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新聞快報 arrow 「黑箱大改」的臺灣史課綱,為何非抵制不行?

「黑箱大改」的臺灣史課綱,為何非抵制不行?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Liang   
Sunday, 02 February 2014
「公民不服從」來自英文的civil disobedience,香港一般翻譯為「公民抗命」,所以賴市長現在是「地方抗命」喔。在臺灣,中央力量超強,地方抗命若要成功,一定要有市民堅定的支持。那麼,我們來了解這個現行課綱怎麼來的,怎麼又「微調」了。了解這個過程,有助於我們決定要不要抗命。

---------------------------------------------------------------------

Chou Wan-yao 2014年2月1日 11:58

過年前,我在臉書呼籲大家一起用公民不服從的方式拒絕大幅「微調」後的臺灣史課綱,貼文引起注意,很多人轉連結,在此對關心這件事的朋友說聲:謝謝!

一月29日臺南市長賴清德先生首先以地方首長身分表示不接受新課綱,明白說:臺南市四所市立高中將繼續使用現行課綱。賴市長舉出的理由,有大有小、有理念有實際,非常清楚,在這裡恕不加引述。賴市長此言一出,即刻引來教育部王作臺主秘的反擊(超級有效率),用「違法」來恐嚇我們。他說:新課綱頒布之後,繼續使用舊課綱,就是違法。那麼,讓我們看看誰先違法,誰讓政治力進來掌控課綱修訂?我不是學法律的,但憑常識來看,「法」上應該還有個道理在,我們就講一般的程序正義和一般的道理。真要談到「憲法」,到底誰違憲還不一定呢。

「公民不服從」來自英文的civil disobedience,香港一般翻譯為「公民抗命」,所以賴市長現在是「地方抗命」喔。在臺灣,中央力量超強,地方抗命若要成功,一定要有市民堅定的支持。那麼,我們來了解這個現行課綱怎麼來的,怎麼又「微調」了。了解這個過程,有助於我們決定要不要抗命。

教科書的事很細瑣,一般人不會知道,也無從知道。我若不是有所參與,也一樣不清楚。以下要寫的,有點繁瑣,我盡量寫清楚,懇請臉書朋友耐心看。簡單來說:課綱是由專家學者和教師經過一定的程序與過程訂定的,訂定後經過教育部最後的總確認(23科一起),通過後就會公布,公布後,出版社開始請人撰寫教科書。教科書完成後,有個審查過程,也是由教育組成委員會審查(正式名稱叫「審定」)。審查一來一往若干次,通過後出版社取得執照,就可印行教科書了。我們現在是一綱多本,也就是課綱只有一個,由民間編寫教科書,然後,學校再從多本教科書中採選。這過程都需要時間,所以一個課綱頒布之後,通常要留充分的時間讓出版社編寫教科書。

課綱是「課程綱要」的簡稱,既然是「綱要」當然就不是教科書本身,而且越簡明越好。課綱提到的,一定要寫,但沒提到的也可以寫入(寫顏思齊實際上也可以啊)。我沒在教科書審查委員會待過,據說工作非常繁雜,而且無奇不有,例如,有中國史的教科書完全抄自那個現在規定要稱「中國大陸」的國家的教科書,只是把簡體字轉過來,名詞和解釋框架都沒變。

我們以前的歷史沒有臺灣史,88課綱才有四章專講臺灣,是放在中國史中講的。一直要到95暫綱,臺灣史才獨立成冊,也就是說:脫離中國史,自成一冊。不過要注意:它不叫「臺灣史」,仍然叫做「歷史」,只是冊數不同。所謂88、95指這個課綱要實施的年度,所以88課綱是1999年秋天開始啟用;95是2006年秋天開始啟用。也就是說,高中歷史單獨用一個學期來教臺灣歷史,從2006年開始,到現在不過滿八年而已。95是暫綱(詳情省略),98課綱才是正式的。98歷史課綱針對95暫綱,在臺灣史、中國史、世界史方面都根據95暫綱的問題做了修訂。這邊還要補充提一下,課綱修訂過程都會舉辦公聽會,但沒有像這次給學校的通知這麼慢,有學校收到時,報名日期已過了;而且,兩天連開北中南三場公聽會!舉個生活的例子來說,如果你要舉行結婚典禮,能兩天前才通知親友,然後期待大家都來嗎?親友不痛罵你才怪呢。

請大家注意,98課綱其實被殺死,從來沒有機會編成教科書。取代它的是現行的101課綱,也就是說,95一直用到2012年秋天以前。明明98比95好,卻被拉下來,為什麼?

話說2008年總統選舉,馬英九大幅勝選,當上總統,520就職。98課綱這時候都已經走完全部程序,只差一關,也就是我們前面提到的大會,這一般其實只是個過程,通過後,全部23科課綱就會在2009年九月啟用。誰會想到在2008年10月27日開會時,新任教育部長鄭瑞城先生史無前例地突然喊停:國文和歷史兩科有問題,要再檢討。這背後當然是政治力。很希望有記者小姐先生心血來潮,再去追這段故事。我個人一直很好奇:為何鄭部長同意這樣做?何方神聖可以給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教育部長這樣的壓力?而且讓我們勞民傷財(詳下),至少應該捐點錢出來救濟貧民。

然後,為了修改歷史課綱,教育部組了「研商普通高級中學歷史科課程綱要專案」,在此簡稱「專案小組」,國文也一樣成立了一個專案小組,主要目的是提高文言文比例,刪減和臺灣有關的選文,原本98課綱四十篇選文有八篇臺灣題材,101課綱三十篇選文只有三篇臺灣題材,也就是從1/5降到1/10;但不管怎麼調,連橫的〈臺灣通史序〉永遠都在(http://chincenter.fg.tp.edu.tw/cerc/download/news/20110425/w01.doc)。這次微調再度提高文言文比例,好像在完成「未竟之業」;臺灣史的這次的微調,看來也是「未竟之業」的階段任務。如果我們了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就可預測去脈了。

先來看看這個夭折的98是哪些學者擬定的。課綱委員以該學科學者為主力,加上一位學教育的,和若干位高中老師。98成員是: 周樑楷(召集人)、廖隆盛、楊肅献、蔡錦堂、吳學明、金仕起、周愚文(代表教育學界),以及七位高中老師:黃春木、張百廷、林桂玲、黃大展、許全義、戴麗桑、林惠源。

各位可以去打探看看,這個陣容如何?至少委員中的學者都是歷史學出身。那麼,我們來看看要修訂98的這個小組,是哪些人?他們是: 吳文星(召集人)、王曉波、廖隆盛、呂芳上、黃秀政、周婉窈、王文霞、孫若怡、翁嘉聲、周愚文,以及五位高中老師:李彥龍、藍朝金、林桂玲、伍少俠、林秀蓉。(黃秀政中途退出、呂春盛加入)

我誤打誤撞去出席第一次會議,讓我很吃驚的是:王曉波先生赫然在場,而且來勢洶洶,開口閉口98違反憲法。之後的開會情況就省略,我那時候每次開會都非常焦慮,還不敢輕易請假,擔心人若不去,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我的焦慮來自於:修訂的「最高」目標是要把臺灣史塞回88課綱,也就是臺灣史放在中國史中教。我在那個會議認識了幾位教授和幾位高中老師,我們都很緊張,為了防止臺灣史被取消,費盡力氣苦擋。那真的很辛苦,因為感受到強大的政治力在逼迫臺灣史──我們很擔心萬一撐不過,到時候新課綱公布出來,臺灣史沒了,我們還是背書的課綱委員!但若退出,就保證讓對方整盤端過去了。

我們的聘期是一年一聘,2010年過完年,我得知小組大換血──換掉兩位,增聘九位!廖隆盛教授、王文霞教授、林秀蓉老師和我還繼續被聘,但一起奮戰的呂春盛教授和林桂玲老師卻被排除了。然後,聘進好幾位中研院的中國史學者,他們赫赫有名,但未必同情臺灣史的處境(新聘:汪榮祖、林滿紅、陳永發、黃克武、許雪姬、張勝彥、陳正國、楊國賜、張曉英)。而這一切,外界都不清楚。如果臺灣史被88了,那我們怎麼辦?當時,我決定退出,然後將「黑箱」修訂的內情公開出來。為此,我至少兩度和廖隆盛教授長談,他當然很希望我留下來繼續奮鬥,因為我們只剩四個人,我一退出,就只剩他、王文霞教授和林老師,也不敢寄望新成員有堅定的共識來捍衛臺灣史,並且阻擋不合理的大幅度的修改。但是,我認為若不跳出來講,我們很可能撐不過,萬一被88了,怎麼對臺灣社會說明?生米一旦煮成熟飯,還能怎樣?我說,我若跳出來講,說不定社會會支持我們,若社會不支持,也沒辦法,但必須賭一睹。而且為了不落人把柄,我一定必須先辭委員才能對外講。廖教授後來同意我的作法,而我也了解繼續留在裡頭奮鬥,其實更難。

為了把事情講出來,而且必須講清楚,我寫了一篇長文,但要登在哪裡呢?報紙不可能登那麼長的文章,但這件事情不是可以簡單講的,後來還好有《南方電子報》願意刊登。文章曝光之後,引起社會的高度注意,而且那時候,有立委補選,在立法院的質詢中(2010/2/26),行政院長吳敦義保證臺灣史維持獨立成冊,不會改(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233853)。所以這件事就告一段落。各位朋友,不要小看自己,也不要小看選舉,當你手上握有選票還是很有用的。(臺灣減少選舉頻率,省錢是省錢,卻大大削弱人民定期監督政府的力量。上面提到的立委補選,全臺灣才幾個補選名額喔。)

接下來的故事暫時比較簡單:因為確定臺灣史維持一冊,新修訂小組只能就既有的98課綱修改臺灣史部分。據說由於幾位大咖學者不是照單全收,所以王曉波代表的修訂方向只取得局部勝利,倒是強勢的學者對臺灣史的看法(尤其戰後部分)卻大幅度納進來。這個問題留給以後的碩論去分析,總之,臺灣史部分改得還不算多,真正受影響的是中國史和世界史,以及高三課程,其實蠻嚴重的,在此略去不談。

兩屆的「專案小組」足足弄了二年,歷史課綱終於公布了。接下來,進入出版社編寫教科書、送審的階段。在這期間,又有兩件大事發生。2012年5月,教育部突然發給歷史教科用書審定委員一份「民眾建議意見書」,分三級:必要修正、強烈修正、積極修正,顯然要委員們遵循,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6月,審定委員會開會時,突然空降一位政治系教授;歷史教科書干政治學何事?這也是史無前例。(參考影音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IDkS9Ocsx7g;民眾意見和審查委員會的決議表,見: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y07tek8zbJoTmxJTDVPTXBpc1gtOXl3d1dCR1BBNUk2NDkw/edit?usp=sharing&pli=1),引發五千人連署反對。再來,等臺灣史教科書(歷史第一冊)都審查完畢,突然接到三本新編臺灣史教科書,按照規定必須再組小組審查,於是又生出一連串的問題。去年7月因為該出版社堅持用「日據」,透過立委質詢,上了新聞;過不久,「上面」定調「日治」、「日據」皆可用。教科書審定委員會召集人黃克武先生表示:內部經過重重機制好不容易達成的共識是「日治」,教育部卻裁量兩者皆可,不表贊同(連結: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jul/24/today-fo5.htm)。此事牽涉到的,恐怕不只是名詞問題,據說審查小組的三位臺灣史教授受不了政治力干預,都請辭。好奇的記者或許應該去追:是否有此事?為何要請辭?從報社看,這或許不是什麼大新聞,卻是我們了解這一連串「消滅臺灣史」的攻勢中的一環。

這些事情一波一波地發生,然後,就是剛剛強度關山的「微調」事件。新近曝光的五位「微調」委員王曉波、謝大寧、朱雲鵬、潘朝陽、吳連賞,沒有一位是歷史學者,遑論臺灣史學者了。寫這麼長,想讓大家了解的是:拉下98課綱,不是因為98課綱有什麼學理上、教育上的問題(這個被殺死的課綱,專家的評價還不錯喔),而且當時新課綱是受到與會人士「一致支持」的(歷史科召集人周樑楷教授公開信:http://lkchou3.blogspot.tw/2008/10/blog-post_29.html),卻只因一小群人無法接受臺灣史獨立成冊的課程安排,靠政治力拉它下來;就算無法取消臺灣史,也要修改到他們要的樣子。這個「拉下」的動作純粹靠行政暴力。然後,修改不順時,又來個大換血;要不是黑箱修訂曝光,在社會壓力下,「上面」承諾臺灣史維持一冊,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各位朋友:為了一小群人不滿98課綱,在毫無正當性之下,連召開兩屆修訂小組,前後長達二年,花了我們人民多少錢?有改得比較好嗎?可以這樣做嗎?

然後,明明兩屆修訂小組都通不過的「實質內容」,竟然可以用「微調」方式放進來,而且有些地方還「加倍奉還」!簡單來講,連教育部找「上面」放心的學者專家來組修訂小組,都通不過的東西,竟然要我們吞下去。臺語俗話說;「軟土深掘」,從2008年到2014年,政治力干涉教育,一次比一次力道更強,我們可以再繼續吞忍下去嗎?這次「微調」,已有網友做出詳細的對照表(連結:http://alberttzeng.wordpress.com/2014/01/29/history_curriculum_dispute/);改得最嚴重的是第四單元(戰後臺灣史),字數增加56%,一半以上喔。按照這個新課綱,寫出來的會是完全不一樣的臺灣史!而且,再講一次:這是教育部費盡力氣,組了兩次修訂小組,開了無數次會,都無法通過的東西!

這期間,有網友說,管他教科書怎麼改,現在網路這麼發達,洗腦哪那麼容易。固然有理,但是,國家教育用的是社會的資源,我們的老師、學生花時間在教、在學的東西,如果是扭曲的、沒有學理根據,那麼,那不是浪費,又是什麼?而且,年輕人的時間就是青春,為什麼要浪費他們的青春?為什麼他們不能堂堂正正在學校學習基礎知識,又要回到以前我們那種「學一套、做一套」的反教育?這樣的教育,我們都還深受其害,只是很少人用學術的方法去評估黨國教育對臺灣當前與未來的影響。

現在是考試領導教學,很不理想;歷史變成「背誦」之學,這我了解,但即使要用背的,也要背些有營養的東西。舉個比喻,我們都必須背「九九乘法表」,如果有人提供一套山寨版「乘法表」要你背(例如7865之類的),你會接受嗎?你會要你的小孩背嗎?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未來很可能我們會看到針對臺灣史的「一條鞭法」。這個「微調」是否是十二年國教歷史教育的前哨戰?臺灣史是否會被擠壓、甚至納入中國史?「微調」後教科書的審查委員會,會是怎樣的組成,是否也像「微調」一樣,事後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是某某人、某某人!若有人將相關人士的言論和主張,彙整起來和歷史課綱五年來被修改的情況比對,相信更一目了然。

朋友,軟土深掘已經掘到島嶼的命脈了,還能再吞忍嗎?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ou-wan-yao/黑箱大改的臺灣史課綱為何非抵制不行/10200836055818505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