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監聽浮濫、特務治國的巧門!

監聽浮濫、特務治國的巧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王伯仁   
Tuesday, 01 October 2013
特偵組爆濫權監聽之恣意妄為,駭人聽聞,等於特務治國或警察治國,此侵犯憲法保障人民通訊自由的髒手,應連骨帶皮砍掉!

依黃世銘檢察總長在立院所承,在二〇〇八年為監聽掛六萬條線,逐年增加到二〇一二年已有十萬二千條線。易言之,概估有數百萬人次的監聽,你我庶民都極有機會「中獎」!而政黨輪替由馬英九執政五年間,監聽線及人次增加近一倍,是犯重罪(本刑三年有期徒刑以上)之嫌犯與嫌案倍增,還是檢警實施監聽日益泛濫,而主管之法院又耳聾目盲所致,答案當然是後者。

 

「老大哥」無所不在的關鍵主因,在於執法者放任縱容。監聽母法「通訊監察及保障法」有明確規定監聽的理由條件,須為本刑三年以上之罪,且窮其他方法無法偵查得到結果者,才能檢具資料及相關佐證證明,向該管法院申請監聽票。而監聽期每次最長為一個月,若需延長須申請之。監聽過程應隨時向法院報告監聽進度及情形,法院認為無繼續監聽必要者,可中止其監聽。而且監聽結束後,執行人應陳報法院發給被監聽人「監聽結束通知書」,但如通知有妨害監察目的之虞者,執行人可向法院陳明,法院審酌可不通知。

 

法律規定如此,對於人權保障,尚稱周密,但執行上卻是「離離落落」,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先是聲請單位浮濫申請,法院也如蓋橡皮圖章濫發監聽票。監聽中途並無監督,延長監聽期也是依樣劃葫蘆,完全失卻監聽令狀核發和實施監督之責。尤其監聽結束後,依法執行單位應報由法院發給「監察結束通知書」,但實際上執行單位和法院因避責和怠惰等因素,絶大部分都引用「可不通知」的但書,不給被監聽人結束通知書。於是不通知成為原則,通知變例外。監聽案事後「船過水無痕」,當事人躱在「神不知、鬼不覺」的保護傘下,免去一切擔當。一般而言,被監聽人結案後能依法獲法院通知者,恐怕不到一成。

 

監聽䅁事先申請和核准浮濫,中程毫不監督,事後又藉故虛應不通知等三大流弊,當然會大大助長濫權監聽。憲法所規定「通訊自由保障」成為具文。這次特偵組「習慣成自然」,才會捅出如此鉅大的漏子,幾難以收拾,更貽笑世界。除應依法落實事前審慎申核、中期監督及修法修改為監察結束後,一律應通知被監察人,表示擔當和負責,不再有「可不通知」的抽象模糊空間,如此將可大幅提高監察聲請的審慎度,和事後透明度和負責度,不能再縱容以公權力行使宵小甚至強徒的行徑。

※週四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