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1007金枝演社《幸福大丈夫》

1007金枝演社《幸福大丈夫》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10 September 2013
檢察總長黃世銘於九日突然連續傳了三封簡訊,通知媒體出席記者會,表示要把外界的疑慮一次說清楚講明白,在記者會中黃世銘措辭相當嚴厲,他說這是一件司法史上最大的弊案,不去辦恐怕有瀆職之嫌,他也再度強調曾勇夫跟陳守煌、以及承辦的高檢署主任檢察官林秀濤,是共犯結構。有關特偵組被扣上違法監聽的黑帽子,他也提出抗議。黃世銘指出,特偵組與他都不是政治打手,扣這個黑帽子,他要強烈抗議,所謂的政治打手,應是辦藍不辦綠,或是辦綠不辦藍,但本案藍綠都有,各界應該給予肯定。

 

只有「辦藍不辦綠」或是「辦綠不辦藍」才是政治打手,其他都不是?黃世銘真的不懂或是耍花樣,難道他不知道目前「挺馬」與「反馬」的對決遠比「藍綠對立」嚴重嗎?尤其是馬英九的心態,他雖然厭惡綠營,可是更恨藍營裡不挺馬的人,這次特偵組所對付的人雖然藍綠都有,但有「挺馬」的人嗎?或許台灣的法律教育需要改革,高中畢業就直接進入大學法律系,用功的學生畢業後立刻考上司法官,這些法律人就算法律知識極為豐富,一般社會常識還是不足,不像美國的法律學院(Law School)是招收其他專長的大學畢業生來訓練法律的專業課程,他們的知識與常識都極為豐富,不可能連簡單的政局都看不出。

 

特偵組剛公布關說案時,並沒有引起民眾的注意,主要的原因是它沒有牽涉到「金錢」及「脅迫」的問題,台灣的立委介入關說乃司空見慣,立委不關說才是新聞。後來馬英九親自召開記者會才使關說案變成大案。最特殊的是在記者會上馬英九面帶恨意,稱該案為「最恥辱」,這也奇怪,中國國民黨牽涉很多帶有「金錢」、「脅迫」的關說案,都沒有看到馬英九那麼面帶恨意的譴責,為何牽涉到王金平就變了調?黃世銘也將關說案定調為「史上最大弊案」,與馬英九發出同樣的聲音,或許是王金平的地位較高的緣故,可是馬英九及王世銘都忘了一件更重大的案件,當年陳水扁的二次金改案被判無罪時,馬英九以總統之尊赤裸裸的公開表示司法雖然獨立,但不能悖離民意,意圖扭轉審判結果,最後該案卻變成有罪。它已不是關說問題,而是以國家元首主導司法,改變原來的審判,這種行為與王金平比起來又如何?哪一個是「最恥辱」、「史上最大弊案」?

 

綠營雖然反馬,但立委席次有限,藍營立委很容易壓制綠營。只是馬政權最近推動的政策都悖離民意,連部分藍營立委也不敢護航,造成馬英九的政策推動受到阻礙,在他的感覺上,國會多數黨的總統竟然也跛腳,尤其是當綠營的立委在立法院抗爭時,院長王金平堅持不動用警察權,使馬系人馬相當不諒解。馬系人馬認為在野立委的抗爭,動用警察將他們抬出去就解決了,只是王金平並沒有如此做,馬系人馬積怨已深。

 

立法委員是國會殿堂的主人,若立法院長動用警察權將國會殿堂的主人抬出去,在歷史上就會留上惡名,王金平當然不願意扮演這種角色,因而變成馬系人馬的眼中釘。王金平當了十四年的立法院長,大家都說他藍綠通吃,調解的功力無人能比,再怎麼複雜的燙手山芋到他手上,都能迎刃而解,可是這次遇到馬英九的追擊,恐怕不容易全身而退。

 

 

※週二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