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arrow 綠色短評 arrow 再操死洪仲丘一次

再操死洪仲丘一次 PDF Print E-mail
Written by 范姜提昂   
Thursday, 13 March 2014
洪仲丘案宣判,舉國譁然。第一個失望,軍法案件移審的結果,讓人民以為「正義較能確保」的夢,破碎!強烈懷疑這個「破碎感」是反軍法移審的龐大勢力運作的結果。意思是,你看,移審又怎樣?有比較好嗎? 第二個失望,假如造成第一個失望的「陰謀」不幸被言中,那麼可以想見,陰謀操作者必須在法條運用上,做專業性技術操作,讓每一個涉案者在軍中講究團結的基調下,分攤殺人罪責,大家有錯卻大家都沒錯! 任何一個判決,任何一個事實認定,都在實質「解釋法律」。一七八七年,美國憲法成文的時候,只有四千五百字,試想,四千五百字要排解多麼龐大複雜的紛爭?也可以想像見解有多分歧;當然也可想見,若心存不正,有多少空間可供操作。而美國憲政史告訴我們,大法官及地方法院的法官們,不同層級的法律判決紛爭,最終能說服人的,都是因為拉高到「法律的原意」高度來俯瞰判決是對,還是不對。 回到洪仲丘案,無論法官如何解釋為何這樣判的每個法條依據,問題是,最後判決結果合乎「法律的原意」嗎?何謂法律原意,不須法律專業,全民一聽就懂。法律的原意、追求法治所預期的效果是要維護包括「生命權」與「自由權」在內的人民基本權利! 請不要告訴人民,你的法條用得有多精準,當每個精準加在一起的總結果是這樣,請拉高視野告訴我們,這樣的判決,能維護生命權嗎?能維護自由權嗎?五歲學童都看得懂,你們是在告訴人民,生命、自由,一塊錢有找!
 
< Prev   Next >