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馬英九百日執政檢視-林保華

馬英九百日執政檢視-林保華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林保華   
2008/09/10, Wednesday

馬英九執政一百天了﹐政績如何﹐要接受公評。台灣社等民間團體在八月三十日舉辦“百日怒吼,全民站出來”﹐就是要對馬英九政府表達民眾的公評。

曾經從尼克森到克林頓的美國六任總統期間長期擔任文膽﹐後來活躍於媒體與學術界的大衛.葛根 David R. Gergen﹐著有“美國總統的七門課”一書﹐根據他的觀察和體會﹐總結出一位優秀的領導人要具備什麼條件。這些條件大致是﹕人品貴重﹑目標清楚﹑說服力強﹑在體制內運作的能力﹑就任百日定江山﹑堅強的顧問群﹑傳承願景。因此馬英九就任總統﹐就馬上因為經濟與兩岸關係上政策的失誤導致民望大跌﹐綠營支持者對他嚴加批判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就勸說他們給馬英九一百天的時間﹐看看馬英九能否一百天定江山。

但就在一百天到來的前夕﹐政府通過媒體放出已經卸任的總統陳水扁海外有巨額存款的消息﹐再由政府證實這件事情﹐不但打擊了綠營支持者的士氣﹐也使民怨沸騰的馬政府成功的把焦點轉移到陳水扁身上﹐使自己有喘息的時間﹐甚至被描述為民望的“觸底回升”。然而﹐八三○的活動照常進行﹐是好是歹﹐民眾總要表達對馬政府的強烈不滿﹐希望他們能導正航向﹐苦民之所苦﹐也維護台灣的主權尊嚴。

馬英九執政百日﹐有兩個主軸﹐一是經濟民生﹐一是兩岸關係﹐這也是他的競選承諾。經濟民生他說“馬上好”﹐實際是“馬上不好”。兩岸關係是鬆綁﹐但也有保留﹐例如說要有配套政策等﹐但是實際上是鬆綁到過猶不及。

★ 經濟民生政策★

一﹐放任物價上漲。

馬政府一上台﹐在五月底就大漲油價﹐說是要根據市場機制﹐一次漲足。市場機制沒錯﹐問題是現在石油供應由台灣中油公司與台塑集團壟斷﹐供應方面沒有市場機制﹐價格又怎麼可能有真正的市場機制﹖既然有權利﹐就得有義務﹐那就是不能只顧盈利而不顧民眾的疾苦。馬政府以中油不能虧損而連漲價兩次﹐外圍已經暴跌﹐中油卻還要加價﹐在輿論龐大壓力下才停止加價﹐後來還減價﹐表明他的所謂市場機制根本是無厘頭機制。中油經營虧損而台塑得利﹐正是表明中油這個老大國營事業經營不善﹐不去改善經營﹐而只顧漲價﹐不是經營之道。如果靠加價而賺錢﹐最大的得益者是台塑集團。馬英九競選期間還答應開放台塑的港口與中國直航﹐也顯現馬英九與財團的特殊關係。

因此﹐除了石油﹐電力﹑肥料﹑麵粉的漲價﹐不去改善國營事業的經營﹐甚至在外圍暴跌下﹐麵粉還不肯降價﹐因為由“麵粉公會”決定價格。而公平委員會熟視無睹。但是高雄豆腐一板漲十塊錢﹐公平委員會煞有介事的進行罰款。這不是只許財團放火﹐不許小販點燈﹖今年七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達五.九二%,創下近十四年來新高,代表長期物價趨勢的核心物價指數也上漲四.○六%,創下十二年半以來新高。其中,食、衣、住、行及娛樂費全面上漲,食物及交通類漲幅更分別創下十四年來次高及十七年來新高。經建會最近公布七月國內景氣動向,景氣燈號由“黃藍燈”(景氣有衰退之虞),轉為“藍燈”(景氣衰退),這也是二○○三年SARS風暴之後、六十二個月以來的首顆藍燈。在這情況下﹐最大受害者是中下階層﹐所以他們當然會走上街頭表達他們似的不滿。

二﹐股市政策混亂。

馬英九上任後﹐股市從馬英九就任總統前夕五月二十日的九千三百點﹐跌到七月十六日的六千七百點﹐現在還在七千點上落。馬政府手忙腳亂﹐在股市下破八千點時﹐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大唱外資看多﹐現在是中長期的買點﹔股市再跌一個星期後﹐行政院還提出挽救股市八大措施,聲稱保險業八兆資金將投入股市﹐騙得股民加碼再投資﹐結果是一派空言。馬英九配合作秀﹐接見所謂國際著名專家﹑講話卻不負責任的羅傑斯﹐不料馬英九見面時竟稱他是索羅斯﹐成為笑話。而曾說過“股市上看兩萬點”的經濟部長尹啟銘更語出驚人說,當初會這麼說,是他上電視台時與在場企業主閒聊的“玩笑話”,還奇怪記者的“記憶力怎麼這麼好?”利空消息不斷﹐外圍小跌﹐台灣大跌﹔外圍大漲﹐台灣小漲。不少電視觀眾打電話大罵政府﹐他們多為馬英九的支持者﹐相信馬當選股市會飆到一萬﹑二萬點﹐有的還賣了房子買股票準備賺一筆。反而是綠營支持者因為不信馬英九那一套﹐損失較小。

這時﹐到杭州開會的一位學者傳出藍營有人告訴中國官員﹐他們要把股市踩到五千五百點。迫馬英九換他們的人進政府。七月下旬﹐證交所警告股市禿鷹要查散佈的不實謠言以穩住投資信心﹐此時美國股市也有止跌跡象﹐台灣股市才喘口氣﹐然而證交所董事長吳榮義任期三年才做一年﹐即被立刻撤換。而前第一家庭海外存款一事﹐被藍營政治人與媒體人大肆炒作﹐與二次金改等掛上鉤﹐沒有證據就點名一些金融機構與企業﹐一些政府官員也參與放話﹐導致跌停板﹐當然打擊股市與經濟。因此人們搞不清楚﹐馬政府的財經官員﹐到底是為馬英九好﹐還是要踩低台灣股市給馬英九製造難題﹖當然﹐一面引誘散戶入市﹐一面踩低股市﹐其中的利益豈不驚人﹖如此一來﹐不但散戶失去信心﹐連外資也要撤資了。而最大受害者﹐則是手裡有餘錢的台灣中產階級。

三﹐圖利特定族群。

馬政府上台後﹐主要推出的擴大內需方案﹐目的是綁樁腳之用﹐因為只有樁腳可以支配這些款項。政府堅決不肯退稅來紓解民困﹐引發民憤。於是民眾紛紛向媒體投書﹐還附有對比照片﹐揭發他們所在地的情況﹐例如馬路好好的﹐把它們敲壞再修復﹔房子的門牌號碼好好的﹐再貼上一個完全一樣的。用不必要的基礎建設來擴大內需﹐明白就是方便當地官員與特定企業賺錢。類似情況﹐例如接待中國觀光客給特定旅行社﹑特定酒店﹐就是圖利特定財團﹐中小企業難以利益均沾。

而立法院在國民黨控制四分之三立委的情況下﹐也通過圖利特定族群的法案。例如六月下旬通過勞退新制法案﹐台電、中油等國營事業員工,是具公務員身分的“貴族勞工”,平均月薪十萬元(台幣﹐下同。現在台灣大學畢業生起薪約兩萬多元)的鐵飯碗。他們的資深員工除了老保障﹐還有新保障﹐退休年齡延到六十五歲,可領四百六十八萬元(多領七十一萬元)退休金,是一般勞工退休金的五倍﹐為此國庫多耗七十一億。在這以前﹐馬英九剛當選總統幾天﹐國民黨立委就推出錢坑法案﹐修正“地方民代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費補助條例”﹐在四萬五千元的事務補助費之外﹐每年再撥五十億元給村里長出國考察及健康檢查等補助。這些當然也有綁樁之嫌。

最近﹐台灣來颱風﹐台東縣長鄺麗貞率領部下到歐洲“考察”十三天﹐耗費公帑兩百萬。尤其在她上任後的兩年三個月裡﹐因公出國九次﹐出國人數龐大﹐甚至媽媽﹑女兒也帶去﹐主要人物是在選舉中立功的幹部。考察內容也很少﹐旅遊綁樁才真。現在檢調在調查中。台東還是台灣最貧窮的縣市之一﹐官員都如此。但是選舉縣長時﹐她根本是“代貪污之夫吳俊立出征”﹐馬英九仍然去挺﹐說甚麼罪不及妻孥。因此這次馬英九一句話也不說﹐最後在輿論撻伐下撐不下去了﹐才由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出面批評兩句。而實際上這種情況很多﹐尤其是藍營執政的縣市﹐這種公私不分的情況﹐不也是變相貪腐嗎﹖

四﹐漠視民瘼。

馬英九上台幾天﹐中南部暴雨連連﹐農作物受到嚴重損失。但是馬英九的農委會主任陳武雄在立院答覆立委質詢時,不但無法說出農漁民實際人數,甚至在面對媒體時,公開表示近日農損加起來差不多是兩千萬元“而已”。馬英九更因為聲稱自己是“二線”總統﹐也沒有表達任何關心﹐而是在府內表演“節能減炭”的脫衣秀。經過輿論多番呼籲﹐在不得已時﹐才表示會南下﹔但為了面子其間﹐還表示是去探望去年競選時long stay的老朋友﹐與這次災害無關。當然﹐他到南部時﹐已是雨過天青。

今年七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達五.九二%,創下近十四年來新高,顯然﹐這與馬政府的麻木不仁有關﹐沒有盡自己的能力關心民間﹐尤其是低下階層的疾苦﹐雖然他們後來奢言甚麼“苦民之所苦”。

這些政策的背後﹐就是執政黨的腐敗。這種腐敗﹐已經到了拒絕制定陽光法案﹐拒絕利益迴避的程度﹕江丙坤五月底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前,因輿論壓力,宣布辭去坤基創投董事長、海峽兩岸經貿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與華聚董事長等多項兼職。但是八月上旬決定繼續兼任“華聚產業共同標準推動基金會”董事長﹐說是因為沒有利益糾葛。劉兆玄弟弟劉兆凱擔任董事長的東元電機公司﹐承包政府多項工程﹐劉兆玄也沒有利益迴避。以官商勾結的利益為先來制定政策怎麼可能照顧到小民的利益﹖

★兩岸關係政策★

一﹐兩岸交流﹐主權讓步。

由於兩岸的特殊關係﹐加上全球化的進程﹐顯然﹐過去簡單的“三不”政策早已經被作廢了。然而由於中國對探望長期的敵意﹐除了領土主權的野心﹐還有對自由﹑民主價值觀的敵意﹐因此在與中國交流時﹐必須非常的謹慎小心。歷史上﹐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合作﹐兩次都吃了大虧﹐俗語說的“事不過三”難道還可以有第三次被騙嗎﹖第二次已經被趕到台灣﹐如果還有第三次﹐還去哪裡﹖當然﹐馬英九有綠卡﹐李慶安更有美國護照﹐然而台灣的普通老百姓呢﹖甚至那些從中國流落到台灣的老兵。

這個主權讓步﹐已經到了馬英九總統自行廢除“總統”職銜﹐主動要求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稱呼他“先生”即可。胡錦濤有要求台灣官員稱呼他是“先生”嗎﹖藍營的要員﹐從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到台灣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訪問中國時﹐對主權問題噤若寒蟬。馬英九不是說要“一中各表”嗎﹖甚麼時候見過國民黨的政治人物敢表達台灣的主權尊嚴﹖不但“去台灣化”﹐連“中華民國”四個字都變成不可接觸的瘟疫。不但如此﹐台灣觀光局的簡體字網站﹐把其他語言網站所有有關台灣的國名﹑總統﹑國旗﹑執政黨等全被取消了。

馬英九政府連“中華民國”都不要﹐何況是“台灣”了。所以馬英九一登基﹐外交部網站取消“台灣”兩字﹐並下令以後外賓訪問台灣﹐只能寫“訪華”而不能寫“訪台”。國防部“青年日報”騎縫的“為台灣而戰”改為“為中華民國而戰”。“台灣郵政”則改回“中華郵政”。當年改成“台灣郵政”時﹐藍營政治人物不敢“反台”﹐只能用改名“浪費公帑”為名﹐那麼現在再改回去﹐不是更浪費公帑嗎﹖當然﹐為了“去台灣化”﹐馬政府花多少錢都認為值得。

因此所謂“交流”﹐就是以“交”往來“流”失台灣的主權﹐連同“中華民國”。

二﹐外交休兵﹐主權讓步。

外交休兵﹐是馬英九競選時提出的口號。馬英九的許多競選支票都跳票﹐唯此很快完成。

馬英九第一次出訪中南美﹐過境美國時﹐定性為單純過境﹐甚至沒有要求好一些的政治待遇﹐因此西進西出。提出“新三不原則”,就是不辦僑宴、不安排僑胞大規模接機,也不安排媒體公開採訪。

為了不得罪中國﹐馬英九取消專機出訪﹐改搭一般客機﹐把自己降低為副總統級別的出訪。而所謂不搞“過境外交”給美國為難﹐實際上就是實踐“外交休兵”﹐討好中國。

馬英九在出訪前也聲稱不向友邦“撒錢”﹐但是最後還是需要金援﹐哪裡有不要金錢的外交﹖尤其是台灣的外交困境。馬英九以前的高調﹐只是攻擊堅持主權的民進黨政府﹐討好中國政府與煽動民眾的民粹情緒而已。

從李登輝總統時代開始的加入聯合國政策﹐到馬總統時代宣佈終結。他們以“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活動”﹐代替加入聯合國。

他們說﹐無所作為就是向中國表達善意。這種善意導致兩個結果﹕第一是友邦也會向中國表示善意﹐不再支持台灣爭取國際空間﹐甚至可能終結與台灣的外交關係而與中國建交。第二﹐中國不但沒有回應善意﹐反而因為馬英九的軟弱再給他當頭一棒﹐中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王光亞就大談“一個中國”,並稱,“台灣地區”沒有資格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而馬英九的外交部竟無恥的說﹕此事只能視為‘突發狀況“,不能直接解釋為”非善意“。

三﹐經濟統合﹐主權讓步。

競選期間﹐馬英九所倚重的經濟總設計師﹑副總統候選人蕭萬長因為他的“兩岸共同市場”備受抨擊﹐所以躲躲閃閃﹐甚至完全賴掉。但是當選以後﹐再不需要躲了﹐於是對中國大“鬆綁”﹐大致有以下幾個內容﹕第一﹐開放包機直航﹔第二﹐開放對中國投資百分之四十的上限﹔第三﹐開放十二寸晶圓登陸﹔第四﹐開放中國台商回台灣上市﹔第五﹐允許人民幣在台灣兌換﹔第六﹐考慮允許A股在台灣第二上市﹔第七﹐承認中國學歷﹔第八﹐招收中國學生來台就讀﹔等等。

雖然﹐對中國的經濟政策應該稍微鬆綁﹐但是不應該像馬英九政府那樣﹐沒有進行認真評估﹐沒有配套措施﹐沒有施加若干限制﹐就“馬上”開放。因為這也涉及主權問題﹐政策本身﹐以及能否有管轄權﹐都涉主權。例如中國A股或台商企業在台灣上櫃問題﹐如果允許他們在台灣集資﹐台灣卻無法規管他們﹐台灣不就失去“主”權嗎﹖如果這樣發展下去﹐中國商品﹑中國勞力﹐遲早也會自由來台灣。馬英九以發展金門經濟為名﹐忽然允許中國人到金門可以落地簽證﹐更是警號﹐那是讓中國人自由來台灣的先聲﹖其中有些問題本來可以根據WTO機制與中國商討﹐中國就是不願啟動這些機制﹐使台灣可以彰現主權地位﹐但是馬英九卻在放棄中。而馬英九的開放﹐是否真正對台灣有利﹐也是大問號。例如包機直航﹐未見其利﹐先受其害﹐台灣的空運業受到打擊﹐中國“扣留”來台觀光客﹐逼台灣多讓主權。

四﹐出席奧運﹐主權讓步。

自從一九八四年台灣屈辱的以“中華台北”名義參加奧運以來﹐在其他國際場合﹐台灣都儘量避免再用這個莫名其妙的名字。但是馬英九上台以後﹐居然把它奉為寶貝﹐因此完全失去談判籌碼。因此北京立刻不斷以“中國台北”來對付台灣。即使北京官方表示用“中華台北”﹐但是官方媒體仍不斷搞小動作﹐稱台灣隊是“中國台北隊”。胡錦濤在接見出席奧運開幕式的連戰﹑吳伯雄﹑宋楚瑜時﹐一直強調台灣在“主場”﹐把台灣當中國一部分﹐這些政客居然毫無異議。而當中國違反國際奧運會的承諾﹐用中文簡體字排列入場次序時﹐以便確立“中”字大家庭﹐體育界的老前輩﹐例如台灣第二個拿到奧運銅牌﹑號稱“飛躍羚羊”的紀政也出來嗆聲﹐但是馬英九居然表示“欣然接受”。

比賽期間﹐中國以“主場”身份把台灣棒球隊排到極為不利的時間﹐以便迎戰中國隊時處於劣勢﹐使台灣“國球”因此敗在中國手裡。這當然是公開的原因﹐背地裡﹐中共還做甚麼來削弱台灣的戰鬥力﹐沒有人知道。即使對啦啦隊﹐他們也沒有放過﹐極盡羞辱能事﹐甚至拒絕入境。但是馬政府沒有任何抗議與不滿﹐扮演服從北京的“下屬”角色。

馬政府的兩岸政策﹐根本不是平等的政策﹐而是在政治﹑經濟向中國傾斜的政策﹐甚至於倒向中國。那是不要台灣主權與主體價值的投降主義路線﹐甚至向中國出讓經濟利益。這是“亡國”的政策。一旦台灣失去主權﹐經濟也失去獨立性﹐這是台灣最嚴重的問題。

即使馬英九拋出阿扁海外存款問題並大肆炒作﹐根據《蘋果日報》民調顯示,對馬英九的表現,約四成二民眾表示非常滿意與滿意,約三成四表示不滿意與非常不滿意,認為普通約兩成一。對行政院長劉兆玄及團隊的施政,約三成六民眾表示非常滿意與滿意,三成七表示不滿意與非常不滿意,認為普通約兩成四。

馬英九最近在接受“遠見”雜誌採訪時說﹕告訴人民﹐“你們跟著我不會錯”。跟著馬英九到哪裡﹖根據他的投降主義路線﹐當然是到中國。由於中國是殘暴的一黨專政國家﹐國家資源由特權集團獨佔而腐敗﹐人民難以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人權狀況極差﹐貧富兩極嚴重分化。跟著馬英九走是對是錯﹐台灣人民應該做出嚴峻的選擇。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最後更新 ( 2008/09/10, Wednesday )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