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見證高雄二二八大屠殺的骨骸堆

見證高雄二二八大屠殺的骨骸堆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黃招榮   
Thursday, 06 March 2014
19764月,高雄市文化中心周邊的道路拓寬,工程進行到民權路與五福路交叉處,挖土機挖出兩處骨骸堆;復又在青年路和民權路交叉口挖出一堆骨骸,合計總共超過一千多具骨骸。 一般人去世,其親人會為死者造墳,一死者造一墳,埋葬的處理方式屬個別化;然而這兩處骨骸堆的出土,證明當初埋葬時,有千人以上屬同時間集體死亡,死 者家屬亦來不及(或無法)領回屍體為死者造墳,才會出現超過千具骨骸集中處理,挖大坑洞快速埋葬掉,即亂葬坑。然而,高雄歷史上何時有千人以上的集體死亡 呢?除了1947年3月6日到3月8日為期三天的高雄大屠殺之外,已無其它事件可以解釋。 前國策顧問楊金海在其回憶錄中說:二二八發生時,他正值少年時代,他親眼目睹在高雄大港埔圓環(今高雄火車站前)中國兵殘殺台灣人的情形,如此苦難,使他終 身難忘。在雄中總部被攻破後,許多人被綁往壽山,包括一些沒有參加戰鬥的住校學生,以及躲在火車站地下道,進退兩難被困數日的旅客男女共約千人,全部五花 大綁以槍押往壽山上,一面走一面踢,極為殘酷,從此這些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1947年3月6日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在高雄市政府的禮堂召開會議,彭孟緝派兵包圍市政府,封鎖大門,然後用機槍掃射在開會的人士,市參議員許秋粽及其他市民代表亦有數十名代表皆死於非命。市參議員許秋粽以身護稚兒許國雄(今東方設計學院創校校長),雖保住稚兒許國雄的性命,本身卻慘遭槍殺。彭孟緝的軍隊亦在卡車上架設機槍,在市街裡見人即任意開槍射殺,高雄頓成死城。 二二八事件過後的六年(即1953年)台灣戶口普查,全台不明原因失踪的人數高達十二萬人。若以此來解讀1976年在高雄挖出的一千多具的骨骸,則可以合理的解釋:這是二二八死在高雄屠夫彭孟緝槍下的冤魂。 烏克蘭代理內政部長艾瓦科夫(Arsen Avakhov)在二月二十四日指出,遭罷黜的總統亞努科維奇以大規模屠殺平民罪行,正式遭通緝。然而回溯1947年3月,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屠殺數千高雄的平民,二二八事件之後卻被蔣介石拔擢高升台灣警備總司令,官階三級跳,其子彭蔭剛之後也任職中國航運董事長。蔣介石及彭孟緝對台灣平民的大屠殺,對照烏克蘭的總統被通緝,筆者感嘆台灣人對加害者集團的麻木不仁,如此奴役的民族性,還奢談什麼獨立建國、轉型正義?
 
< Prev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