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誰來制衡大總統

誰來制衡大總統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Tuesday, 10 September 2013
五權分立的行政院長、司法院長、監察院長、考試院長都是一人任命了,民主政治要即時制衡行政權的只剩國會,但國會龍頭現在竟是一人說廢就廢!台灣的民主血淚史從戒嚴最久之國,好不容易解嚴、解報禁、走過白色恐怖,現在,一人獨大的大總統時代竟重新降臨台灣!

 

堂堂國會要不要換議長,應該由代表民意的立委做主。但,大總統幾場記者會就已宣示要除掉王金平代之以「對黨忠貞」的洪秀柱,宣示議長政治死刑!如果一國總統可以隨意毀掉國會議長,立法權面對行政權時將更形弱化!下一步,大總統可見即將強行通過有利中國的「服貿協議」、強行通過核四天文經費、並且強行將台灣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軍管,這些違反民意事項都將加速進行,兩年內,台灣可能就不再是我們熟悉的台灣了。

 

憲法第35條到第52條或憲法增修條文裡,都沒有總統可以隨意撤換國會議長的條文!檢察總長說他越級向總統報告是援引憲法第44條「總統對於院與院間之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者外,得召集有關各院院長會商解決之。」但這是胡亂主張,顯示檢察總長的法律課拿零分!這條文裡所規範的是「權力分立」事項爭執,與王金平關說否的「議員倫理」事項完全不同。依法論法,總統要反擊立法院的唯一手段是「解散國會」,如果總統還可以隨意調查、懲罰、處份個別立法委員,那國會議員誰還敢來監督行政權?

 

有種的話,馬英九為何不解散國會?為何為了服貿協議及13趴民調急著怪罪國會?馬英九到底在急些什麼?

 

不只台灣的民主倒退嚕,台灣人權記錄也將在國際畫上一筆,特偵組坦言從2011年特他字61號開始監聽柯建銘,直到2013年9月5日監聽時間竟然逾三年,案由並由「涉嫌貪污罪」再纂改成「曾勇夫關說案」,明顯違反《通訊保障及監聽法》第17條規定監聽內容與監聽目的不符者應為銷燬。台灣被長期「行政監聽」的人數有多少人?而特偵組竟可以一路監聽國會各黨鞭、調閱議長通聯、公布監聽譯文,再交給總統展開政治追殺,手段一路違反程序正義,根據「毒樹果實理論」根本不能用做證物,為何馬政權竟囂張到不顧清譽及台灣的國際形象?馬英九在急什麼?怕什麼?慌什麼?

 

馬英九急的是十三趴政績、民不潦生需要轉移焦點,怕的是服貿協議一路擱中國就難以獲利,慌的是核四天文預算被卡住的話既得利益團體無法分贓!只是,民主及制衡制度毀於一旦,台灣已重回一人獨大的大總統獨裁時代!悲哀啊!

※週四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