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捍衛既得利益 要如何改革?

捍衛既得利益 要如何改革?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陳茂雄   
Tuesday, 25 February 2014

軍公教退休人員的優惠存款引起社會反彈,民進黨執政時期曾經推出改革案,馬政權上台後又繼續修整,有既得利益者認為政府有違信賴保證原則,因而提請大法官會議釋憲。近日大法官會議解釋,十八%改革沒有違憲,考試院長關中獲得這一項消息之後非常高興,認為對於年金改革有很大的幫助。關中一向以改革者自居,也獲得社會的肯定,然而他是否真正推動改革或是假改革,一般民眾並不清楚。

由於台灣選民不關心公共政策,只留意自己的直接利益,政治人物為了選票,大家爭相推出政策賄選,沒有人願意打擊既得利益者,因為推出政策賄選可以獲得選票,改革則會得罪既得利益者,而其他非既得利益者又不關心公共政策,不會因為改革案而改變投票行為,將選票集中在改革者身上,民進黨當年也因為優惠存款的改革,造成三合一選舉大敗。今日的執政黨若有心改革,就應該給予掌聲,但先要觀察是否公平的改革,台灣最普遍的現象是改革別人,但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 民進黨執政時推出優惠存款改革案,引起基層軍公教暨退休人員恐慌,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一般人都會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然而若是改革者能先改革自己,就會降低改革的阻力。當時的銓敘部長退休時大約可以月領十七萬元左右,是一般公務人員待遇數倍之多,筆者因而詢問銓敘部長,依他自己擬定的改革方案,他一個月將被扣多少錢?答案是一毛錢都扣不到,筆者批評它是很荒謬的改革案,月領十七萬退休金的退休特任政務官一毛錢都扣不到,卻磨刀霍霍對著領幾萬元的基層軍公教退休人員,因而主張要改革,就先改革特任政務官部分,再談一般退休人員,可惜沒有獲得其他院會成員的聲援,形成「狗吠火車」。 特任政務官負比較重的責任,獲得比較高的待遇大家都可以接受,可是退休後的退休金屬養老性質,大家都一樣養老,就不應該有太大的差別待遇。只是退休金的算法是以退休那一個月的薪資為基準來推算退休金,例如一個公務員月領五萬元薪資,若被總統欽點為特任政務官,月薪就變成二十萬,只要有兩年政務官年資,退休金的計算是將他一輩子的月薪都以二十萬計算,等於基層公務人員的四倍。當年連戰卸任副總統時,選擇以政務官身份退休,他一輩子公教年資都以行政院長的薪資來計算,才會出現月領四十多萬的鉅額退休金(包含優惠存款)。筆者一向主張退休金的改革應蓋「天花板」,定一個上限,拉近退休特任政務官與一般基層退休人員的差距,如此基層軍公教退休人員才會服氣。 關中推動退休金改革方案很有道德勇氣,但應該先公布他卸任後每月退休金加上優惠存款一共有多少錢?他一九七四年回國後就在中國國民黨工作,其間曾短暫的離開該黨,但很快的回到黨部工作,直到一九九四年九月一日轉任銓敘部長,二000年以考試院副院長身份退休,他一輩子的黨職及公職都併到副院長的身份核算退休金,當然會有巨額的月退金。 台灣到處都可以看到假改革,有公務人員表示要放棄十八%的優惠存款而獲得掌聲,事實上他們根本就沒有優惠存款或者金額相當少,因一九九五年以前的年資才有優惠存款,以後的公務人員年資並沒有十八%,這一種人說要放棄優惠存款是偽君子的行為。然而更噁心的人是要改革別人卻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關中要改革是很好的現象,但談改革以前,先要思考一般民眾對於黨職併公職是否能接受?況且變成副院長的年資。 關中若能先改革自己,推動「天花板」制度,訂定退休金的上限,拉近退休特任政務官與基層退休人員的距離,必定能獲得大家的掌聲,不只非軍公教人員叫好,連一般軍公教都會喝采,聲望低迷的馬英九更可以扳回一城。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