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成功大學有一陣教授真悲哀!

成功大學有一陣教授真悲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李南衡   
Friday, 24 January 2014
國立成功大學進行校園改建,成功kah勝利兩個校區之間的牆圍仔拆掉,拆了的空地煞變作一個廣場。2013年十一月,成功大學委託學生社團聯合會舉辦徵求廣場號名,經過公開網路投票,三千八百外名師生投票出十幾組,其中九百七十一票第一懸票的是「南榕廣場」。學生認為號chit-ê名有雙重的意義,成功大學原本tio̍h用榕(iông)chhêng-á作校園的象徵。第二,用chit-ê名來紀念成功大學校友、為爭取言論自由來死的鄭南榕。但是成功大學校方認大學校園應該遵守政治中立、宗教中立,認為chit-ê名有政治意涵,否決掉。 無兩工,成大光復校區名牌「光復」兩字hông 挖掉,抗議校長雙重標準。   支持號「南榕廣場」chit-ê名的,大概有幾種:像醫學院學生廖偉翔認為,chit遍投票包括全校師生,希望學校尊重民主。法律系學生邱鈺萍認為,學校無應該預設立場,講「南榕廣場」是政治名詞才是政治不中立的表現。政治系學生周孟涵認為,成大是全台灣第一間全校師生會使為校園空間號名的大學,足可貴的,成大教授佇校務會議中摻傷濟家己的歷史解釋kah政治立場,煞忽視尊重校園民主kah程序正義的聲音。 會hō͘咱感覺悲哀的是:成功大學校長黃煌輝講,舉辦活動干單是為tio̍h凝聚學生向心力,自了m̄-bat講票選名稱就是最後決定的名稱,chit-ê名有政治色彩,無應該號。水利系教授高家俊講鄭南榕用言論自由、政治民主作手段,其實是追求台灣獨立。伊koh指控學生動用政治勢力,kā校長叫去立法院罰徛,要求學生向校長會失禮。政治系教授莊輝濤認為成大mài介入「統」、「獨」的政治衝突內底,伊舉台灣公投法作例,表示對事的投票tio̍h經過絕對多數。歷史系教授王文霞講,「咱bē-tàng克服(困難)的時tio̍h用死來解決問題,這種方式其實是一種暴力的方式。伊koh講,伊(鄭南榕)真親像炸彈客嘛!伊親像伊斯蘭的自殺炸彈客,因為無合我的意我就去死,或者恁tio̍h陪我死。咱佇高教體系beh教育囝仔的是面對生命的挑戰kah tio̍h磨。」咱感覺悲哀的m̄是干單因為一個無瞭解鄭南榕的歷史系教授會使按呢烏白講話,咱感覺khah悲哀的是王文霞教授話講了,有真濟位教授kā拍phok仔。 過兩工,王文霞教授bē堪得輿論的攻擊批判,一月十七公開向鄭南榕的某子葉菊蘭女士kah鄭竹梅小姐道歉。知影家已m̄-tio̍h會失禮就煞去ah,無必要否認講伊無講鄭南榕是炸彈客。學生kā hit工王教授發言錄音整理作「發言一字一字文稿」公佈,證明伊確實有按呢講。咱已經無法度用「悲哀」來形容伊ah!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