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後勁溪花37億除污 被日月光毀了

後勁溪花37億除污 被日月光毀了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Saturday, 14 December 2013
後勁溪是高市後勁主要灌溉用水,導演齊柏林在紀錄片《看見台灣》中空拍後勁溪,原本該是清澈溪流,卻遭工業廢水污染成黃流,蜿蜒入海。高市府六年來投入三十七億元,進行水質改善與興建楠梓BOT污水廠及主次幹管,稍見成效,又因日月光偷排廢水毀於一旦。高市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痛批:「日月光這樣的電子大廠明知下游有那麼多農田,還惡性偷排廢水,直接傷害土地,還有良心嗎?」

---------------------------------------------------------------------

2013年12月10日

後勁溪是高市後勁主要灌溉用水,導演齊柏林在紀錄片《看見台灣》中空拍後勁溪,原本該是清澈溪流,卻遭工業廢水污染成黃流,蜿蜒入海。高市府六年來投入三十七億元,進行水質改善與興建楠梓BOT污水廠及主次幹管,稍見成效,又因日月光偷排廢水毀於一旦。高市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痛批:「日月光這樣的電子大廠明知下游有那麼多農田,還惡性偷排廢水,直接傷害土地,還有良心嗎?」

曾創污染最高濃度
後勁溪悲涼遭污染的命運由來已久,李根政說,一九六八年中油在後勁設五輕廠,長年排廢水進後勁溪,之後一九七二年台塑仁武廠、一九七五年仁大工業區設廠,污染更嚴重;後來反五輕抗爭,中油改成海洋放流,但近三年仍被高市環保局查獲利用雨天偷排廢水五十五次,「國營企業竟然也有這種欺瞞作法,不可思議。」二○○九年台塑仁武廠生產化學產品溶劑「 1,2-二氯乙烷」外洩,超標三十萬二千倍,創地下水污染最高濃度,每逢下雨就流入後勁溪,加重污染。

農民痛罵:真夭壽
高齡七十九歲、在梓官種菜的石金錐說:「工廠排放污染廢水就是不對,沒良心!」六十歲農夫李天送在橋頭種稻,正值冬天休耕,他利用農地種茄子、花椰菜等蔬菜,一聽說日月光排廢水,大罵:「真夭壽」!他痛批:「有些污染看不見,如果農民用了被污染的水種稻,最後倒楣的還是老百姓。」 梓官區漁會總幹事張漢雄表示,梓官靠近後勁溪一帶有虱目魚、鱸魚、白蝦的魚塭,共約五十公頃,如果日月光廢水污染了水源,漁民生計將受很大影響,目前還不知影響面積有多大,若漁民權益受損,漁會一定捍衛到底。

蘋果日報記者涂建豐、陳宏瑞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1210/35496825/後勁溪花37億除污被日月光毀了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