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慨嘆「車臣之旅」受挫的深沉省思

慨嘆「車臣之旅」受挫的深沉省思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蔡漢勳   
2013/09/04, Wednesday
近與柯文哲聯袂應邀前往波蘭的「歐台會」年會演講,隨後便就近自華沙啟程順道北訪俄羅斯,平生首次搭乘俄航,只覺其安檢明顯較各國嚴格!與上次從首爾飛往海參威的感受迥異,初度研判可能是受車臣游擊隊炸彈客影響所致?畢竟,三年前的莫斯科機場自殺炸彈曾造成三十餘人死亡及兩百多人受傷慘劇,而之前採訪海參威時,據聞俄軍陸戰隊兩度奉命去馳援車臣內戰,竟先後造成雙方死傷十餘萬之鉅。因此,對於這一與台灣同樣在1895年便被(沙皇)征服的高加索國度,尤其是昔日台北國際紀錄片參展中曾播映過「車臣和平鴿」影集,所以,「車臣行」是我參訪華勒沙所領導的格旦斯克造船廠之波蘭「團結工聯」現場後,亟思深入瞭解改寫推翻共產「蘇(俄)東(歐)波(蘭)」的探索之旅!

 

當年由戈巴契夫一手推動,在促成蘇聯全面解體前,其鄰近的立陶宛便已率先宣佈獨立,其後十多個共和國紛紛跟進,連俄羅斯境內的車臣、西伯利亞、韃靼斯坦等地區也接踵出現獨立主張,並還開始制訂實現步驟和措施,因而引發莫斯科當局憑藉「鎗桿子護政權」出兵壓制分離主義者,希望藉由大軍壓境以完全掌控!特別是車臣在二戰期間,居然曾與德軍合作尋求「獨立」(1940~44年之「車臣共和國起義」),導致史達林封殺車臣自治共和國的地位,將車臣民族強迫遷徒哈薩克,造成飽受壓迫的車臣人前仆後繼爭取平等、獨立和頑烈反俄,在風起雲湧的「蘇(俄)東(歐)波(蘭)」之際,車臣總統想順應時代潮流爭取獨立! 趁蘇聯政局動蕩時,希望車臣能像亞美尼亞或喬治亞一樣分離獨立,但卻未獲承認,葉爾欽甚且派兵鎮壓,隨後衝突始終毫無平息跡象,卒使恐怖襲擊不斷,四年前還爆發五千車臣人武裝襲擊所有俄軍哨所的衝突,導致總統普丁以牙還牙以更加強硬態度反擊,以絕對優勢兵力兩路進軍,藉此鐵腕完全壓制。

然而,雙方衝突自此便化明為暗,從十年前的車臣傀儡總統當眾被炸死、乃至於三年前在列寧區的車臣議會大廈也遭武裝攻擊,死傷慘重,甚且連莫斯科劇院也發生八百多人被挾持為人質,結果造成一百七十餘人死亡(其中41名為車臣人)悲劇收場事件,其後,莫斯科機場和地鐵亦發生自殺炸彈客爆炸案,令人震驚的是,居然大多係由車臣內戰之遺孀(習稱「黑寡婦」)進行玉石俱焚式襲擊,除凸顯俄國境內族群矛盾,也藉此強烈手段向國際社會訴求車臣婦女之夫或兒子無故失蹤事實,她們並紀錄數百捲莫斯科的恐怖罪行錄影帶證據,並向國際人權法庭控訴過,影響所及,遂使普丁對車臣事件益加深感棘手。

對於如此「以小博大」的車臣和俄國間之狀況,正是台灣在面對中共企圖軟硬兼施、遂行一統時的活生生反面教材,因此,此行曾透過關係積極安排前往車臣;縱然從莫斯科到車臣的車程要十餘小時也在所不惜 ! 但因鄉親善意一再聲稱: 到車臣是沒人能給予安全保障的,極可能會被綁架並勒索錢財,甚至即使付錢也不保證能安返,故沒「絕對必要」最好是不去車臣。尤其是碰到自認早死早升天並再投胎的「黑寡婦」時,恐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

後因基於簽證時限考慮,被迫忍痛喊停,這對一貫以意志力跑新聞的我而言是莫大打擊,特別是想採訪他山之石和剖析車臣的「以小博大」現例,半途而廢實有違追求真相擔當,況且這是台灣人必須師法之現成教材,即使萬一失去了新聞工作者的生命,卻能因此喚醒部分民族獨立意識抬頭也很值得,所以,在有生之年還是會再來趟「俄羅斯之旅」以前進車臣 ! 人的「生之旅」,本就是死生有命,車臣人不達目標不終止的行徑令人動容之餘,台灣人對這種理念應有共鳴的覺醒,除非放棄「出頭天」想當奴隸一輩子者,特以短評明志共勉之。

 

 

※週三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