的重罪法條恐嚇人民,明顯是執法過當,完全背離人權治國的原則。

台灣農村陣線要求馬英九等人道歉認錯,賠償強拆損害;大埔4戶地歸原主,回復尊嚴生活;徹查劉政鴻任內所有土地炒作不法情事;立即重啟土徵條例修法,修法完成前暫停全台土地徵收程序。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1697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