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圓仔告訴我們什麼?

圓仔告訴我們什麼?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Wednesday, 08 January 2014
「糾古椎耶!」這是電視台SNG連線貓熊「圓仔」滾來滾去時,小朋友天真地稱讚小貓熊。白身黑眼圈的誇張毛色註定了貓熊被圈養後的明星命運,但,在鉅細靡遺的貓熊訊息轟炸下,圓仔有沒有為瀕危物產帶來更好命運?或者,相對於貓熊成功行銷,政府只想到還想要再圈養、生產、行銷更多保育動物? 天天SNG小貓熊為北市府帶來更高曝光,但動物園其他瀕危動物恐怕忍不住想唱高歌一曲「金包銀」: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阮的性命不值錢!因為從教育局資料顯示,貓熊館2008、2009、2010年三年的花費為7970萬9307元(下表一),其他學術研究經費為895萬6706元(下表二),再加上新光集團捐贈貓熊館興建費用2到3億元,圓圓一家三口在台灣的照顧真屬於豪奢級。 不同於貓熊,農委會一年給胸前帶著星月白色印紀的台灣原生種黑熊一年預算約200萬元,20年來台灣黑熊的保育經費約4300萬元,遠遠不及貓熊。但動物生命原就沒有貧賤富貴之別,園裡的「圓仔」過得不一定比黑熊「小熊」快樂,可是,讓人驚訝的是動物園在成長功繁殖貓熊之後,回答保育黑熊議題是已將園内的台湾黑熊「阿里」和「黑妞」送到台中烏石坑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低海拔試驗站配对。 如果貓熊與台灣黑熊能講話,他們一定希望回到山上野外,遠離玻璃屋被觀看、圈養環境,人類社會繁殖野生保育動極其無奈,緣自於讓下一代了解動物世界裡的教育功能,在世界八種熊中,貓熊估計只剩2千隻,但四川、甘肅與陝西棲地已遭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雖規定逾60個貓熊保護區禁止伐木,但棲息地仍不斷減少。另一方面,貓熊雖是國際公認的保育代言人,享有高生活待遇,平平係熊大小目差很大,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坐視民間圈養近一萬隻活熊「生取膽汁」,這些熊過著生不如死悲慘生活,我們可有因貓熊而更體會保育的重要?我們深知「圓仔」回到故鄉棲息機會渺茫,但如果「圓仔」能提醒我們全力即時投入黑熊保育,協助復育也可使野生動物都受惠,維繫山林生態系功能! 當小朋友高興的看著圓仔,他們可能誤以為這只是迪士尼樂園演出橋段,但這是活生生的血淚命運控訴,野外貓熊只剩2千隻族群量,台灣黑熊也只剩下200到600隻,圓仔的誕生提醒我們瀕危物種不該只有悲鳴的命運?也不該只在玻璃屋被配種!2014年伊始,我們該問問自己,台灣人能為瀕危的物種做些什麼?! ※週四8點整、13點整、17點整於電台播出。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