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更深沉的悲哀

更深沉的悲哀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敏洪奎   
Tuesday, 25 February 2014
本月20日「前進,新台灣」電視節目開端,曾播放一段連戰率領工商鉅子會見習近平錄影,映現出十數成員規規矩矩排成一長列,一一趨前向其致意,其中至少還有兩人握手時向習深深一鞠躬,習大人則是昂然挺立受之。雖是短短幾個鏡頭,國人看來恐不會很舒服。

上述這種接見方式,不知是共方刻意規定,抑是連先生一行本身所訂,但實在是不合禮儀體統,眾鉅子都不是沒見過世面,何以竟似不知其不得體。 「前進,新台灣」那段錄影,讓我聯想起兩三樁事雖不大,卻很能反映近年來部分國人不甚健康的心態案例。

其一是我行經某大學校園,正巧見到一位看似校役人員陪同一名對岸來人走到大樓門口,得意洋洋告訴另一人他伴來者是一位「告秀」(台語發音之教授),彷彿自己身上也反射出「告秀」的光輝。我很懷疑該「告秀」若是一位本國教授,他會不會也同樣興奮。

更悲哀的是,那位中國「告秀」看上去沒有太多斯文氣質,反像一名市井膾夫,也不知是否真是教授。以前有冒稱神醫「隔空抓藥」來台行騙曾唬倒高級知識分子,假教授唬校役有也不稀奇。

其二是若干年前曾有中國觀光局之類單位中級官員訪台,來到中部一家頗具規模案店參訪,飯店乃出動所有員工自進口處開始,在大廳肅立兩側恭迎。該共幹則是微微頷首緩步行進,擺足中央大員架式。稍有自尊心國人看到電視上這一場面,怕不都有恍似吞下一隻蒼蠅之感。 做生意要講究公關,但是否也該做到洽當程度即可?飯店以如此規格迎接一名中級共幹,異日若是習近平臨幸,是否要五體投地三跪九叩?

其三是昔年我在某第三世界國家工作,有另一台商宴請中國派駐當地大使,我也受邀作陪,也初次看到國人見到「內地人」即矮一截丟臉景觀。 該大使原是土共出身,人尚稱直爽,不似一般共幹之陰沉詭詐、皮笑肉不笑,也是喝酒吹牛良伴。然而我也看不出有何需要特別巴結奉承他的理由。但我的餐會主人卻不做此想,一見大使蒞臨,立即行九十度鞠躬禮口稱大使,席間不斷敬酒不在話下,「大使」也不絕於口,又一再吆喝大家齊向大使致敬乾杯,令人懷疑他接待的不是土共大使而是周恩來本人。

令人納悶的是,我們這班台商做的都是歐美市場生意,全然無求於中國大使館,若在當地出了麻煩事他們也幫不上忙,宴請大使純然是社交聯誼,客氣是應該,但有何需要表現到如此不勝榮寵?

早年部分台灣人、外省人看到日本人或美國人,阿諛逢迎姿態,令人不忍卒睹,不易時至今日,舊病雖已改去,又轉而奉對岸中國人如神明,應也可稱為廣義的台灣人的悲哀。 據說鄭南榕生前曾聽流行歌曲「舞女」歌詞,形容台灣人的悲哀,「誰人會凍了解,做舞女的悲哀,暗暗流著目屎,也是格甲笑咳咳」。 但不僅不委屈流淚,反而滿懷喜悅逢迎奉承上國人,恐更是更深沉的悲哀。
Last Updated ( Saturday, 03 May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