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官位使人墮落

官位使人墮落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30 July 2013
行政院於二十九日下午二點三十分召開記者會,宣布內閣改組名單,內閣變動的弧度比一般人所評估的還要大,或許是國防部的問題所產生的壓力讓馬英九出現大動作。內閣改組名單為金管會主委陳裕璋去職,由財政部次長曾銘宗接任;僑委會委員長吳英毅去職,由政務委員陳士魁轉任;陳士魁遺留的社福政委職缺由台大社工系教授馮燕接任;退輔會主委曾金陵去職,由現任海軍司令董翔龍接任;原住民委員會主委孫大川返校任教,遺缺由副主委林江義接任;已離職的工程會主委陳振川其職缺由副主委顏久榮代理。事實上內閣改組的靈魂是國防部長高華柱下台,由副部長楊念祖接任,國防部是近日媒體焦點,也因為國防部的問題,內閣才提早改組。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國防部的問題是長期累積下來的沉痾,錯不在高華柱,若他不擔任政務官,洪仲丘案與他扯不上關係,可是他擔任了政務官,除了與常任文官一樣要擔負法律與行政責任外,還多了「政治責任」,這是正常民主國家常會發生的。對於高華柱而言,算他運氣不佳,在任內遇到重大案件,他本身雖然沒有做錯事,可是「政治責任」讓他下台。反而有人搞亂憲政體制,該下台卻沒有下台。

江宜樺出身學術界,指導學生為人處世的道理,可是近日卻被他的學生以公開信指責其「墮落」,一天之內就有超過一百六十名以台大為主的畢業生俱名連署,而且拿他所研究的理論來攻擊。學術界有很多人從政,就沒有出現過江宜樺的遭遇,這一點他該探討。他出現的問題已經不是「政治責任」,而是做錯事,最重要的是他該知道怎麼做,卻沒有朝對的路線走。

依憲政體制,立法院的決議,若是行政院覺得窒礙難行,行政院長可以提請總統「覆議」,有關提請「覆議」的主動權是在行政院長,而且在議案窒礙難行時才會提出。日前立法院通過特別費除罪案,引起軒然大波,面對媒體界的圍剿,立法院難以招架,然而為了保住顏面,不願意依議事規則提出「復議」,而向行政院求救,請江宜樺依行政與立法相互制衡的憲政體制提出「覆議」,卻為江宜樺所拒絕,江揆公開宣佈,特別費除罪案對行政院而言並沒有窒礙難行的問題,所以不可能提出「覆議」。只是該案已經達到全國沸騰的地步,馬英九承受太大的壓力,因而指示江宜樺提出「覆議」,他果然乖乖的提出。依政務官的風範,江宜樺應該拒絕提出「覆議」,或是辭職,可是他沒有,「格調」還是抵不過「官位」。

高中歷史課綱本來將日本統治時期定位為「日治」,可是目前教育部因意識形態作祟,改變為「日治」與「日據」兩種說法都可以,馬英九也持相同的看法。然而行政院更變本加厲的規定,所有公文都用「日據」,不可以用「日治」。江宜樺表示日本統治年代是「佔據」,不是合法「統治」。若是政治人物出身的政務官持這種說法就不足為奇,反正政治人物最會「拗」,黑的都可以說成白的,可是學術界的人應該保持一點「格調」。

日本依馬關條約取得台灣的主權,不只「大清帝國」承認,連繼承「大清帝國」的「中華民國」都承認,也因為如此,在一九三六年五月五日所制訂五五憲草的第四條,將「中華民國」的疆域劃分為三十個地區,連蒙古都包括在裡面,就是沒有台灣。若是日本統治台灣是「佔據」,不是「統治」,五五憲草就會將台灣包括在疆域裡面。若是政客不懂上述觀點還說得過去,連美國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台大政治系教授出身的江宜樺都不懂,未免太神奇了,為了「官位」,不得不放棄「格調」以遷就外來保守勢力才是真的。

 

 

※週二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Last Updated ( Tuesday, 30 July 2013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