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珍惜余英時院士的建言

珍惜余英時院士的建言 PDF Print E-mail
Thursday, 10 July 2008
兩年一次的中研院院士會議在7月4日閉幕了,除了選舉新院士這類的「家務事」,從媒體上也可以看到他們對國家政策、社會文化提出一些建言,例如對電視政論節目品質的批評、加強公民教育以落實民主文化,他們的建言不一定能變成政策,學術機構的主要任務並不在此,但是影響力可大可小,就看社會重視的程度而定。 歷史學家余英時院士,利用這次來台的機會接受政治大學頒贈文學博士學位,相對於他在美國得到的獎項,他說「我今天真正拿到的是中國人的獎」,隨後他在演講〈台灣人文研究的展望〉內容提到:台灣人文傳統根本上是中國人文傳統的延續,證據之一是日治時代台灣林獻堂與中國梁啟超的交往。 將政大的學位牽連到中國人的獎,未免跳躍,但是要舉出台灣與中國人文精神連結的例證當然不少,包括最近出版口述回憶錄的謝聰敏先生,也承認他撰寫「台灣自救宣言」的思想來源,受到中國來台的自由主義者殷海光很大的影響。不過,述說這種人文思想的關聯性不可過度引申,否則相對立場的人也可以拿出林茂生與美國精神的聯結、或者李登輝與日本精神的聯結,等等。不過,余英時要說的是,中國大陸因為發生文化大革命,共產黨到今天「一點也沒變」,反對民主人權,所以自由中國的精神與人文研究只能在台灣延續。 余英時先生還針對當前的台、中關係說:直航是好事,但統一路漫長;「兩岸關係如何發展,並非政黨輪替就能解決……能否解決還不知道!一廂情願認為國民黨上台就能談統一,我認為也不可能。」他的意思是,中國的統一只有在大陸上的生活方式轉變到和台灣相近時才會實現。余英時的看法很值得當前台灣朝野參考,近年來由於藍綠對立嚴重,藍營宣傳若是綠色執政就會台獨→戰爭,綠營宣傳若是藍色執政就會「馬上」統一→併吞,其實都有誇大膨脹、誤導民眾的毛病。 余英時畢竟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但是由於對自由民主價值的一貫堅持,成為台灣人的好朋友,特別是1980年美麗島軍法大審的時候,陳若曦女士從美國帶回來面交蔣經國的聯名(救援)信,其中就有余英時的簽名。此時此刻我們感謝這位朋友的提醒,只要堅持自由民主、充實自己競爭的條件,得道多助,對岸就不可能併吞我們。 (作者係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