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無知的言論自由

無知的言論自由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ghost_twtw   
Tuesday, 21 January 2014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王文霞,批評鄭南榕很像伊斯蘭的炸彈客。引起了各方的討論。 當然,在言論自由的社會,有各式各樣的論述,沒甚麼好稀奇。我很好奇的是,一個歷史學者,為什麼會用[伊斯蘭的炸彈客]來比喻。因為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炸彈客,怎麼會特別指名伊斯蘭。更何況一位歷史學者,應該比一般人更了解,人類文明與文化的演進。 說到炸彈客,就讓我想起全世界最淒美的炸彈客。二戰末期的日本神風特攻隊,為了保衛日本本土,將自己化身為巡弋飛彈,精準的衝向美國軍艦。年輕的生命,瞬間凋落,就像盛開的櫻花瞬間凋落,而不是慢慢枯萎。為了保國保土的理念,讓生命玉碎。讓生命的最後一刻,都掌握在自己手裡。這就是武士道。就像電影末代武士中的武士勝元,受到機槍掃射,雖身受重傷,還以自己的武士刀切腹自殺,這代表敵人沒有殺死他,武士生命的最後一刻,都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這是鄭南榕的話。這句話代表著,鄭南榕到生命最後一刻,都還掌握在自己手上。如果要以炸彈客形容鄭南榕,我倒覺得,將自己化身為巡弋飛彈的神風特攻隊,更貼切。鄭南榕也是如盛開的櫻花瞬間凋落般,一樣淒美。 在成功大學歷史系的網站中,可以發現,王文霞是英國劍橋大學歷史學博士,專門研究歐美歷史。再看看王文霞的學術論文17篇都發表在中華民國期刊,沒有一篇是發表在SSCI,也就是在國際期刊裡,根本看不到王文霞教授的論文。一個研究歐美歷史的學者,論文怎麼不是發表到國際期刊,讓歐美學者來看呢?難道王文霞教授的論文這麼無法上檯面嗎?只能鎖在台灣,唬唬台灣人嗎? 說也奇怪,一個研究歐美歷史的學者,怎麼會用[伊斯蘭的炸彈客]呢?歐美文明中,自由、平等、博愛,是很重要的因子。王文霞教授特別指名伊斯蘭的炸彈客,這不是歧視伊斯蘭世界嗎?一個研究歐美歷史的人,竟然無法領悟,應該平等看待各民族、各宗教嗎?可見王文霞教授一輩子研究歐美歷史,卻無法悟歐美文化自由,平等,博愛的精隨。這跟無知又有甚麼不同呢? 言論自由是平等的,人人都有言論自由,不論你是天才,平凡,腦殘,無知,都有言論自由。一個無知者的言論自由,可以稱為[無知的言論自由]吧!王文霞教授是不是該再努力多一點,多認識一些多元人文思想呢?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