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焦點 arrow 王文霞稱遭誤解 學生貼發言全文破謊言

王文霞稱遭誤解 學生貼發言全文破謊言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4/01/17, Friday
針對成大廣場命名風波,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在校務會議中脫口說出「鄭南榕像炸彈客」,再將爭議擴大。王文霞受訪時表示,沒有將鄭南榕比擬為恐怖分子,是發言遭到媒體斷章取義。

 成大學生社團「零貳社」成員林易易,昨日(15日)晚間在臉書(Facebook)貼出王文霞發言全文。 〔自由時報報訊〕針對成大廣場命名風波,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在校務會議中脫口說出「鄭南榕像炸彈客」,再將爭議擴大。王文霞受訪時表示,沒有將鄭南榕比擬為恐怖分子,是發言遭到媒體斷章取義。

 成大學生社團「零貳社」成員林易易,昨日(15日)晚間在臉書(Facebook)貼出王文霞發言全文。今日再貼文批評王文霞「誰斷章取義妳啊?」

 以下是王文霞於校務會議發言逐字稿:

 歷史系代表王文霞:

校長,各位校務代表委員大家好,我已經數次被點名要出來講話,其實,整個會議的流程看過來,感覺上,我們的歷史教育真的非常的失敗,我們的學生大部分都已經不讀歷史了,原因是我們通識教育裡的歷史跟公民已經合成一個學科了,所以我經歷這兩次會議發現,我們討論一直是糾纏在這些技術性或者程序性的問題上面,但是我們好像都沒有碰到問題的核心點,在這個地方,對於剛剛老師有提到,南榕廣場簡短介紹的說明裡面,他其實不符合歷史事實的部分非常的多,除了剛才警方有沒有火攻雜誌社,是個需要檢驗的事實。另外有一個是,這裡有一段敘述是:感念南榕學長的犧牲及努力,台灣才有今日的自由民主。這個邏輯的推演,如果稍稍讀一點台灣歷史的話,特別是在台灣民主發展歷史過程裡面,我們可以看到,有太多其他對台灣民主發展奮鬥的人物,有太多的人他們在實質上對民主的制度或者社會運動、民主觀念的推廣,都比鄭南榕做的更多更多。

第二點,我想表達一下自己的想法,因為我一直在教歐洲19、20世紀民主政治的發展,從世界史的眼光來看,自由和民主的發展過程,那他其實有很長的經歷,台灣突然有台灣自己的特殊情境,但是,我一直覺得台灣的教育和學生們,或者一般民眾對於真正民主的精神,其實並不夠理解。比方說我們現在要用一個鄭南榕的作法來做為代表言論自由或民主精神,那其實我來分析一下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在追求自己理念的過程裡面,任何一個生命生存的時代會面臨很多的挑戰跟困難,可是我們在面臨生命的困難,我們不能克服的時候,就以死來解決問題,這種方式其實是一種暴力的方式,這個暴力的方式一方面反映了他逃避問題,一方面反映他是沒有能力去處理他命運裡面面臨的挑戰的。

所以從一個我們要鼓勵人文教育,我們要鼓勵年輕人面對生命各種災難時候的奮鬥精神,就像我們在看台灣民主運動,這些民主鬥士到底做了什麼?他們的行為貢獻、對社會實質產生的成果,那個才是我們應該去效法和模仿的,而不是說,不符合我的意的時候就死給你看,是不是女朋友不理我了就跳樓,爸爸不給我錢我就去殺爸爸要不然我就自殺,所以這個核心價值......我還要講一個基本概念,所謂民主自由核心價值,不是你的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而是對生命的尊重,任何民主和自由的核心都是因為要尊重所有生命,他可以充分地實踐自我,去施展他的潛力,所以才出現了配套措施,我們沒有人去讀法國大革命的歷史,我們也沒有去讀了人權宣言,所以我們也不曉得什麼叫自由和民主,鄭南榕的作法對我來說是完全違反自由和民主精神的, 因為他是害了他自己的生命,任何對生命的傷害,都是絕對違反自由和民主精神的。

所以呢在這個地方我還要舉一個例子,他很像炸彈客嘛!很像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因為不合我意的時候我就去死,或者你們陪著我死,那在高教體系裡我們要教育小孩,是面對生命的挑戰和磨難,而不是很篤定的說因為我的理念,我這樣壯烈的犧牲,所以我希望後面的人都來紀念我。

http://iservice.libertytimes.com.tw/liveNews/news.php?no=937337&type=政治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