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馬英九止訟的另一面

馬英九止訟的另一面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29 July 2008
在台北地院開庭審理「拉法葉弊案」案外案的同一天,由於前總統陳水扁出庭前遭到愛國同心會激進份子襲擊,加上控告人雷學明之心態可議,引發社會譁然,朝野對於「司法是正義最後一道防線」的至理名言普遍產生懷疑,尤其是法院接二連三起訴施茂林等五位剛剛卸任的部長,以及捍衛謝總部被國民黨踢館的李應元也出人意外提起公訴,儼然呈現秋後算帳的肅殺氣息。 正當這股司法烏雲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馬英九突然透過總統府表示:對於選舉期間發生的六件官司全部撤回,希望藉此和解之「善意」動作消弭社會激化對立的氛圍;不過,馬英九控告檢察官侯寬仁, 和第一 夫人周美青控告金恆緯則不予撤回,顯示他似乎仍未盡釋前嫌。 對於馬英九突如其來的動作,社會各界的反應莫衷一是,有人是反嗆得了便宜還賣乖,也有人表態不以為然得解讀總統之用心「各取所需」。忝為曾是馬英九提告的對象,雖然他打的是國民黨擅長的民事庭,而且訴訟內容係所謂的「侵權損害賠償」,對於重鹹的台灣政壇而言,堪稱不甚起眼之輕量級官司;不過,由於府方刻意強調這件官司為「力霸金援」,誠不無自抬身價之嫌。 因為官司的導火線,緣自於王又曾夫婦逃亡美國不久,我在香港《信報》的「台灣政壇」專欄上,配合時勢寫篇應景文章,結尾時透露十年前盛傳政界之小道消息,指出王又曾曾經由其妻晶晶在美國經營之「安利銀行」送出政治獻金兩百萬美元,卒使馬英九在悍拒選台北市長達百餘次之後變卦參選,當時跌破不少人的眼鏡,故而引起朝野諸多臆測,咸認此事大有文章。 所以,早在一九九八年獲得王又曾親信透露兩百萬美元的消息後,便特別起程前往美國實地查訪;不過,因未克證實遂「歸檔」封存,直到王又曾亡命得逞,再證諸「興票案」爆發陳由豪政治獻金動輒上億,則兩百萬美元似也吻合當年行情,於是下筆時僅是順帶提及此事,對當時尚未表態參選總統的馬英九根本不當一回事;直到立委蔡啟芳發現這篇舊作「喜出望外」,事先並未徵詢本人同意而擅開記者會大肆渲染,才迫使馬英九提告。 這宗莫名其妙的官司開打後,庭上自始至終未見「力霸金援」字眼,因為純係描述王又曾夫婦與湖南同鄉傳聞而已,最後提供消息來源者在王家「樹倒猴孫散」後拒絕出庭作證,故在四月間便已在法官斡旋下和解,結果馬英九卻刻意拖延兩個多月後才一併清倉與它案共同「昭告」世人,如許操作手腕,不啻更是凸顯馬英九的另一面。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