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投降者的史觀

投降者的史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簡余晏   
Wednesday, 29 January 2014
「中國」改寫成「中國大陸」,日本統治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荷西治台」改為「荷西入台」,「鄭氏統治」改為「明鄭統治」,「清代統治」改為「清 廷統治」!這一波歷史課綱「微調」變更比例竟達34.6%,幅度逾三分之一,台灣史觀完全變成大中國史觀,是國民黨政權對台灣下一代孩子歷史教育大規模鉅 變!這樣巨幅改變對照著成功大學難容「南榕廣場」事件,可確認的是,國民黨政權在台從北而南,從小到大將全面改為「大中國」史觀,難容民主歷程及台灣史 觀!這一波歷史教科書文字已漸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角度接軌,未來更可能站在北京立場來寫歷史。

人的記憶能像機器人被植入新的晶片嗎?國際史一向以「勝利者」角度來寫史,小的族群幾乎在歷史中成為消失的一代。尷尬的是,中國國共鬥爭歷史中的失敗者蔣 介石,退敗台灣卻硬生生寫成「轉進」,硬把蔣家寫成世界偉人、民族救星,但歷史的洗腦不只一代,是兩代、三代的代代洗腦下去,直到今日慈湖仍有政治人物爭 相跪哭!此外,蔣家時代將台北的大街小巷命名以「襄陽」、「北平」等失去統治權的地方為路名,活生生將失敗者角度融入台灣社會,也因此直到今日,很多被洗 腦長大的人民仍視蔣家神聖不可批判,卻遺忘了

從國共鬥爭角度來看,蔣介石固然是中國歷史中的失敗者!但台灣人有自己的歷史,台灣史不等於蔣家史觀,更不是中國史觀!現在,馬英九改以「中華人民共和 國」的角度來改寫下一代的歷史認知。例如荷蘭、西班牙曾統治並建設台灣,荷蘭人在台灣38年,一方面築城如「熱蘭遮城」(Zeelandia),並在赤嵌 (今台南市)建「普羅汶蒂亞」(Provintia)城,內有「荷蘭東印度公司」(VOC)辦公室、職員宿舍、醫院、市街等,帶動農業改革,並從台灣輸出 梅花鹿鹿皮、砂糖及米。 但,馬政權硬生生要否認荷、西曾統治殖民台灣,改寫歷史為「入台」而已,就像我們去國外旅遊「進入」一下而已。不只如此,原本的「清代」也要改為清朝政府 的「清廷」,意指台灣為「朝廷」統管,是活生生在扭曲歷史,馬政府以「投降者」的角度自動引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史觀要植入台灣下一代腦中的晶片!

此刻台灣困境正是愛德華薩伊德所說的,文化正在遭逢抹拭的剎那,他曾說:「凡是政治認同受到威脅的地方,文化都是一種抵抗滅絕和被抹拭的方法!文化是『記 憶』抵抗『遺忘』的一種方式。」(頁 159)他曾說:「什麼時候該記著,什麼時候該遺忘,是一件我們應該自己決定的事情(頁182)),他在一次又一次的演講中強調記憶對巴勒斯坦人的重要 性!因為巴勒斯坦人沒有國家,沒有組織性記憶,沒有中央政府,而且巴勒斯坦人所有檔案資料均被摧毀,以色列人想要抹殺這土地曾經是巴勒斯坦人的家(出自薩 伊德訪談錄《文化與抵抗》梁永安譯,立緒,台北2004),雖然如此,「幾乎每一戶巴勒斯坦人家(哪怕他們已是 1948 年以來的第三代)都仍然會保存著祖屋的鑰匙、舊信、舊契約、老照片、舊剪報,薩伊德說,這些都是我們的生存相對整全的時代的遺物,保存它們是為了保存那個 時代的記憶。記憶是一種保存身份認同感的有力集體工具。它不只可以透過官方論述和書本來保存,也可以透過非正式的記憶來保存。那是抵抗歷史被擦拭的一座要 塞,是抵抗的一種方法。」

文化部長龍應台曾在著作中說她「以身為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但現在,台灣孩子的課本將要教的是以國共內戰的「勝利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史觀來逐步改寫台 灣史,這是荒謬的失敗者的下一代刻意要改寫的歷史課本!在台灣這塊土地之上,曾有賽德克巴萊英勇原住民史觀,也有平埔族對抗漢族的歷史,更有閩客械鬥豐富 的故事,台灣人雖代代遭殖民,代代遭逢大屠殺,但島國醞育我們故事豐富多元而美麗,為什麼在孩子的歷史課本,竟要改成「投降者」觀點來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 史觀?我們的國家仍在,山河依舊壯麗,但為什麼歷史硬生生被置換掉了?
Last Updated ( Thursday, 06 February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