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林濁水:連家傳奇

林濁水:連家傳奇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Liang   
2014/01/21, Tuesday
林濁水:連家傳奇

---------------------------------------------------------------------

2003年11月13日—連戰.好酷

連戰的姻親林文月教授說連家三代單傳,連戰在上次大選造勢的書《遇見百分之百的連戰》也說連家三代單傳。於是跑出一個反對連戰選總統的堂哥連平原後,連戰的愛將便跑出來冷嘲熱諷說連平原「用七拐八彎手法過繼連家人改姓,自稱連戰堂哥」。

事實上,連戰絕對不是三代單傳,連戰的祖父連橫有位哥哥叫連城璧,連平原正是連城璧女兒連環招婿所生,百分之百是連戰曾祖父連得政的後裔,最重要的是,連平原的祖父和母親,對連橫父子兩人恩情的深厚,真是如山如海。

忘記恩情享富貴

連家在日據時代,家道中落,連氏兄弟約好一人賣卜,一人行醫謀生,旦連橫是個才華橫溢的無行文人,不願從事生產,一輩子給岳父和賣卜的哥哥養。連城璧沒辦法讓女兒連環和姪子連震東一起升學,便犧牲了自己女兒,送姪子到日本唸完大學畢業。

二次大戰中連震東跑到中國投靠張繼,戰爭結束,以接收大員回來,此後一路飛黃騰達,突然之間,富可敵國,但這時連城璧貧病交加,寄了封信給連震東,說:「伏乞撥濟感載」,也就是跪著乞求姪子的意思,沒想到這位姪子卻不理他,於是偷偷寫了張「絕筆書」,然後「臥以待斃」,雖然被救活,但他的孫子連平原,在貧困之下,1954年沒錢唸書,高中沒畢業便輟學做工人了。

再過不了幾年連城璧終於在貧病悲憤中死去。

然後,台北的權貴圈子中大家都「知道」連家三代單傳,於是連城璧、連環的如山恩情和他們的窮困貧病一齊消失於無形,於是恩人的後代成了冒名頂替。

於是大富大貴的連戰富貴得好酷,富貴得乾乾淨淨。

2004年01月06日—連政治學博士

一輩子沒種過田的連震東,在當管土地的內政部長時買了士林的農地,一輩子沒種過田的連戰,美國留學時在士林買了農地,更離奇的是,天才自耕農連惠心,兩歲就會種田也買了士林的農地。

我國法律受孫中山社會主義思想影響很大,為保護農民,1931年《土地法》規定買土地要村里長檢具「私有自耕農保證書」,並且規定買了一定要耕種,1964年更規定未滿十六歲的不能以自耕農身分買農地。

法律規定清清楚楚,所以連家三代買農地都是違法的,在「連家致富傳奇」中我們這樣指出,連戰氣壞了,說他們沒違法。

做官買地率先犯法

連戰說,那時大家對法律的規定很模糊,很多人這樣做,所以不違法。還真虧他說得出口,小老百姓貪便宜又對法律模糊是常有的,但連震東當過陳儀的土地處處長,又是民政廳長,又是內政部長,管的都是土地。怎會對《土地法》「模糊」呢?人家違法他不處理已經是瀆職了,自己買地更是做官率先犯法!

他們又說因為三七五減租,大家看壞農地,很不值錢,奇怪了,不值錢的他為什麼要?因為沒用的農地變建地就值錢了,而他一直是管土地的大官!於是他的土地很快變建地,他也很快就富有了。

管土地自己不該買賣土地,就像管股票自己不該做股票,這叫「利益衝突迴避」倫理,他們又說利益衝突迴避立法是最近的事。但連政治學博士啊,這是上個世紀的倫理了!俾士麥很富有,一當大官財產交付「盲目」信託,自己不再理財!這政治學的常識連博士都不懂嗎?現在想當總統卻宣揚利益衝突不但不必迴避,又強調違反《土地法》來圖利是正當行為,誰不贊成就告誰,惡人反告狀,是這樣嗎?目無法紀的連政治學博士。

2004年01月07日—連家祖訓:不做台灣人

請看以下這段文字:

「台灣實不可居」、「余居此間視之甚厭,四百萬人(日據時代台灣人口)中幾無一可談」、「吾不欲汝為台灣人」。

神話祖先不誠實

你一定認為這是日本時代哪一個台奸寫的吧,他是誰,說出來你一定不相信—這是連戰所說的抗日祖父連橫寫給連戰父親連震東的家書!

雖然難以相信,但卻是事實。選舉時把人家祖父的壞事搬出來批評並不應該,但有例外,那就是候選人為了勝選把自己做壞事的祖先神話化,炒作來騙選票,這不但會氣死歷史學家,也是不誠實、詐欺式的選舉,為了還原歷史真相和選舉的公平清白,都該拆穿他。

那麼連戰祖先一無是處嗎?不是的,他的曾祖父是抗日烈士,他祖父連橫才情橫溢,寫了《台灣通史》也寫了一些不錯的詩,兩人都是台灣史上顯赫人物,如果連戰把他們的事蹟照事實搬來助選,其他候選人只有感嘆自己沒有顯赫的祖先外,也不能說什麼。有時稍微添油加醋也無可厚非,但是不能把黑的說成白的,還一說就一大堆。

連橫精神被炒作

在書、電視、報紙廣告中,連戰努力宣傳連橫抗日的民族精神,特別是他的「台灣人精神」,為了反駁「軟腳蝦」的批評,他強調他家族的字典中沒有「投降」兩個字。這一切沒有一樣是事實。

事實上的連橫是個有才無行的無品文人,雖聽了父親的話寫了《台灣通史》,也因被台灣人唾棄乾脆不做台灣人。在台灣媚日、到中國罵日本,完全是個變色龍,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現在連戰炒作連橫的台灣精神,我要一一加以拆穿。

2004年01月08日—投降的定義

連戰說連家字典裡沒有「投降」兩個字。從過去行誼看,連戰的定義是很特別的。

日據時代有首名詩「歡迎兒玉督憲南巡頌德詩」,句子有:「除殘伐暴登仁壽…福星光照赤坎城,立德立功立言三者同不朽。」

把日本統治台灣說成除殘伐暴,那不是說抗日分子都是非殘即暴,這不是投降是什麼?這首詩的作者正是連橫。他這類詩很不少,安東總督、裕仁太子…等,他都寫過拍馬屁的詩。因拍馬屁,很多人看不起,他懇求名詩人胡殿鵬寫書序,胡拗不過居然直寫:「為名與利屈,其人格…亦為一變。」不過他最被痛批的是鴉片事件。

連橫為錢文章媚日

當時抗日分子聯合向國聯控訴日本讓台灣人吸鴉片,連橫拿了錢替日本人寫了一篇「鴉片有益論」。惹得眾人痛罵:「不顧同胞利害」、「狗鼠羞與等偶」…還有更難聽的,就不方便引用了。

大家都不跟他來往了,所以家書中告訴兒子,「四百萬人中幾無可談」。因為受到抵制,連震東從日留學回來只好在日本人的《昭和日報》當御用記者,後來乾脆把他送到中國去發展。連震東是這樣到中國去的,那裡是連家宣傳的「去抗日」!

說這樣的連橫寫《台灣通史》是發揚抗日精神,當然也是穿鑿附會。書是日本總督贊助的,替原書寫序共有七人其中六人是日本人,包括兩位總督。日本人審台灣人著作雖沒當時新聞局長宋楚瑜審黨外雜誌嚴,但不只審過關,還禮遇如此崇隆,騙人什麼抗日精神。

連橫、連震東兩代為了媚日,不惜和台灣人對立,連戰卻拿他們證明連家字典沒「投降」兩字。喔!連家的投降定義原來是這樣,而他說他不會投降,小心他的「不會投降」。

2004年01月09日—寡廉鮮恥之輩

連橫「在台灣媚日,到中國抗日」,前天我這話講得太快了。連橫到中國確實和抗日人士唱和,做了一些詩,抗日抗得慷慨激昂,如:

「忠奸爭一瞬,義節屬吾德」,對照他歌頌日本總督「萬民溺矣宜援手」的句子,我們只有佩服他變色變得如此自然,但是他在中國的活動還比作詩抗日複雜太多了。

連橫教子鑽營之道

首先比較奇怪的是,他和抗日分子一起高唱抗日,對自己的兒子反而並不以抗日作訓勉,相反的,他把兒子交給國民黨大老張繼後,一再寫信交代兒子的是怎樣看風向、經營關係:

「多識東北要人」、「此時如能得一位置…將來較有厚望」、「汝在西安位置甚好…將來先生(張繼)如任行政院長,必能調來中央,則可著手進行」,教兒子鑽營,如此赤裸真是不堪。

不管目的是搭關係,還是抗日。問題連橫除了兒子外,兩個乖女兒也到中國發展,一個嫁給做日本買辦的富商,另一個嫁得更加顯赫,姓黃,官拜汪精衛政權的中將軍需署長,兼首都南京市的主任秘書,比連震東直到戰爭結束只是少將爭氣多了。二次大戰結束時,不敢跟人一起搭船,自己偷偷地買了條小船到台灣。

在那種戰爭時期,中日之間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氣氛下,「忠奸爭一瞬」時,到中國抗日,抗到女兒不是嫁偽政權大官,就是日本買辦,怎麼會這樣呢?原因我並不知道,但至少很清楚的證明了連橫在中國求發展,不是只在抗日的陣營發展,而是全方位的「多角經營」,成效斐然。

這樣的家族,連戰真的要台灣人都加以效法嗎?他的行事作風,林獻堂曾這樣公開批評他—「寡廉鮮恥之輩」。

2004年01月13日—家學淵源

偽造祖先欺世盜名以求取功名,連家並不是由連戰開始,始作俑者是連震東。

二次戰後,連震東重新出版《台灣通史》,把日本總督六人的題詞、序文藏起來,換上「史學」教授徐炳昶的序,吹噓連橫的「民族氣節」。並補上連震東偽造的《連雅堂家傳》。國民黨有兩大驕傲的歷史,就是推翻滿清和抗日。連震東根據新統治者的喜好偽造家傳,說連家七代有「左衽之痛」、「不應科試」並「憤清政之不修,攜眷返國」、「創福建日日新報鼓吹排滿」―這是反滿,又說受日本領事迫害而返台—這是抗日,還說一八九五年父親死時居家守喪兩年,勤於蒐集台灣民主國文告—這是忠孝兩全,這些全是謊言。

滿清時連橫兩度到中國,第一次是台灣民主國抗日時,戰爭中連父病死,他的父兄兩人都是台南抗日要角,因此他眼看台灣民主國撐不住,哭哭啼啼,吵著要逃走,他哥哥只好變賣太太的嫁妝給他逃亡費用,於是他丟下父親屍骨,留下哥哥抗日,自己逃到上海─是「逃日」,哪裡是抗日;是逃喪,哪裡是「奉諱家居」!

如法炮製掙得功名

第二次是應考秀才。當時進步的台灣知識分子既反日帝又反封建科舉,但他二十五歲時卻先跑到廈門去捐了監生到福州考秀才,結果落榜。他哥哥是前清名秀才,說什麼七代「守璞抱貞」不應科舉!

落榜之後家產蕩然的連橫,留在福建也沒什麼能力去辦什麼排滿的《福建日日新報》,反而到日本人的《福建日日新聞報》當主筆,繼續替日本人做事!

連震東變造家傳邀寵,國民黨龍心大悅之餘,成了力捧的樣板台灣人,功名扶搖直上。在專制時代,連家用這手段掙功名,民主時代,連家一脈相傳如法炮製。唉!這樣的家學淵源。

2004年01月14日—無所不媚 無所不反

為了拆穿連戰家族民族氣節的神話,在《蘋果》一寫就一星期卻還沒寫完。連橫漢奸事蹟之多和連家謊言,都使我嚇了一跳。而他這麼一位眾人唾棄的人,今天卻成了民族英雄,實在不得不佩服連家騙術的高超。

連家顯赫,但經常鬼鬼祟祟的。例如連橫在給兒子的家書中,就一再交代他「切不可與此間朋友通訊」、「此間朋友有詢汝住所者,余皆不言」。連震東謹守鬼祟保身的父命,甚至騙自己的外甥女林文月說連家三代單傳。把有養育之恩的伯父「做掉」。

連家顯赫卻鬼祟

由於行事鬼祟,加上戰爭時烽火隔絕大家不知台灣事,所以一九四五年連震東膽敢在重慶偽造故事撰寫連氏家傳。但戰後回到台灣,連橫賣台事蹟眾人皆知,他仍然大膽重印「家傳」,還能讓大家相信,這全因國民黨為了化解大屠殺留下的冤氣,急於找台灣人擺到政權裡當樣板,於是連震東雀屏中選外,偽造的連橫故事更成為統治神話。

台灣老一輩的知識分子對這偽造歷史的神話深惡痛絕,但沒人敢講。像葉榮鍾寫了日據時代的台灣社會運動史,書中洋洋灑灑地敘述台灣人反鴉片運動,但對連橫寫鴉片有益論的事一字都不敢提。又如文學家吳濁流在自傳《台灣連翹》中不客氣地對連橫許多媚日行為加以痛批,並一口咬定連震東在二二八事件中出賣台灣人的事,卻交代他這本書必須在死後才能發表。

回顧連家,連橫既媚日又反日;既媚清又反清;既寫台灣史又以台灣人為恥;既生為台灣人又不做台灣人,連戰則既擁李又反李;既打宋又支持宋;既要向北京「拜託」乞憐,罵人不可挑釁北京,既要「一中」又要一邊一國。一家人無所不媚又無所不反,連家到底是什麼樣的家族啊!

2004年02月12日—大善人連震東

連震東是大慈善家,捐了大筆土地、財產做慈善事業,是積善之家慶有餘,所以上天照顧就更加富有了。他辦的慈善事業就是後來的仁濟醫院。──儘管稍稍知道台灣史的人會被這段活活笑死,但總是連家巨富的謎底又有了一個非常道德的新版本。

醫院非他所捐助

連震東的確當過仁濟醫院的理事,1971年又成為董事長,此後也愈加富有,但仁濟醫院的土地、財產沒有一筆是連震東捐的。仁濟的緣起是這樣的:在日據時代,台北縣知事村上義雄把「育嬰堂」、「養濟院」、「同善堂」,三個慈善機構合併成「台北仁濟院」,收養棄嬰,救濟鰥寡殘障,撫育孫兒的救濟機構。後來又合併新竹「回春院」,最後合併板橋林家辦的「保嬰局」。業務非常龐大,土地財產更多。2003年改為財團法人組織,漸漸演變成綜合醫院。

在這演變過程中,和連震東毫無關係,當時連震東奉父命和兩姊妹到中國求發展,連家財產也因抗日散盡。連震東和仁濟發生關係是1945年他擔任「台北州接管委員會主任委員」時,派人接管仁濟醫院,之後擔任理事,1971年董事長游彌堅去世,由他接任。

故事編得太離譜

明明是由「接管」到「接任」,如今故事編成「捐資」,實在有夠離譜。從仁濟醫院的成立過程中,可以清楚看得出,仁濟醫院成立的財產、土地來源和「連善人」絲毫無關;同時,在他擔任理事長時,本來大片大片的土地反而漸漸減少。連家財產財富又迅速上升,因此大稻埕就有很多流言。今天說連是捐地善人,歷史家會笑死,當時辛苦把地、把育嬰堂和保嬰局、愛愛寮、仁濟院建立起來或受過照顧的可憐人則要氣死了。

http://www.my-formosa.com/article.aspx?cid=&id=52491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