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菩薩與牛糞

菩薩與牛糞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01/21, Tuesday
有關成大「南榕廣場」案繼續延燒,民進黨籍前立委林濁水於十九日貼文指出,「南部的教授說,鄭南榕在成大才唸一年,怎可以就以他命名紀念他?我請教他,鄭成功在你們這裡唸到博士嗎?為什麼叫成功大學。他的回答簡潔有力:那不同啊,要照程序。我說命名成功大學是什麼程序?回答更簡潔有力了:那時沒有程序所以不必依程序」。林濁水所說的「南部的教授」不知是何方神聖?高雄後火車站前那一大片區域的街道都用中國的地名來命名,不知那位教授如何解釋?是因為台灣是中國的殖民地嗎? 該事件的緣由是成大新闢設的廣場由學生票選命名,最高票的是「南榕」,校長覺得不宜採用政治性的命名,因而沒有接受學生票選的結果,此舉在社會引起震盪,更造成成大「光復校區」的「光復」二字被拆掉,因為「光復」二字就有濃厚的政治味道。後來校務會議決定「廣場不命名」,會中甚至於有教授王文霞將鄭南榕當作暴力份子,事後她面對輿論界的壓力,乃透過校方發聲明稿道歉,同時指出,並未將鄭南榕與炸彈客畫上等號,而是指面對生命的挑戰時,該如何抉擇,不能用太激烈的手段。 蘇東坡與佛印的交情甚佳,兩人經常鬥嘴,消遣對方。一日蘇東坡詢問佛印自己像什麼?佛印回答像一尊「菩薩」,佛印反問蘇東坡自己像什麼?蘇東坡回答像一坨「牛糞」,言畢哈哈大笑,因為他認為在言詞上佔了便宜。事後有人告訴蘇東坡那一場舌戰他完全輸了,蘇東坡不解,對方解釋,佛印心中有「菩薩」,因而覺得他看到了「菩薩」;相對的,蘇東坡心中有「牛糞」,覺得自己看到的就像「牛糞」。 鄭南榕積極推動社會運動,若算是「政治人物」,那白衫軍豈不是個個都是政治人物,鄭南榕與目前的公民團體一樣,依當代的重要議題來推展社會運動,那年代所面對的議題有外來政權、獨裁、戒嚴等,所以他積極推動解嚴、民主、獨立等運動,尤其是他以新住民(外省人)的身份站在台灣人的立場思考問題,體會到蔣家政權不認同台灣,所以認定中國國民黨就是外來政權,因而在推動解嚴、民主等運動外,還要催生本土政權,也就是一般人所稱的「台獨運動」。 目前的公民團體的特色就是依照當時出現的議題推動社會運動,事實上鄭南榕也一樣,依照議題推動社會運動,因為當時的議題碰觸到中國國民黨政權的禁忌,讓人覺得像是政治問題,事實上鄭南榕一輩子就沒有扮演過政治人物,他是殉道的烈士。反而是成大校長滿腦子「政治」,而且依附當權派的政治勢力。也因為他的腦袋已經裝滿了政治,很難再裝下其他思想,才會將殉道烈士鄭南榕當作政治人物。 鄭南榕在戒嚴時期敢對抗獨裁政權,其勇氣相當大,可是「勇氣」與「暴力」完全是兩回事,並非有「勇氣」的人就是「暴力」,尤其是鄭南榕從事的就是非暴力抗爭。台灣長期面對外來政權的統治,當然會遭受暴力的壓迫,造成多數人與「暴力」妥協,甚至於有人依附「暴力」成長,尤其是在升學競爭環境下的優勝者,因過度追求自己的前途,很容易與「暴力」政權結盟,所以不少受高等教育的人,頂著學者的頭銜為「暴力」政權包裝,心中充滿「暴力」而不自知,這種人當然很容易將「勇氣」當作「暴力」。 成大師生有人心中充滿「政治」,看到的只有「政治」;有人充滿了「暴力」,只能看到「暴力」;但也有人心中存有「正義」,所以能看到「正義」。成大師生們,你們心中存在什麼?自己對號入座吧﹗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