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省思「柯文哲現象」與二二八的糾纏

省思「柯文哲現象」與二二八的糾纏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蔡漢勳   
Wednesday, 05 March 2014
發生於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縱然已過六十七載之久;但卻始終是台灣人與外來族群、以及朝野間甚難癒合的鴻溝!究其緣由,流亡來台的國民黨徒子徒孫心態,單以世新大學教授王曉波(兼教育部修改課綱總召集人身份)為例,竟會指稱二二八「屠殺兩萬人」是小case!結果,自然馬上引發社會一片撻伐,本土社團痛批其言論褻瀆「二二八英靈」譴責外,甚且還揭發他執意推動課綱調整、擅把白色恐怖刪除,就是處心積慮否定歷史,堪稱是否定刻意台灣「悲慘史實」。

因此,儘管中樞援例在這苦難日子辦理行禮如儀之二二八事件追悼會,在野的綠營亦照舊舉辦遊行以資紀念,唯大家對於執政黨的敷衍塞責,在徒呼奈何之餘,由於同屬綠營的受難者之後人柯文哲,由於提及「不一定要去追究真凶」觀點,導致有人砲口朝內,除了蘇貞昌針此直言不能同意,因為「事件是外來政權屠殺台灣人的慘劇!經過了一代一代努力從當年被殺、被押、被騙、不能談,因為政黨輪替,終於可以看到一些真相,更應該讓真相顯露出來,才對得起這些冤死的人」,還表示「有真相、才有原諒」;而林義雄因其家中慘遭滅門血案之痛,也表達不能接受柯文哲「拋出不須追查元凶」的論點,認為「如把這樣重大歷史事件,不很認真把原委探究出來,是對不起整個社會」。

至於同樣表態角逐台北市長的呂秀蓮,則以不點名方式批柯,指稱他的政治DNA需進一步檢驗,特別是公開說「二二八歷史翻過去就好了」;律師顧立雄亦以外省第二代批評「二二八最好是遺忘」說法、北社秘書長王思為也暗諷柯文哲,就因為「台灣轉型正義做太差,某市長候選人才說出二二八不必究責的話」。對於同陣營的砲聲隆隆,除掉呂秀蓮慣例會選在高度敏感性的二二八這一天,曾經發表「參選黨內總統聲明」,然後再臨時喊停宣布退選、甚且還以日本大震天災表示「人生無憾,如今更關心大自然與台灣之永續發展,爾後將推展拯救地球、保安台灣運動」等不足為怪的戲碼外,尤其可議的是對於當時媒體詢及心境轉折為何?呂秀蓮竟回以「應該是上帝的啟示吧」!不啻顯示綠營高層每逢敏感的二二八,總會有些大動作表態;否則,好像就是對不起「二二八英靈」心態,只不過,今年柯文哲的言論剛好捅到蜂窩,導致其身不由己也落入類似王曉波的備受爭議角色。

對此發展,他雖及時表示「當然知道沒有真相、沒有原諒」,直陳每逢二二八議題,不管顏色,總是再度撕裂彼此,縱然有人緩頰也儼然眾怒難犯。尤其是呂秀蓮居然會質疑柯的DNA,使得他在嘆氣要忍耐之餘,也進一步解釋認為應以「mercy」(憐憫)態度去面對此一事件,加害者和受害者間不要彼此再刺激,應互相了解;一方不要刻意去攻擊,另一方也不要刻意刺激對方。期間,柯文哲爸爸也露臉當眾流淚訴說,想到其父因此過世而常會掉淚,「但已經過去了」,而柯文哲母親也無奈表示「我們也是二二八事件受難者,難道要彼此吵架?並不是不要追究真相,而是有沒有能力追究;企盼以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人生總要向前看」! 至於被質疑DNA的柯文哲則坦陳「對我父親來講,二二八是很困難接受的一段歷史」,同時呼籲「加害者那方不要故意說死沒幾個人,講那種太過刺激的話」,希望雙方彼此克制,讓歷史走進歷史。

對於一向直言不諱、敢說真話者而言,柯文哲誠如他在近著《白色的力量》 所提:「只希望台灣成為公平正義、文明進步的地方」;回首發表「二二八言論」所受到的圍剿,較諸其八二高齡老父每次參加二二八紀念會都哭著回來,搞的「這一天變成麻煩、壓力」,致使受害者第三代的他,常想乾脆沒這日子算了,「因為,你們不會看到你爸爸在哭啊」!雖然,多人跟他強調「轉型正義還沒成功,怎可講出『遺忘』?真兇也沒定案,有受害者而沒加害者」,柯文哲僅能回說「我爸爸跟我講說,我在二二八失去父親,我不希望未來再失去一個兒子」,然後就哽咽,對於外界批評,他似乎只想表達也是受難家屬的想法,希望歷史走進歷史。

其實,依照他個人與眾不同的見地,似可從其自述:「生命只是一個過程,並沒有確定的目的」管窺。由於柯文哲洞悉人生有「生老病死」,就如氣候「春夏秋冬」,領悟到人生花園中,不能改變「春夏秋冬」的循環運行,卻可以盡力讓人生花朵更加燦爛的情境,醫療工作以外還有可做的事,正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畢竟,每人都有七情六慾,而「嘴巴長在人家身上,沒辦法管別人怎麼說,但,社會自有公斷」。

如許「柯語錄」之外的二二八後遺症,與當下正方興未艾之「柯文哲現象」氛圍,他是否能被普羅大眾與列祖列宗的「二二八英靈」所接受,就看明天以後之台灣人之覺醒與柯文哲的造化了;事實上,在二二八歷史中的屠殺慘劇,是國軍在三月九日登陸基隆港後才展開大屠殺,因此,「二二八」充其量只是圖騰,真正的苦難是國民黨外來政權迄今尚未終止之統治。
Last Updated ( Wednesday, 16 April 2014 )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