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黑狗偷吃 白狗受罪

黑狗偷吃 白狗受罪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hursday, 19 December 2013
前交通部長郭瑤琪最近收到最高法院將她判決八年有期徒刑的判決書,她於十五日怒批,東廠法官加上恐龍法官,寫下台灣冤獄的歷史。郭瑤琪指出,十二月五日將她以貪瀆罪判刑的最高法院刑事第五庭的五位法官分別是審判長謝俊雄及法官陳世雄、魏新和、徐文亮、吳信銘等人,該五名法官除了有人曾對兒童遭性侵判決無罪的恐龍法官外,竟也有人是判決前總統陳水扁龍潭案有罪的法官。

本案係檢調單位監聽到南仁湖集團負責人李清波打電話給兒子李宗賢送兩罐茶葉,內放兩萬美元幫助郭瑤琪的兒子出國留學費用,檢察官認定有違法收取賄賂,因而起訴。本案法院一、二審皆判決無罪,但高等法院更二審改判有罪,日前最高法院確定八年徒刑定讞。本案的爭議點有三:第一,沒有直接證據,不像林益世案違法事件的對話有錄音光碟;第二,證人的證辭反覆,前後不一,可信度低;第三,郭瑤琪與南仁湖集團之間並無對價關係,因為後者並無參加台北車站促參案的投標。

 

綠營指控法院是中國國民黨開的,辦綠不辦藍,並舉出很多例子,像郭瑤琪這一類案件不可能判決有罪。該案的定罪的確牽強,但是否因為政治因素而「辦綠不辦藍」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在沒有直接證據下,審判會因法官心態的差異而有很大的差別。若法官心中存有惡念,就會覺得面對的人必有惡行;若是心存善念,就不會覺得他人必定為惡。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政治立場」或「心態問題」上,忘了有可能南仁湖集團真的送出兩萬元美金,可是錢沒有到郭瑤琪手上。

 

二十多年前筆者擔任總務長職務,在一個節日的晚上有一家承包本校業務的公司送來一包茶葉及一個信封袋(裡面應該裝了不少鈔票),筆者收下茶葉,但拒收信封袋,第二天上班時立刻到「人二」(現在已改為政風單位)登記,並要求「人二」立刻簽報,「人二」認為既然沒有收,就不必簽報。筆者回答,沒有收更需要簽報,免得「黑狗偷吃,白狗受罪」。「人二」又問,信封袋中到底有多少錢?筆者回答沒有看怎麼知道多少錢?

 

所以堅持「人二」必須簽報,是因為擔心送錢的人沒有將該筆錢回歸公司,而該公司的帳冊中已登錄送給筆者的「公關費」,萬一該公司因為他案遭受檢調單位搜索時,在帳冊上會發現該筆「公關費」,就變成「黑狗偷吃,白狗受罪」的冤案,送錢的人將鈔票放入自己的口袋,拒收鈔票的人卻要代他受罪。要「人二」簽報,只是保護自己而已。

 

事後筆者才想到,上述事件的處理方式還是有漏洞,「人二」簽報之後,筆者固然可以免除代人受過的危險,可是該公司帳冊中還是繼續存在那一筆「公關費」,該公司也認定筆者收了那一筆錢。標準的做法除了到「人二」那裡登錄之外,還要給該公司負責人一通電話,很清楚的告訴他收了他們的茶葉,但拒收那一筆錢,該公司的帳冊才不會繼續存在那一筆「公關費」。

 

真話只有一種,假話可能會出現數種板本,郭瑤琪案件數個證人的證辭反復無常,前後不一,代表說出的並非真話。除非證人刻意陷害郭瑤琪,否則應該另有隱情,有可能南仁湖集團真的送出了兩萬美元,只是那一筆錢沒有送到郭瑤琪手上,形成「黑狗偷吃,白狗受罪」的結局。

 

 

※週二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