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套牢台灣的「中華」迷思

套牢台灣的「中華」迷思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10 June 2008
清末劉銘傳在台灣發行郵票,印有「大清台灣郵政局」字樣,台灣郵政雖是在大清之下,起碼郵票還出現台灣名稱,並有英文Formosa;中國國民黨來台灣,實行「去台灣化」政策,台灣郵政只能奉「中華」之名,不再出現台灣。直到扁政府末期,才正名為台灣郵政。但是馬政府甫上台,就立刻恢復「中華」郵政,「台灣」兩字又從郵票中消失。 這種「去台灣化」的措施,也見諸總統府網站,扁政府時代網站上的「中華民國(台灣)」名稱,也立刻被馬政府拿掉台灣兩字。總統大選時,馬言必稱台灣,選後「台灣」立刻棄如敝屣,「中華」圖騰旋即恢復。有人說,扁政府好不容易將「中華」的包袱逐漸拋開,馬團隊卻又把這個包袱撿回來背,實在不智。其實,與其說他們不智,不如用他們以前罵扁政府的話來形容他們自己─「意識形態掛帥!」 本來政治行為是絕對離不開意識形態的,誠如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教授所言「沒有意識形態,哪來政治?」問題是,意識形態必須符合理性與實際。「中華」意識與「台灣」意識,何者對台灣較為理性與實際?這是可以檢驗的。試以馬英九在就職演說中所強調的(也是吳伯雄到中國輸誠時所強調的)「中華民族」一詞來考察。「中華民族」到底是一個禁得起知識、經驗與邏輯考驗的學術名詞,抑或是一個為了政治需要而特別建構的政治名詞?以下史例可讓我們一目了然:朱元璋要推翻蒙古政權時,標舉「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孫文等人的同盟會要推翻滿清政權時,也標舉「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可見蒙族、滿族這些「韃虜」,不屬於「中華」。然而滿清政府被推翻後,中華民國出現不久,立刻改口「五族共和」,「韃虜」們不但不再驅逐,還立刻被強行拉入「中華民族」的框架中。「中華民族」一會兒不包括蒙、滿,一會兒又包括蒙、滿,足見這是一個為了政治需要所建構(說「建構」是好聽,其實就是虛構)的政治名詞,而不是具有民族學、人類學之根據的學術名詞。 林媽利醫師的遺傳基因研究告訴我們,中國北方的民族和南方的民族是不一樣的。中國當局也承認中國境內有五十多個民族。既然南北民族互異,強行扣上一個虛構的「中華民族」,就變成同一個民族了嗎? 這個虛構的政治名詞「中華民族」,還充滿著霸權威氣,誰不戴這頂大帽子而想獨立自主,立刻被扣上「分裂民族」的罪名。所以,明明在血統、語言、文字、宗教、文化各方面完全迥異的「東土耳其斯坦」(被中國併吞之後稱為「新疆」),是屬於土耳其族(Turks),卻只能被套牢在「中華民族」的虛號之下。圖博(西藏)亦是如此。誰想搞「疆獨」、「藏獨」,誰就是民族敗類、民族罪人! 台灣住民有百分之八十左右是南島民族或是來自中國閩粵的百越族與南島民族混血的後裔,虛構的「中華民族」於我何有哉? 台灣比「西藏」、「新疆」幸運,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轄。但是如果我們不努力維護台灣的獨立主權、捍衛民主自由的生活,卻和那個想要併吞台灣的中華帝國主義者隔海附和「中華民族」的意識形態,終將套牢台灣,真是愚蠢至極! (作者李筱峰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本文同時收錄於www.jimlee.org.tw)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