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好鬥者也談團結?

好鬥者也談團結? PDF 列印 E-mail
發表者 陳茂雄   
2014/03/03, Monday

三月一日台教會舉行春酒宴,在宴席中有多人提出個人的主張,幾乎所有人都認定台灣面對空前的危機,北京政權併吞台灣的日子越來越接近,而大家的矛頭都指向中國國民黨,認定就是馬英九執政期間建了一條通往「統一」的單行道,讓大家難以回頭。多數人認為二〇一六年若是繼續由中國國民黨執政,就不可能改變被中國併吞的命運。大家有一個共識,就是綠營必須團結,才能解除被併吞的命運。

這種戲碼已經上演了好幾年,嘴巴喊「團結」,卻出口攻擊與自己主張不同的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前主席黃昭堂曾經提過,綠營人人都喊「整合」,卻要大家「整合在我手下」,所以越整合團體越多。綠營人士就是這種寫照,大家都主張「團結」,但要「團結在我的論述下」,並積極抨擊與自己主張不同的人,即使目標一樣,只是說法不同,也可以殺得天昏地暗。 選舉前藍營與綠營一樣,政治人物都在打仗,可是藍營與綠營內部衝突的因素完全不一樣,藍營純粹是為利益而爭,初選後,只要利益再分配,就可以合作。綠營的衝突是多元化,連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發生爭執,各有各的主張,大家都不退讓,初選後仗還是繼續打,形成團結的藍營對上分裂的綠營,難怪馬英九的政績那麼差,還是一樣可以連任。有人嘲笑中國國民黨沒有任何政治理念,事實上該黨就是沒有政治理念才成為常勝軍,只是利益分配容易整合。 中國國民黨出身獨裁政黨,獨裁者的主張就是聖旨,蔣介石說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大家就真的規劃回大陸,將台灣當作旅館。蔣經國說「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整個教育體系就將「三民主義」當作聖經。顯然的,除了獨裁者之外,一般人是沒有政治主張,政黨走向民主化之後,該黨成員還是維持這種習性,少有政治主張。綠營的成長過程正好相反,它出身完全沒有政治版圖的黨外團體,要提出很多政治論述才能吸引民眾,當然,大部分論述是在挖中國國民黨的瘡疤。 綠營在黨外時代,只有政治人物會提出政治論述,一般民眾扮演聽眾。可是在綠營版圖逐漸擴大之後,變成百家爭鳴,大家爭相提出政治論述,並且產生很多「專家」,事實上這些「專家」就將自己的「論述」當作舞台,為了讓自己的舞台醒目,往往會攻擊別人的舞台,所以相互攻擊在綠營是很普遍的現象。尤其是在民進黨的政治版圖逐漸擴大之後,綠營出現嚴重的路線之爭。 革命運動屬菁英領導,擁有能說服他人的論述,就變成菁英,其特色就是少數人就可以改造社會,也就是少數菁英領導多數人。可是進入「選舉」的社會,擁有多數人的支持才能主導國家社會,只靠政治論述不足以領導國家,必須多元化開拓票源才可能執政,而停留在「論述」的人並沒有能力開拓票源,但會以抨擊開拓新票源的人以維護其「舞台」的繁華,因而產生路線之爭。 以前綠營的人是「選黨不選人」,但路線之爭進入高峰期之後,「選黨」的人日漸減少,對於支持特定人選相當堅持,依制度產生的候選人未必會得到支持。二〇一二年的總統大選,綠營有不少人將選票投給宋楚瑜或馬英九,甚至於有人遠從美國回台灣幫馬英九拉票,其所持的理由只是蔡英文沒有跟著他們力挺某特定政治人物,更可笑的是他們所支持的馬英九卻是迫害該特定政治人物的主導者。相對的,藍營有太多人罵馬英九,可是他們不可能將選票投給民進黨候選人,團結的中國國民黨當然打敗綠營。 選舉前常有朋友詢問筆者要支持那一位初選的候選人,筆者千篇一律的回答,無條件支持出線的人。初選制度不佳就要修改制度,但依制度所產生的人選沒有理由不支持。綠營的人不必喊「團結」,只要不相互攻擊,並堅定支持由制度所產生的候選人就夠了。
 
< 前一個   下一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