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被搶者抗爭 搶人者也抗爭?

被搶者抗爭 搶人者也抗爭?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3/09/02, Monday
洪仲丘案引起全國注目,加害者被起訴,立法院還緊急修訂《軍事審判法》。大埔拆屋案也一樣出現命案(自殺),政府與財團結盟圈地,搶奪人民的財產,可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認錯,社會上引起的反應遠不如洪仲丘案,有人感到很奇怪,整個社會對洪仲丘案極度關心,對大埔拆屋案則表現冷漠,對文林苑的王家也不太關心。所以會如此,是因為洪仲丘案的是非問題極為清楚,整個社會有共識。可是有關拆屋的問題,一般民眾印象模糊,因為「被搶者」會抗爭,「搶人者」也一樣抗爭,而且都會有不少人聲援,一般民眾沒有辦法分辨是非問題。

 

文林苑王家的私產被奪,好端端的房子被拆。大埔居民也如此,自己的私產被搶,他們抗爭有理,關心公共事務的人當然應該聲援。可是所有房子被拆的人都屬「抗爭有理」嗎?有人侵佔公地或私地,依法律觀點他們犯了「侵佔罪」,當公家或私人要討回被侵佔的土地時,他們必定抗爭,而且會有很多人聲援,加入聲援的人所持的理由若不是侵佔戶是辛苦人家,就是他們已經住了很久,沒有理由要他們搬走,變成「侵佔」有理。一般民眾沒有時間思考公共事務,他們只覺得土地被強佔的人會抗爭,強佔他人土地者也一樣抗爭,他們弄不清楚是非問題,當然不會加以關心。

 

林家花園是板橋相當突出的觀光景點,可是以前卻極為雜亂,因為有一百多家「侵佔戶」在林家的土地上搶建房子,林家一點辦法也沒有,最後林家捐出這一塊土地,還捐出一大筆金錢以建設林家花園,唯一條件就是趕走那些「侵佔戶」,也就是拆掉那些違建,才有今日林家花園的面貌。林家花園被「侵佔」的問題若留待今日才解決,應該很難處理那些「侵佔戶」,因為拆違建時,那一百多戶必定會抗爭,更會引來很多聲援者。這也是很奇怪的風氣,聲援「被搶者」當然是正義,然而聲援「搶人者」又代表什麼?就是有很多人會「理直氣壯」的聲援「搶人者」,造成一般民眾對「拆屋」事件並不關心,因為他們弄不清楚是非問題。

 

二十多年前筆者接任中山大學總務長時,有一項艱鉅的工作就是處理澄清湖第二校區的土地問題,當時所規劃的澄清湖校區有三分之二的土地是高雄縣所撥用,三分之一則徵收私人土地。縣有土地都有農民耕種,有一半是「承租戶」,他們向縣政府承租土地,訂有契約,並按時繳交租金,有一半屬「佔耕戶」,既沒有契約,更不繳租金。中山大學設澄清湖校區最後胎死腹中,其關鍵就是在「佔耕戶」,他們的態度最為強硬。

 

無論私有地或是「承租戶」、「佔耕戶」,所有地上物都加以補償是大家的共識,而所出現的爭執點在於縣有地的地價補償問題。雖然「承租戶」不是土地擁有者,可是他們是合法的使用者,所以可以獲得地價補償金的三分之一,「承租戶」對於上述兩項補償可以接受。「佔耕戶」因為不是土地合法的使用者,所以不能對其撥付地價的補償金,只是他們不願意只領地上物的補償,而要比照「承租戶」的所得,因而不能妥協。

 

對於私有地依法是以徵收的方式處理,除了地上物的補償外,還要給付公告現值加四成的地價補償金,很奇怪的,私有地的地主反而低調,自己的私產被徵收傷心是必然的,但沒有抗爭的行為,開協調會時有一位老先生對筆者說「人在公門好修行」,不要一筆定人生死,筆者心有戚戚焉,當時心裡就有個譜,先依法處理公地,有了結果之後再處理私地,而且不要以徵收的方式獲得土地,改以價購的方式處理,以免讓地主吃虧。後來「佔耕戶」不妥協,學校拿不到縣有地,有人建議只徵收私有地以規劃一個小校區,筆者堅拒,公有地都不能取得,還徵收什麼私有地。

 

目前的抗爭分成兩類,第一類是保護私產,第二類是要繼續佔有他人財產(公有或私有),兩者有天壤之別,可惜大家都盲目的聲援,搞亂是非。

※週二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