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奧運模式的禁忌與迷思

奧運模式的禁忌與迷思 PDF Print E-mail
Tuesday, 12 August 2008
正當北京奧運進入倒數計時之際,中國對台統戰的伎倆也逐漸明目張膽,先是官方丟出所謂的「中國台北」是一九七九年以來的「慣用語」,結果遭致台灣朝野同仇敵慨反彈而修正回「中華台北」,孰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北京當局又耍了一招以中文進場排序的小動作,處心積慮將台灣代表團近廿年以英文字母為首的傳統打破,營造「台港澳」模式均隸屬於中國的假象,堪稱極盡矮化台灣之能事! 國人對於如許赤裸裸的打壓行為,即使深表礙難苟同,但因國民黨媚共成性,加上馬政府懦弱無能,似乎也只能「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地委曲求全;然而,只要回顧台灣何以會陷入「Chinese Taipei」這種不倫不類的泥沼?除了中共當局高幹張清在五年前證實「奧運模式」是鄧小平對於「一國兩制」的首度測試外,根據最近才曝光的廿九年前的名古屋協議過程中,國民黨因為忌諱台灣兩個字,符合中國聲稱「Taiwan,有台獨的味道」,以致落入今天啞巴吃黃蓮或啞巴壓死囝仔的進退維谷窘境。 依照二00三年九月間的媒體報導證實:「Chinese」一詞是讓兩岸有各自解釋的空間,讓「台灣愛怎麼搞就怎麼搞,但對外還是一家!不能說兄弟倆分家」,是執行鄧小平堅稱之「台灣除了名字不能再叫中華民國,其它的共產黨根本就不介意」,所以,除了Republic of china、ROC都不能出現,其它以Taiwan、Taipei、China、Chinese之排列組合名字便出現十多種,最後中國拍版「代表中國人、中華民族」意涵的Chinese,至於用Taiwan或Taipei則丟給國民黨排。 結果,出面談判的沈君山向當時之外交部長蔣彥士報告「Chinese Taiwan比Chinese Taipei好,用台北好像有點不倫不類」,蔣彥士也同意這項說法,但自名古屋談完返回台北就變了!原因是高層忌諱台灣字眼,而且,中共原本同意台灣奧運代表團之隊旗可用國民黨黨旗,但國民黨確認為「中共用五星旗,台灣用黨旗不就矮一截?」於是自行設計「梅花旗」來取代國旗或黨旗,而國民黨黨歌因為是國歌之故,國共雙方也無異議同意以國旗歌來「解決」。 從上述「名古屋決議」之奧運模式協商中,充分顯示國民黨在旗、歌、名的主權認知毫無原則可言,既害怕黨旗、黨歌竟然是國旗之蛻變或等同於國歌的「黨國不分」成為國際體壇笑柄,對於國名也忌諱獨立色彩的台灣兩個字,寧可選擇白先勇筆下描述跑路政權醉生夢死的「台北人」用詞,導致台灣迄今仍在奧運場合上名不正、言不順!國民黨的倒行逆施,造成台灣妾身未明,也助長中共吃定台灣人,真是自作孽的業障化身。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