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台灣需要彭明敏的高度

台灣需要彭明敏的高度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曹長青   
Sunday, 18 August 2013

台灣正陷入空前危機:國共兩黨聯手,要主宰台灣命運;民進黨高層卻搖擺不定,甚至模糊妥協。

 

在共產黨方面,從鄧小平到習近平,新瓶裝舊酒,對台政策萬變不離其「中」:要把台灣納入共產中國統治。隨著中國經濟崛起,國力提升,其對台灣的統戰更為立體化。兩岸經濟和文化的趨向連結,明顯有利北京的統合目標。

國民黨方面,原來強調「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雖然北京方面不承認,國民黨人到中國和國際社會也不敢「各表」,但至少靠這個說辭裝門面,似乎國民黨仍在堅持「中華民國代表中國」。

但習近平掌權後,國民黨名譽主席吳伯雄到北京跟習會晤,兩黨達成新共識「一中架構」,重申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共識」不再包含任何有模糊表達空間的「各表」。在國際社會普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的情況下,這個「一中架構」,就等於變相把中華民國「統一」,起碼在理論上。

民進黨方面,前黨主席、總統候選人謝長廷熱衷「中間路線」,其「憲法一中」說,跟國共的「一中架構」異曲同「中」。另一位前黨主席、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提出「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這種「重疊說」也同樣是變相接受「一中架構」。

蘇貞昌出任民進黨主席後,什麼局面也沒改變。民進黨高層不僅沒有抗衡謝長廷、蔡英文們的「一中架構」,蘇貞昌反而宣稱:「台灣早已獨立,現在最重要的是建設國家,不是走回頭路搞台獨。」

這個宣稱連「自欺」都做不到,更何況「欺人」了。台灣不僅沒有「早已獨立」,其國號仍叫「中華民國」;執政的國民黨當局,連中華民國的「固有之疆土」涵蓋對岸「中國大陸」的說法都沒放棄,就喊什麼台灣已經獨立了。獨立了怎麼還在聯合國之外呢?說戲話是不應該戲弄自己的。

再者,當今台灣最重要的也不是建設國家,而是不被對岸吞併的存亡問題。台灣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建設,也沒什麼重要因素阻止台灣的建設。至於說「不走回頭路搞台獨」,說明民進黨原來是追求台灣獨立的。現在說「不走回頭路」,等於明說「放棄台獨理念」,認同「中華民國是台灣」這種「一中架構」。

面對如此理論混亂,有人拿出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但這個決議文的有些內容由於是為民進黨獲得政權而考慮設計的,所以,對中華民國體制,有含混或默認之處。民進黨內的妥協派,就有人利用這些含混之處,為接受「一中說」辯解。例如謝長廷的「憲法一中」說遭到綠營人士批評時,他就拿出《決議文》中有兩岸「共源同文」之說而自辯。

那麼,除了《決議文》,綠營還有沒有指導性文件,為台灣確定前途方向?事實上,台灣早就有知識菁英提出解救之道,這就是彭明敏等人在1964年發表的《台灣人自救宣言》。

明年,是《台灣人自救宣言》發表50周年!半個世紀前,在蔣介石嚴酷統治的黑暗年代,彭明敏等人就勇敢而智慧地指出台灣的方向。這個自救宣言的內容今天不僅沒過時,而且其前瞻性和深刻性,都對今天的綠營具有「授業解惑」的重要作用,具體有三點:。

第一,《自救宣言》首次正式提出,台海兩岸關係是「一中一台」,明確說,「『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這個提法比李登輝做總統時提出的「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兩國論)早了35年!

李登輝提出的「兩國論」,前面加上了「特殊」二字,主要指兩岸還是一個中國,只不過這個特殊階段是兩國(各自宣稱代表中國)。所以,李登輝的兩國論實際上仍框在「中國」架構裡,就是不敢把「台灣」抬出來。

而彭明敏先生在整整半個世紀前提出的「一中一台」說,就已經清晰、明確地擺脫「一中」或「二中」的架構,它是四十年後陳水扁總統喊出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最早之源頭。

第二,《自救宣言》提出「在國民黨和共產黨之外,從台灣選擇第三條路——自救的途徑。」這個自救之路是:「推翻外來政權統治,建立一個新國家,制定新憲法,加入聯合國。」

無論是陳水扁時代的台聯提出的「制憲正名」,還是綠營基本盤的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都沒有超出彭明敏等人近半個世紀前提出的這個構想和理念。

「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這十五個字,完全明確了台灣的前途方向。而且,尤其是,在蔣介石嚴酷的獨裁專制時代,敢於使用「推翻」的字樣,那是何等的勇氣!勇敢來自智慧!相比之下,在今天如此和平的年代,在台灣民主制度的保障下,民進黨高層難道不是侏儒嗎?

第三,《自救宣言》指明兩岸關係是一中一台,在國共之外選擇第三條途徑,並提出十五字奮鬥綱領,目的是在台灣「使人類的尊嚴和個人的自由具有實質意義」。

如此宣言,既不是從民族主義、國族主義出發,更不是從強調本地人DNA不同的血緣地域角度,而是從台灣人民作為人類成員,要獲得「個人尊嚴和自由」的高度。這是建立在普世價值的高度,建立在恢復人的尊嚴、保障個體自由等價值層面上。

這個視角和高度,是真正的古典自由主義的,是跟傑弗遜起草的美國《獨立宣言》在一個價值系統之中。它和美國《獨立宣言》所強調的結束外來統治,建立新國家,保障人的三大權利等,具有精神上的一致性。所以,它對台灣未來成為一個正常的獨立國家,具有理論奠基的作用。

為了這個深具理想精神的宣言,參與者們付出了自由、事業、甚至家庭的各種代價。尤其是彭明敏先生,他當年是蔣經國器重的青年才俊,並得到蔣介石的接見。當年是台灣大學最年輕的正教授(後出任台大政治系主任),是從加拿大和法國獲得碩士和博士的知名國際法學者,並擔任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團顧問,入選「十大傑出青年」。可以想像,如果不寫《自救宣言》,接受兩蔣的「器重」,他很有可能取代李登輝,登上國民黨高層,進而做總統。

但彭明敏跟李登輝走了不同的道路。他沒有去跟蔣經國唯唯諾諾,沒有去維護蔣家專制,沒有走察言觀色、溜須拍馬的仕途之路,而是選擇一條真正知識分子的獨立思考和行動之路。他為此被判刑八年,後來逃出台灣,流亡瑞典和美國,在海外從事台獨運動。

李登輝曾說,他跟隨蔣經國多年,近身學習模仿,等於上了「蔣經國學校」。但這種「學習」,污染了李登輝。因為國民黨的官場文化就是勾心鬥角、爭權奪利、陰謀狡詐的文化,充斥《三國演義》式的權謀。

後來台灣有了政黨輪替,陳水扁執政後,李登輝所以跟陳水扁明爭暗鬥,甚至在紅衫軍大鬧天宮,要用街頭運動推翻民選總統之際,暗中支持施明德等,這些應主要「歸功」於蔣經國學校的熏陶。能當上國民黨主席的人,還是黨國權謀思維,所以後來和民主化的公開透明發生衝突。

李登輝後期的「我從沒說過台獨」「台獨沒用論」等翻來倒去,都跟這種「權謀」思維有關。李登輝對台灣的民主進程功不可沒,但是,彭明敏的道路更展示一個真正的思想者、獨立知識分子的精神和高度,更是今天台灣知識界、政界難以見到的。

彭明敏先生沒有拿到官職,也沒有濡染到國民黨權謀文化。從發表《自救宣言》到今天(90歲生日),始終如一,保持了一個正派、獨立的知識分子風骨。無論遭到多少挫折,他都堅持著台灣人有選擇權利的台獨理念,堅持著《自救宣言》提出的「使人類的尊嚴和個人的自由具有實質意義」的理想精神。半個世紀的人格統一性,是一種值得人們仰望的道德高度。

在今天台灣綠營理論混亂、人心躁動,民進黨高層舉棋不定的情況下,重溫《台灣人自救宣言》的理念,回顧彭明敏等前輩的奮鬥,綠營應該可以從中獲得啟示——台灣需要確定什麼方向,需要什麼樣人格的領袖。這兩點確定了,台灣才有希望。

※週三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Last Updated ( Tuesday, 20 August 2013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