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洪仲丘案 國防部軍檢起訴書節本

洪仲丘案 國防部軍檢起訴書節本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3/08/03, Saturday

國防部網頁/軍事新聞《陸軍下士洪仲丘案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起訴書節本等4份》
http://www.mnd.gov.tw/Publish.aspx?cnid=65&p=58266

---------------------------------------------------------------------

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起訴書節本
102年偵字第022、023、025、026、027號

壹、犯罪事實
一、陸軍第六軍團指揮部裝甲第五四二旅(以下簡稱陸軍五四二旅)旅部連洪仲丘下士及宋○○一等兵於102年6月23日19時許返營收假時,遭待命班人員查獲洪士攜帶照相功能手機及MP3播放器各乙具,宋兵攜帶智慧型手機乙具,逐級通報層轉高勤官即旅長沈威志少將,該旅旅部連連長徐信正少校、副連長劉延俊上尉及派代士官督導長范佐憲上士均明知依規定僅得對洪員施予申誡懲罰,竟因故意圖藉此機會教訓洪員,乃基於共同犯意之聯絡,共同決定利用徐信正身為連長,對士官悔過懲罰具核定權責,將洪員送至陸軍機械化步兵第二六九旅(以下簡稱陸軍二六九旅)施以禁閉懲罰,藉此非法方法,剝奪其行動自由,並由范佐憲及該連士官長陳以人(因與范員平日交好,會中決定力挺范員)強勢主導士評會,作成對洪員「悔過7日」之決議(士官懲罰種類並無禁閉,經范員於會中修正),嗣後未由單位副主官劉延俊依規定召開人評會審議,逕於同(25)日20時許呈連長徐信正批核。

二、徐信正及陳以人為達使洪員能於退伍前受悔過懲罰之目的,乃尋求該旅副旅長何江忠上校協處,期間徐、陳二人並告知何員有關洪員自認退伍前應可免受悔過懲罰之執行,及士評會中曾有委員反駁范、陳二人意見,並謂:陸軍二六九旅倘無空床位,亦無法執行洪員悔過懲罰等語,詎何員身為該旅副主官依規定兼任該旅資訊安全長職務,明知依規定僅得對洪員施予申誡懲罰,為維護幹部領導威信,及防止該旅再有資安違規情事發生,竟萌生與徐、陳二人共同對洪員施以法定種類以外懲罰達剝奪洪員行動自由之犯意聯絡,除允諾協處,另要求徐信正應儘快完成洪、宋二人懲罰案上呈事宜;翌(27)日洪、宋二人即由排長尤○中尉帶至國軍桃園總醫院新竹分院體檢,體檢期間陳以人主動向徐信正表示,可協調該院體檢中心護士林○○儘速取得體檢表並獲徐員同意,即偕同范佐憲於同(27)日11時10分抵新竹分院,旋獲林○○允諾幫忙。同(27)日13時16分許,洪、宋二人體檢完畢後,由尤○駕車帶返連上途中行經新竹縣竹北市中正東路262號「50嵐」飲料店下車購買飲料時,洪員因自認退伍前不會受悔過懲罰之執行,乃將用以領取體檢表之「藍單」搓揉投入該店「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發票箱內。惟新竹分院仍於同(27)日16時30分完成洪、宋二人體檢表,並由旅部連於同(27)日18時30分許輾轉取得。

三、何江忠於同(27)日16時40分許,利用與陸軍二六九旅副旅長黃○○上校公務同車之際,向黃員探詢得知禁閉室尚有空床位後,立即以簡訊、電話要求徐員翌(28)日即將洪員送至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並電請該旅參謀主任張○○上校轉達人事科代理科長石○○少校儘速管制呈轉洪員悔過移送執行案。嗣何江忠同(27)日18時許返營後,得知旅部連尚未呈報,二度斥責徐信正要求儘速呈報,並要求該旅人事科速辦,石○○因受何員催辦之壓力,乃於同(27)日21時40分許完成呈轉簽呈後,為爭取時效,親持簽呈會辦資訊官趙○○中尉、心輔官廖○○少校及監察官蘇○○少校,並均告知案奉何江忠指示速辦,致該三人未詳予審查洪員懲罰案移送執行之妥適性,草率於會辦處鈐章,且未註記洪員是否合宜執行悔過之意見,任由石員據以上呈參謀主任張○○上校及副旅長何江忠上校,嗣於翌(28)日7時面呈旅長沈威志核定洪員懲罰移送執行案。

四、沈威志於前開核定洪仲丘懲罰移送執行案前,曾於102年6月27日22時34分及35分許接獲洪員以簡訊反映「身心狀況不佳」、「程序合法性」等情,詎其身為單位主官,又曾於國防部服務期間兼任資訊安全長職務,明知士官資安違規僅應受申誡懲罰,且未指示業管查明簡訊反映之異常情形,即配合所屬急於將洪員移送悔過懲罰之心態,率予核定洪員悔過懲罰案簽呈,縱事後曾要求該旅參謀主任張○○上校及政戰主任戴○○上校對洪員實施約談,惟均係心緒安撫之虛應故事作法,並未改變其核定洪員受悔過懲罰移送執行之結果,足證其與共犯何江忠等人亦具以法定種類以外懲罰之非法方法,達剝奪洪員行動自由犯意之聯絡。洪員隨即於同(28)日上午9時許,由范佐憲以公務車送抵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詎陸軍二六九旅憲兵官郭毓龍中尉明知該管接收悔過人員,應於簽奉該旅旅長楊○○少將同意後,始得辦理接收事宜,竟因范佐憲以「尚需返營搭載宋○○,唯恐洪員無人看管,請其同意先行收入禁閉室」為由,擅於未簽奉同意前,即率予同意將洪員先行收入該旅禁閉室實施悔過懲罰,致洪員受非法剝奪行動自由之法益侵害提前實現(郭員所涉職權妨害自由罪嫌部分,另案由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以下簡稱:北軍檢署】偵結提起公訴)。嗣洪員於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執行悔過迄102年7月3日因中暑送醫急救無效,醫院同意由家屬於翌(4)日送回洪員臺中后里家中,並於7時12分許拔管後死亡,案經北軍檢署接獲陸軍第六軍團報驗囑託國防部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中部檢察官辦公室軍事檢察官相驗後,北軍檢署為查明死因立案調查,發覺移送洪員悔過程序有異,案經國防部最高軍事法院檢察署納編本署及北軍檢署組成專案小組立案偵辦。

貳、所犯法條
被告沈威志、何江忠、徐信正、劉延俊、范佐憲及陳以人均係依據法令服務於國家所屬機關而具有法定職務權限之公務員,渠等上開所為,均已涉刑法第28條、陸海空軍刑法第45條第2項「共同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處罰」及刑法第28條、陸海空軍刑法第76條第1項第2款、刑法第134條、第302條「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等罪嫌。審酌渠等濫用職務上之權力對洪員違法懲罰,致其人身自由受侵害,嗣洪員於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內,遭管理士過度體能操練,導致運動型中暑及低血鈉腦症,引發多重器官衰竭死亡,肇致社會對軍中管教之嚴重負面觀感,且戕害役男家屬對國軍合理管教之信心,斲傷軍譽莫此為甚,又渠等犯後不知悔改猶飾詞狡辯,造成洪員家屬喪親之痛無法抹滅,均請依法從重量刑,以儆效尤。 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起訴書節本

102年偵字第187號
壹、犯罪事實
一、蕭志明身為禁閉室室長,負有督導所屬人員及禁閉(悔過)生管理、訓練與戒護等工作,及依每週排定課表擔任教官並實施操課等職責;宋浩群及羅濟元身為禁閉室副室長,亦負有輔佐室長執行禁閉室之管理與戒護工作,督導所屬人員及禁閉(悔過)生之管理、訓練與戒護等工作,及依課表擔任代理教官實施操課等職責;李念祖、陳嘉祥、侯孟南、黃冠鈞、黃聖筌、李侑政及張豐政等7員於支援期間擔任管理士職務,負責禁閉(悔過)生之管理、訓練、教育與戒護等工作;均為從事對禁閉(悔過)生實施戒管與訓練等業務之人,且均明知陸軍第六軍團「禁閉(悔過)室實施規定」等相關管理規定。緣陸軍五四二旅旅部連洪仲丘下士於102年6月23日因違反「國軍資通安全獎懲規定」經核予悔過7日處分,並於同年月28日10時許至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報到,詎蕭志明等10員本應注意遵守相關規定,關心洪仲丘日常生活及勞力、體力負荷,並循序對其實施體能訓練,自洪員進入禁閉室後,尤應注意時值夏令期間天候炎熱,且洪員(身高172.5公分,體重98.3公斤,BMI值達33)應依人員分類列為高危險群人員,特別注意觀察其生理徵候,又李念祖等7員管理士於擔任夜間安全士官時,均確已留意到洪仲丘每日夜間就寢時,因悔過室內空間不足須採屈膝縮腿姿勢就寢,且天氣燥熱加以通風不良,致徹夜輾轉無法入睡,洪員自報到初始,於各項體能活動及基本教練課程中,體力尚堪負荷,惟因睡眠品質不佳,每日起床後因未獲適度休息,累積疲勞導致體力日漸流失,依渠等擔任室長、副室長及管理士職務期間之各項客觀狀況,均無不能注意之情事,惟竟均疏未注意,每日仍在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戶外操練場對洪員操課時,渠等雖均有適時予禁閉(悔過)生補充水分,惟均未按課表所訂時間實施操課,操課前亦均未依規定下達安全規定,又於危險係數超過40達「危險」之危安狀況時,亦未視當時天候狀況適時調整操課服裝或場地,且渠等雖明知洪仲丘夜間睡眠狀況不佳,累積疲勞致體力負荷超量,仍未調整洪仲丘之操課進度或方式,致洪仲丘體力於數日內快速流失,身心嚴重失衡,終於同年7月3日17時20分許體能訓練結束後,因身體不適送往天成醫院急救再轉送國防醫學院三軍總醫院,延至翌(4)日7時12分因過度體能操練引發運動型中暑及低血鈉腦症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

二、陳毅勳於奉派支援管理士期間,對於洪仲丘等禁閉(悔過)生係官階在上且有管理權限之上官,負有帶隊操課、訓練等命令權,緣陳毅勳102年7月3日擔任晨間活動帶隊操課管理士,原應依課表於6時至7時20分間操作伏地挺身、仰臥起坐及跑步訓練等項目,陳毅勳竟無視洪員上揭異常之身體狀況,基於凌虐之犯意,挾其身為管理士對禁閉(悔過)生實施體能訓練之威勢,未依課表所列時間及項目實施訓練,於102年7月3日6時25分至7時35分許,命洪仲丘等4員禁閉(悔過)生,依序密接操作波比操(共八式)中之深蹲跳躍53次、波比操之彈跳伸展47次、傘兵操約4分鐘、伏地挺身48次、仰臥抬腿39次、伏地挺身30次、交互蹲跳43次、傘兵操約4分鐘、開合跳197次及加強型伏地挺身(以雙手食指及拇指相接成心型,並將雙腿置於板凳上操作)48次等動作,施予多樣課表所列基本體能及輔助訓練動作以外之訓練項目,且各項目間亦僅予短暫之休息時間,如此殘酷虐待之訓練方式,已遠超越一般人體能所能承受之程度,足致同受操課之禁閉(悔過)生身心痛苦疲憊,產生凌辱苛虐之感受,而與人道相違,更遑論連日疲勞累積而體力下滑之洪員,洪員自該節課訓練之始,即因體力無法負擔,每項動作均有遲延,完全無法跟上其他禁閉(悔過)生之操作速度,陳毅勳亦未注意即時予以適度休息,反變本加厲,於洪員補足操作次數後,旋命所有禁閉(悔過)生接續操作次一項目,致洪員在長達70分鐘之密集操練過程中,無從獲得充足之休息,甚至洪員因操練過度向陳員反映需補充水分,陳毅勳竟出言:「剛剛上課前才給你們喝過,現在又要喝,耍我啊?」相譏,未予即時補充水分,迨操作加強型伏地挺身時,洪員因體力不支,上半身已趴至地面上,且不時因腿力無法負荷而雙膝跪地,並二度向陳員反映身體不適,陳員全然漠視洪員身體狀況已瀕臨極限,不堪再施加任何訓練,非但未立即讓洪員休息,反以言詞嘲諷曰:「10幾下的時候你反映做不下去了,但也已經做了30幾下了」,迫使洪員繼續操作,洪員僅得勉強超乎自己體力、能力,配合陳員之要求勉力硬撐完成訓練。迄當(3)日17時20分許體能訓練結束後,洪仲丘向李念祖反映身體不適,呼吸困難,經轉送天成醫院急救,嗣轉送國防醫學院三軍總醫院治療,延至翌(4)日7時12分不治死亡,案經陸軍五四二旅向本署報驗後,本署囑託國防部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中部檢察官辦公室軍事檢察官相驗,復為確認洪員之死亡原因及死亡方式,於102年7月15日解剖複驗,經鑑定後認洪員係因過度體能操練引發運動型中暑及低血鈉腦症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死亡方式為他為,本署為釐清洪員死亡經過主動立案調查,因認事證繁雜有專案偵辦之必要,案經國防部最高軍事法院檢察署納編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及本署組成專案小組共同偵辦。

貳、所犯法條
一、被告蕭志明、宋浩群、羅濟元、李侑政、黃聖筌、陳嘉祥、張豐政、侯孟南、李念祖及黃冠鈞等10員均分別涉犯陸海空軍刑法第76條第1項第5款、刑法第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嫌。

二、被告陳毅勳涉犯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2項後段「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罪嫌。審酌被告陳毅勳身為國軍基層幹部,應體認合理管教訓練為國軍厲行要求之準據,其奉派支援禁閉室管理士任務期間,六軍團轄下單位之禁閉(悔過)生均須受其指揮、管理與訓練,職責非輕,竟恃其身為禁閉(悔過)生上官之職權,恣意對洪仲丘等禁閉(悔過)生,施予肉體及精神上違反人道之殘酷訓練,致渠等身心健康及人格尊嚴受創甚鉅,更導致洪仲丘因受其不法苛酷訓練之凌虐導致死亡之結果,非惟戕害役男家屬對國軍合理管教之信心,亦造成洪員家屬喪親之痛無法抹滅,對人權尊重之普世價值漠視至極,斲傷國軍軍譽莫此為甚,爰請從重量刑,以正軍風。

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起訴書節本
102年偵字第202號

壹、犯罪事實
郭毓龍係陸軍機械化步兵第二六九旅旅部及旅部連中尉憲兵官,負責禁閉室管理及內部生活管理等業務,具拘禁人犯職務之責,緣自99年8月1日起奉派擔任該管憲兵官迄今,查陸軍第六軍團指揮部令頒「禁閉(悔過)室實施規定」,為集中管理禁閉(悔過)人員及精簡戒護、管理人員兵力,該部禁閉(悔過)室(下簡稱禁閉室)統一設置於陸軍機械化步兵第二六九旅(下簡稱陸軍二六九旅),其他旅級單位禁閉(悔過)人員均由陸軍二六九旅禁閉室代管,並採任務編組方式,每季自軍團所轄單位指派適員輪流擔任管理人員及戒護人員;為加強負責管理、督導、教化之責,前經陸軍二六九旅旅長楊方漢少將下達職務命令,須經其批准後始可移送禁閉室施予處分,室內設置鐵柵門、窗等外圍阻絕設施以加強管控,防止人員脫逃,以達訓悔違犯軍紀營規之士官兵,強化心輔與教化效果。詎被告明知依前揭命令,移送禁閉(悔過)之處分須經旅長批准後始可執行,惟被告竟基於職務上之方便,分別於(一)102年6月14日9時即移送陸軍後勤學校之二等兵葉○○至禁閉室執行禁閉處分,然葉員之移送執行案於102年6月17日15時15分始簽奉旅長批准;(二)102年6月28日10時16分即移送陸軍裝甲第五四二旅旅部連下士洪仲丘至悔過室執行悔過處分,然洪員之移送執行案於102年6月28日16時40分始簽奉旅長批准;(三)102年6月28日11時20分即移送一等兵宋○○至禁閉室執行禁閉處分,然宋員之移送執行案於102年6月28日16時40分始簽奉旅長批准執行。郭員為圖管理上之便利,竟基於限制前揭人犯行動自由之犯意,尚未經旅長批准執行前即先後將前揭三員禁閉(悔過)生移送執行,違法禁錮禁閉(悔過)生,案經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與本署共同組成洪仲丘死亡案專案小組調查,經該署偵辦他案後查覺上情,因認被告涉有瀆職罪嫌,且階級為中尉,非屬該署管轄案件,遂移本署偵辦。

貳、所犯法條
被告郭毓龍於前揭時、地奉命擔任該管憲兵官,為擔任禁閉室管理之人,於任職期間未經權責長官批准而移送執行禁閉(悔過)處分之行為,顯已分別觸犯陸海空軍刑法第76條第1項第2款、刑法第134條、第302條第1項之「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以其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3罪嫌。

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起訴書節本
102年偵字第210號

壹、犯罪事實
陳嘉祥係陸軍第六軍團五三工兵群橋樑營裝備連中士班長,奉派自102年4月1日起支援陸軍機械化步兵第二六九旅(以下稱陸軍二六九旅)禁閉(悔過)室管理士期間,對禁閉(悔過)生係官階在上且有管理權限之上官,負有管理、訓練等命令權。詎被告基於凌虐之犯意,挾其身為管理士對禁閉(悔過)生實施訓練之威勢,於102年7月1日上午10時24分至11時7分許(監視器錄影畫面時間,以下同)基本教練課程期間,因被害人即禁閉生林政彥操作踏步分解動作(單腳站立)時,目光未遵被告直視之要求,遂於同(1)日10時50分許命令被害人於烈日下抬頭仰望天空,迄10時55分許回復立正姿勢,旋即於10時56分命其出列,背靠訓練場圍牆呈半蹲姿,雙手上舉,並以左、右手掌各拖住已裝水(CC數不詳)之鋼杯1只,復將2本佛經分別置於林員大腿上,命林員不得將水溢出鋼杯且佛經亦不得掉落地面,否則將再予處罰,期間林員持續哭泣且反映雙腳無法下蹲,被告仍置之未理,迄11時7分許基本教練課結束後始停止上述動作,時間長達11分鐘,已超越一般人所能承受之程度,足使人達到肉體上不堪忍受而有殘酷虐待之感。案經本署偵辦被告所涉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罪嫌時發覺上情,主動立案偵辦。

貳、所犯法條
被告陳嘉祥身為禁閉室管理士,對於禁閉生林政彥係官階在上且有管理權限之上官,其於上述時、地挾其身為管理士對禁閉生實施基本教練之威勢,要求林員作出上開肉體上不堪承受而有殘酷虐待感之動作,顯已觸犯陸海空軍刑法第44條第2項「上官藉勢凌虐軍人」罪。

參、求刑部分
被告陳嘉祥雖經原單位選派支援禁閉室管理士職務,惟恃其身為管理士上官之職權,恣意對於林政彥施予生理上殘酷之懲罰及心理上之壓迫,有損國軍合理管教之形象,士官幹部本為部隊表率,尤以禁閉室之管理在於教化而非欺凌,為免管理幹部恣意妄為,爰請求從重量刑,以示警惕。

連結請見:
國防部網頁/軍事新聞《陸軍下士洪仲丘案國防部高等軍事法院檢察署、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起訴書節本等4份》
http://www.mnd.gov.tw/Publish.aspx?cnid=65&p=58266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