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人民有主張共產主義和台獨的自由以後

人民有主張共產主義和台獨的自由以後 PDF Print E-mail
Friday, 27 June 2008
6月20日司法院公開說明新出爐的大法官會議釋字第644號解釋,宣布人團法第二條──人民團體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違憲,因為它牴觸憲法保障的結社與言論自由。雖然十幾年來台灣的實際政治已經不將共產主義或台灣獨立當作禁忌,今天的法律鬆綁是走在政治發展的後面,但是作為歷史的里程碑,仍然有重要的意義。 首先,在長期戒嚴的時代,為什麼以共產主義和台獨主張作為兩大禁忌?若是就動員戡亂體制的產生以及國共內戰、國際冷戰的背景,很容易理解五○年代白色恐怖的對象,是包括冤假錯案在內的一切與「紅帽子」有關的人,事實上五○年代綠島「新生訓導處」數以千計的政治犯,主要是這類的人;當時的台獨主張只能在日本、美國的少數台籍知識分子之間流傳。到了1961年9月,警備總部提出一份〈偽台獨陰謀武裝叛亂全案偵破報告書〉,其中除了所謂「叛跡已明」的雲林縣議員蘇東啟所領導的一大群人被起訴,報告書提及的高玉樹、郭雨新等知名人士暫時逃過一劫,換句話說,政治案件的特點是不必以事實證據作基礎,案件的大小、刑期的長短必須「政治考量」。 1960年代的台獨案,除了「蘇東啟等顛覆政府案」,還有施明德、陳三興及蔡財源等軍校學生案,著名的彭明敏等「台灣自救宣言」案,林水泉、黃華等「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案,所以在台東泰源的感訓監獄中,台獨政治犯的人數漸漸可以和「紅帽子」方面分庭抗禮。這種現象顯示,威脅國民黨政權合法性、正當性的來源,不只是對岸的中國共產黨,而且是島內台灣人要求當家作主的主張。 以今日的眼光看,台獨主張和中國共產黨水火難容,但是戒嚴時代諷刺的是,黨外人士、海外台獨和中共成為國民黨所宣傳的「三合一敵人」,可見只要挑戰國民黨獨裁統治的通通是敵人,包括民主自由在內。這就是國民黨的敗因,民主自由人權是普世價值,與它對抗註定要垮台。 依照個人觀察,台獨主張與民主自由互相為用,是八○年代逼迫國民黨解除戒嚴、開放黨禁的要因,所以取代戒嚴的「國安法」把共產主義和台獨主張列入禁忌是沒有用的,今天的644號解釋只不過是遲來的「名實相符」而已。共產主義已經是過時的東西,台灣獨立呢?既然已經不是反抗vs.壓迫的工具,而是台灣人追求自我「未完成的使命」,如何以負責任的態度充實內涵,普及成為多數人的信念,正在考驗著我們大家。(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